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何理互動 華仔演唱會就靠它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何理互動 華仔演唱會就靠它

撰文 / 陳淑英

2015-10 第020期

  • 何理團隊打造夢想世界。(何理互動提供)

  • 《聲.翻轉》Flipmata 日本建築公司Noiz合作之公共藝術裝置。(何理互動提供)

  • 舞者蘇文琪的演出與何理合作。(何理互動提供)

  • Skylight可精準控制懸吊物高速移動於20公尺內的任意高度。(何理互動提供)

  • 劉德華演唱會導演看到《城市微幅》後很喜歡,問有沒辦法用在演唱會上。(何理互動提供)

2013年,Always劉德華世界巡迴演唱會場,舞台上空排列246顆燈球。劉德華搭乘碩大圓形盤燈,從17公尺高處緩緩而降。華神才開口,燈球即隨歌舞動。從觀眾席仰望,天王就像站在星海上獻唱,華麗又震撼。 

這個開場設計來自「何理互動設計」。同一年楊丞琳演唱會上,她身穿宮廷式長蓬裙隨著音樂漸漸上縮成短裙,引起觀眾驚喜尖叫,這個設計也來自「何理」。

還有,台北商業大學晨曦樓外牆上建構464片可翻動的不鏽鋼板,透過氣動的方式,經由光影投射,變換不同圖樣或文字,互動式外牆,跳脫牆壁呆版的框架,為都市注入活潑的靈魂,打造新景觀——這個設計也是何理於2014年和日商別音設計公司、日本藝術家城一裕共同打造而成。

出身台北藝術大學

何理互動成立於2011年,3名創始人皆是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的7年級生。何理創新的科技經驗為商業演出注入新的美感體驗。葉彥伯看跨領域的結合,他問,「為了作品好,你願意釋出多少。是以科技為主體?還是以表演為主體?是以劇本情境為主?還是以技術發展之後的效果為主體?」他以牛肉麵打比喻,「不能湯麵分離,麵是麵,湯是湯,好像吃乾麵配牛肉湯。」所以跨界合作做的好,應該是吃一道菜的感覺,科技藝術是既平等又互相尊重才有辦法去完成,架構好的新融合。

新創公司能接到劉德華世界巡迴演唱會等大案子,不知羡煞多少人。不過成員之一葉彥伯謙稱,何理只是「站在網路巨人肩榜,做自己想做的事。」他說,網路上可以看到世界上很多人做很多事情,從中得到很多靈感,一旦把網路切斷,一堆資源都拿不到。就像何理會上淘寶網購買台灣沒有開模生產、非常小眾的材料,在台實驗打樣,組合想像中的創意,讓夢想離現實更近。

2013年劉德華開場燈光特效便是緣起於2011年與舞者蘇文琪創作《W.A.V.E城市微幅》作品。何理當時在演出場地華山烏梅酒廠4公尺高的天花板上,裝置100盞排列矩陣懸吊至低空的燈。利用數位控制不同顏色的燈光與音效,構成波浪起伏效果跟舞者跳舞,勾勒城市輪廍雛形,思考人與城市的關係。劉德華演唱會導演看到影片後很喜歡,親自打電話問有沒辦法將這效果放大,運用在演唱會上。

「放大」的概念是:原裝置在4米高的天花板上,要拉到20米高;原100組燈要激增成246顆燈;原在華山烏梅酒廠,要變成長寬高都在20至30米左右的演唱會場地。簡單來說,空間變大訊號串連變難,所有工法做法勢必不同。
 
大陸經驗有夠力

何理的壓力可想而知。負責開場唯一項目,絕對不能失敗。葉彥伯回憶,「先在台灣做完移到上海,並在演會場地隔壁找一個場域試,直到完全成功控制200多組燈的升降及組合出各種形狀,才進主場館。」 
 
那一次劉德華演唱會巡迴了半年左右。何理團隊也跟著跑遍上海、南京、廣州、北京、大連及台北。雖然累人但葉彥伯認為這些經驗可能在台做10年,也無法全學會。

比如,劉團請了30位民工幫忙裝246顆燈,剛開始何理怕別人弄壞,想自己做,結果動員全公司人力,連續裝了24小時才完成。後來知道若不敢給民工做,絕對做不起來,再學港人做事方法,分組帶民工做,第二次用16小時完成,慢慢上手後,可以很快12小時完工。

何理跨出劇場,體會到公司要正常發展,所有東西一定要產業化。葉彥伯說,有時劇場人做事會靠人情賣面子,有沒有辦法改變這個循環?如果你覺得公司產品不錯,有無可能找創投,用其它方式走出去?創投可能會稀釋原始股東的股份,但有資金才有可能邁向下個大階段,是公司快速成長的方式之一。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科技藝術何理互動設計

2015-10 第020期

科技藝術 舞台潮開了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