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中美合拍大片 精算師的連環計

線上焦點 / Focus

中美合拍大片 精算師的連環計

撰文 / 張俊婷

2015-10 第020期

  • 李安(左)展開新作《半場無戰事》。

  • 第五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眾星雲集。

  • 大陸中影集團、美國夢工廠等宣布合作拍攝《功夫熊貓3》。

  • 《蜘蛛人:驚奇再起》這類商業大片主導中國市場。

  • 中美合拍電影模式有助大陸影業學習好萊塢。

在今年4月第五屆北京國際電影節期間,大陸中影集團、東方夢工廠、美國夢工廠動畫公司簽署協定,宣布合作拍攝《功夫熊貓3》。此外,3D魔幻電影《敢問路在何方》、張藝謀新片《長城》、李安新作《半場無戰事》等眾多中美聯合拍攝的電影也都在運作中。

這些合作背後最突出的亮點是「中美合拍」,牽手「好萊塢」。業界認為中美合拍以「中方的故事+西方的技術」為模式,不但中國元素能更多地融入電影,而且中國團隊也更能全方位地參與到大片的拍攝、行銷、管理之中去,這無疑利於中國電影「借船出海」,擴大國際影響力。

中國大片 仿自好萊塢

中國加入WTO已滿13年了。對於中國電影來說,這13年是中國商業大片以《英雄》為起點,逐漸占領並主導主流商業院線的13年。以大製作、大場面和美侖美奐的視覺特效為主要賣點的商業大片漸漸主導了中國的票房市場,甚至還有為數不少的影片在歐美主流商業院線贏得令人矚目的成功。

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大片的成功可以看作是其創造性模仿好萊塢大片的成功,也是好萊塢的生產方式和商業模式在中國市場本土化的成功。因此,探究好萊塢大片的生產方式和商業模式,對於理解中國商業大片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一般來說,好萊塢的「大片時代」又被稱之為「後經典」時期,始於20世紀60、70年代,這一時期的好萊塢開始了其「集團化」(conglomeration)的過程。同時,主流商業電影市場開始被一批大投入、大製作的電影主導,這就是所謂的「大片」(blockbuster)。之所以稱其為「後經典」時期,是因為相當一部分研究者公認,這一時期承接了好萊塢的「經典」時期,後者也被稱之為「大製片廠(studio giants)時代」。

好萊塢的經典時期開始於20世紀20年代,也是公認的好萊塢黃金時期。好萊塢很多沿襲至今的標準化製作模式和創作原則,都是從這一時期發展並最終確立的,包括製片廠制度、導演制度、明星制度、連續剪輯法、因果敍事法等。到20世紀40年代,越來越多的大製片廠的出現,標誌著經典好萊塢製作模式的徹底成熟和繁榮。

產業行銷 投資新標準

然而,這些規模越來越大的媒體托拉斯開始因為行業壟斷而遭到越來越多的社會批評,甚至是抵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反壟斷協議迫使這些製片廠放棄其完成的產業鏈模式,開始逐步走向橫向綜合性的集團化道路。到20世紀60年代,電影市場的主宰也由經典敍事電影變成了好萊塢大片。在這一過程中,電影發行和電影行銷公司逐漸在產業鏈中占據了主導地位,一部電影的可行銷性(marketability)漸漸壓倒了其故事性成為電影投資的衡量標準。

從這一時期開始,只有易於宣傳的電影提案才能獲得投資,其他種種衡量標準,例如大明星、大製作、暢銷作品改編等等都是用來增加和確保它的可行銷性。反過來說,這種種手段使得電影成為一種高投資同時也高風險的金融活動。這就更需要確保一部電影的可行銷性,以最大限度地降低投資風險。

具體到電影中,這一時期的電影開始偏離經典好萊塢的標準,不再以一部電影的故事性為唯一的追求。好萊塢大片時代所推崇的,是簡單精闢,可以以一句廣告語或者一個簡單圖像進行精確傳達的故事概念。其目的是為了方便貫穿一部電影整個生命線的、全媒體的市場推廣和廣告宣傳。

商業好萊塢 陸全盤學

因此,以Justin Wyatt為代表的電影史學家也將好萊塢大片稱為「高概念」電影 (high concept movies),甚至是「行銷事件」(event cinema)電影。其中很多學者認為,相對於複雜的電影故事,強烈的視覺衝擊和激烈的動作對抗更能夠吸引觀眾付費進入影院,尤其是當好萊塢試圖囊括年輕一代作為消費主力,並吸引盡可能廣大的觀眾群體,不論其出身階層和受教育程度。對於視覺奇觀是否傷害了電影的故事性乃至藝術性的爭論從未停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好萊塢大片對於視覺衝擊的追求極大地改變了電影的構成方式和創作原則。

在視覺特效的運用上,中國大片很快地跟上了好萊塢的步伐,將好萊塢的尖端技術成功地結合到中國文化和故事中去。2002年《英雄》的視覺特效幾乎全部由澳大利亞特效公司Animal Logic完成。而在不到十年之後,《龍門飛甲》包括3D在內的1058個視覺特效鏡頭都由本土的製作團隊負責。

目前,對於中國大片的電影批評仍然集中關注電影的敍事文本,對於電影的風格和技術的關注則顯得略微不足。而電影批評和電影研究的這種側重性顯然極大的影響了電影觀眾的欣賞趣味。

在好萊塢看來,一部電影的可行銷性並不僅僅局限在電影本身。歷來,電影票房只是好萊塢大片回收成本獲得利潤的一個部分,其動輒幾億美金的巨大投資將從各種管道為其帶來不菲的收入,傳統的電影還有周邊產品包括海報、T恤、馬克杯、DVD、原聲音樂、貼片廣告和人物玩偶等。在互聯網時代,周邊產品發展到線上播放授權。各種遊戲類產品也為好萊塢帶來大量的利潤,包括網頁遊戲、手機APP遊戲、遊戲機、單機遊戲和大型網路遊戲。除此之外,好萊塢另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是旅遊業。環球影視城和迪士尼樂園分別成為各自電影集團的重要經營項目。電影本身的成功,毫無疑問為這些衍生產品的銷售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但電影票房並不直接決定一個電影專案的商業利潤。

中國電影工業中,橫店集團是最為典型的例子,從為《鴉片戰爭》搭建電影場景,到為《英雄》無償提供拍攝場地,到建成橫店電影城,再到成立中影華納橫店影視有限公司,橫店集團一步一步全面深入地與電影產業展開合作,直至成為其中的重要一員。

即便好萊塢大片主導北美的主流商業院線,也貢獻了絕大多數的電影票房,好萊塢電影仍然不僅僅局限於好萊塢大片。

獨立製片 供主流養分

獨立製片人和獨立製片廠一直是好萊塢的有機組成部分。他們的小成本電影供給北美大量的藝術院線,更有針對性的吸引相對較小部分的特定受眾。他們中的很多與好萊塢的大型電影公司保持緊密合作,後者為前者提供相當一部分經費;而前者的部分最有商業潛力的作品,也會進入前者的主流商業放映院線。

相較而言,雖然近幾年一些小成本的作品開始在中國市場取得不錯的成績,中國的藝術電影院線仍然處在起步階段。在一味做大做強昂貴的商業院線,發展IMAX的背景下,小型的藝術電影院若能夠與國際國內的各大電影環節緊密聯繫,精確定位目標市場,應能在目前繁榮的電影市場分走令人滿意的分額。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電影產業中美合拍華語電影

2015-10 第020期

科技藝術 舞台潮開了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