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安娜琪衝撞林茲 大玩360魔術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安娜琪衝撞林茲 大玩360魔術

撰文 / 林采韻

2015-10 第020期

  • 《Second Body》說的是「人的身體歷史」。(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

  • 360度的環場投影技術應用在移動中的人體身上。(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

  • 投射出的影像會跟隨身體動作扭曲變形。(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

  • 經過人體姿態的轉變,整個地圖水域部局改變了。(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

  • 安娜琪舞蹈劇場藝術總監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提供)

林茲電子藝術節在全球首屈一指,展現當下科技藝術的最前端,在今年藝術節上,有一齣來自台灣的舞碼,攪動了1885年興建的新主教座堂,它是由安娜琪舞蹈劇場創作的《Second Body》。

謝杰樺是安娜琪舞蹈劇場的藝術總監,回顧林茲情景還有點不可思議,雖然百年教堂和前端藝術,乍聽之下有點格格不入,但是對於當地人來說,卻不存在隔閡,畢竟藝術節早在1979年就存在了,很多事已經不足為奇。在教堂裡舞動,是劇團之前曾未有過的經驗,原本現場的座位只排了不到百人,沒想到,第一場演完,口碑就傳了出去,之後幾場觀眾的數量遠遠超過百人。

製造獨特身體幻覺

到底《Second Body》訴說了什麼?謝杰樺想要說的是「人的身體歷史」。舞作從「身體」存在開始,經過「身體」知識的建構,學習「自然身體」結構,像是關節的活動,體現人們對於自身「身體」(First Body)的感知。隨後加入投影,在舞者身上形構「非自然身體」(Second Body)的樣態,產生有別於第一種身體的運動經驗。

在形塑「非自然身體」部分,是科技藝術使用的重點,安娜琪與長期合作的科技團隊叁式有限公司合作,將360度的環場投影技術應用在移動中的人體身上,製造獨特的身體幻覺。謝杰樺指出,由於身體是活動的,因此投射出的影像會跟隨身體動作扭曲變形,譬如一張台北市的地圖投影上去,經過人體姿態的轉變,整個地圖水域的部局,可能從台北市變成了阿姆斯特丹。

舞者在矩陣中運動

《Second Body》並非謝杰樺第一個與科技藝術結合的作品,之前還有《第七感官》等,《感官》創造的是舞者在影像矩陣中運動,而且觀眾不僅止是一個抽離的觀賞角色,藉由舞者的引導,觀眾在這個互動式裝置場域,甚至可以主動參與表演。 

如何看待科技的使用?謝杰樺的創作想法,是將科技運用,在編舞初期就視為作品的一部份,所以並非拿科技裝點舞者,或著豐富舞台視覺,因為具有建築背景的他,把空間使用看得很重要,是一種延伸的概念。

說起謝杰樺與舞蹈結緣,有種命中注定的鋪排。國小參加話劇社,就讀建中時好玩,參加康輔社、樂旗隊,大學考上成功大學建築系,大三那年加入舞蹈社,也曾在台南稻草人現代舞蹈團串過場。畢業後因心臟問題不需當兵,興起報考台北藝術大學舞蹈表演創作研究所的想法,只能說謝杰樺超幸運,那年首度招收非本科生,他就這樣走上編舞的生涯。有鬧家庭革命嗎?好在謝杰樺的家作風開明,「媽媽當然是希望我走建築這條路,但她並不強迫,也尊重我的選擇。」

安娜琪是無政府

2008年和2009年謝杰樺兩度獲選國藝會年度新人新視野,透過《1980的安娜琪》、《安娜琪的夢想》兩部舞作,開始被外界看到。2010年「安娜琪舞蹈劇場」正式成立。「安娜琪」三個字看起來很柔,但是追回「原文」「Anarchy」就知道,謝杰樺有種柔中帶硬的性格。Anarchy指的是「無政府狀態」,為何以無政府命名,謝杰樺笑說,基本上是翻字典翻到的,「無政府狀態,指的就是不平衡的狀態,內含一種推翻的能量,有趣。」

《Second Body》之後,謝杰樺今年底新作登場,走的路線完全「推翻」自己,不再與科技共舞,而是回到最純粹的身體,進行一種類似即興式的創作,作品取名《去自由》,是「前去」自由,還是「去除」自由,在舞台上見真章。

 
林茲電子藝術節(Ars Electronica Festival)

創立於1979年,為全球最大以及歷史規模悠久的電子藝術節,每年的主題皆專注於探討社會科技與藝術的關係,不但掌握著時代的脈動,同時也提供參與者國際交流的平台,為當今最重要的媒體藝術舞台。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5-10 第020期

科技藝術 舞台潮開了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