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大陸文化產業園 缺人文味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5 第005期

大陸文化產業園 缺人文味

向勇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藝術學院副院長

撰文 / 向勇

  • 上海1933老場坊建築極具特色。(林采韻攝)

  • 大陸各地翻修老建築。(林采韻攝)

  • 水鄉烏鎮主打文化旅遊。(林采韻攝)

  • 北京的798藝術園區。(林采韻攝)

  • 坐落現代建築之間的上海8號橋文創園區。(林采韻攝)

文化產業園區作為推動中國文化產業區域轉型與產業升級的空間集聚,正式進入中央政府的政策擘劃,肇始於本世紀初,經歷了近15年的發展實踐。文化產業園區是在文化生態的基礎上呈現文化聚落,在文化聚落的基礎上吸引創意集聚,通過創意集聚形成產業集群。文化產業園區是文化生產的新公共空間,是文化資源從公共文化資源向私人文化資源轉化的孵化平台。

按照文化產業價值鏈來畫分,中國文化產業園區大抵可以分為三種類型:創意研發型,比如北京宋莊藝術區、上海張江文化產業園;生產製作型,比如北京懷柔影視基地、深圳大芬油畫村;交易體驗型,比如北京798藝術區、深圳東部華僑城、西安曲江新區,以及國內各類主題公園。當然,目前大多數文化產業園區開始具有兩種以上的類型趨勢,比如深圳大芬村和北京798藝術區,既有作品原創、商品複製,又有產品交易、旅遊體驗。

中國文創園區數量破二千

截至2014年4月,中國各類文化產業園區不下2000家,大體分成國家梯隊和地方梯隊。國家梯隊分為兩個層級,第一層級包括了6家國家級示範園區和4家國家級試驗園區,其中,示範園區從2007年、試驗園區從2011年開始,都由中國文化部授權命名與統一管理;第二層級包括了文化部2004年開始授權命名的273個國家級示範基地中具有園區特徵的企業主體,也包括上百家國家廣電總局、新聞出版總署、商務部授權命名的影視、動漫、對外文化貿易等專門領域的國家級基地。地方梯隊也分為兩個層級,第一層級是省市級示範基地,比如北京有32家,山東有71家;第二層級是地市及以下的園區。

這些園區和基地的建設模式大多注重財稅優惠,重視房地產等物理平台的搭建,運用招商引資式的傳統工業園區開發模式,引進候鳥型的文創企業,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高速發展,同時也出現了同質化競爭、地產化套利的發展現象。文化部門也意識到了園區發展的諸多問題,推出了國家級園區和基地的巡檢制度,實行「不合格就摘牌」的懲罰措施。最近,中國政府推出「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重大項目,探討文化遺產、自然生態和文化產業的協同整合,通過文化產業特色功能區的創建,推動區域發展模式的轉型,這是一種落實文化產業空間戰略的頂層設計。

文化資源成工業社會生產要素

我們知道,文化既有歷史性的時間沿襲,又有國際化的空間傳播,在傳統與現代、民族與世界的多重維度中傳承創新。產業是現代工業文明的產物,是為了追求經濟效率而大量採用高新技術,進行批量化和標準化的規模生產,按照市場需求進行商品經營和企業管理。當文化成為一種產業,就是要按照工業標準生產、再生產、存儲以及分配文化產品和服務的一系列活動。文化成為產業最為關鍵之處就是創意,基於個人的知識和技能,在商業環境下通過知識產權的開發,從而帶來潛在的就業和創造巨大的財富。文化資源成為後工業社會的主要生產要素,具有資訊、知識和創意等不同形態。文化資源要經歷資源資產化、資產資本化、資本產權化和產權金融化的轉變。文化產業園區的功能就是要實現這種轉變,要素集聚的核心是知識產權,其園區開發的關鍵是基於無形知識產權的授權經營。因此,園區聚集的企業不是看企業資金規模,而是評估從企業自身強無形資產的規範管理和精細運營,園區的重點是建立無形資產登記、質押、評估等一系列產權服務體系,構建文化資產流轉市場。只有這樣文化資源才能變成文化產品,成為文化品牌,最後實現文化產業的規模效益。

文創園區停留初級發展

中國文化產業園區的發展模式還停留在初級發展階段,發展的重點不是放在內容創意而是放在簡單複製上,主要依託地方不可移動的物質文化資源、以文化旅遊為突破口的傳統歷史文化產業園區。這種發展方式基本上是粗放型的,對地方自然景觀、歷史景觀、名人資源的開發方式是近乎於粗暴的,主要希望通過門票收入、周邊土地增值以房地產開發的形式獲得收益。這種以在地(On Land)文化產業的資源轉化方式,前期投入非常巨大,大部分景點開發又跟文化遺產保護混雜在一起,很難分清公共文化事業和盈利文化產業的邊界,很難分清政府的公共責任和市場的私人利益的邊界,很難有效實現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的依存、支撐和轉化的關係,所以往往是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財政資金和行政資源,最終要麼讓私人公司得利,要麼破壞祖國山水、農林用地和生態環境,要麼造成區域文化資源和引進企業的惡性競爭。

中國文化產業園區的效益實現主要依託產品規模化生產的大工業化模式帶來的規模經濟和範圍經濟,實現綜合效益。一方面,產品的規模經濟來自於產品的數量乘以產品的價格。而文化產品的價值由物質價值和非物質價值,即功能價值和象徵價值構成,而真正形成文化產品的高價格在於象徵價值。只有充分提高文化產品的象徵價值,才能維持文化產品的高價格,才能帶來真正的規模經濟,而不是僅僅靠提高文化產品的數量。另一方面,產品的範圍經濟來自於文化產業價值鏈所形成的集聚效益,即建立不同的文化產業園區和基地,這是十七大以來中國地方發展文化產業的主要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地方文化產業的快速發展。但文化產業的產業價值鏈集聚的核心在於由象徵價值所形成的知識產權的流動而產生的價值傳遞和價值遞增。目前,在大部分文化產業園區內,很少看到文化產業上下游之間由於知識產權所形成的產業關聯。與此同時,產品的範圍經濟還在於產品所拓展的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產品由於遠銷國際而形成的比較大的經濟效益。這些文化產業效益的成功因素目前在中國還很少出現。

文創園區需要區域文化支撐

根據英國學者Simon Roodhouse教授的研究,一個成功的文化產業園區需要獨特的區域文化為內核支撐,具有地理上的共生、知識外溢、吸納衍生和創新的效應,一般具有以下特徵:處在城市文化中心、歷史建築遺跡與文化富集帶上;有財富創造意義上的創意經濟增長;存在並利用轉向性的文化資產管理機構;擁有文化基礎設施與旅遊人口流量;高校為其提供勞動資源儲備及向大學提供價值不斷提升的就業崗位;高新資訊技術的利用;文化多樣性與多元形象的培育;防範淪為特別利益集團的私人盈利工具。 

文化產業園區整合的廣義資源應該包括「人、文、地、景、產」,涉及到「人、事、物、場、境」的規畫維度,是一個不斷迴圈且螺旋式上升的複合結構 。園區搭台,文化唱戲。文化是園區的靈魂,園區只是文化的物理載體,知識產權是園區的核心,內容創意是園區的重點,文化創意是園區推動文化聚落向產業集群轉化的手段。文化產業園區並不是越多越好,要因地制宜、著眼全國市場和國際市場進行優勢定位,形成特色功能區。文化產業園區不是圍牆封閉的私地,是開放的公共空間,是共用的創意工廠。政府要建立健全全國統一的評價指標體系,規範各地園區的建設與管理,實施年檢制度。我們要堅決警惕文化產業園區的建設充斥三種異味:掛羊頭、賣狗肉地產化的血腥味、低端機械複製化的機油味、過度文化金融化的銅臭味,我們要逐步恢復文化產業園區「人文」的味道,真正實現文化產業園區在「文化聚落」、「創意集聚」、「產業集群」之間的迴圈化生。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文化產業園區向勇

2014-5 第005期

兩岸文資夢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