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拓實質效益 文博會外一章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拓實質效益 文博會外一章

撰文 / 林采韻

2014-5 第005期

  • 北京文博會開幕陣仗很大。

  • 以台北故宮典藏延伸的文創產品。

  • 台灣業者結合竹藝和產品的攤位。

  • 台灣業者以創意取勝。

  • 故宮大舉前進大陸文博會參展。

放眼全球,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簡稱文博會)是兩岸發展文創產業所打造的特有會展產物,文博會的興辦從大陸起始,最早要屬2004年創辦的深圳文博會,此後北京、廈門、杭州等文博會接續誕生,台灣國際文博會2010年也在文建會的主導下正式成立。兩岸文博會經過多年的發展和交流,成為雙方創意媒合的重要平台,但如何延伸對接的力道,創造更實質的效益,同時在年度行禮如儀的參展過程,開創更多可能性,是當前值得思考的問題。

站在台灣角度,國內文創業者早期的確透過參與大陸文博會,讓對岸看到台灣多元性的創意和國際化的能力,在廠商集體參展的過程中,進而塑造台灣創意領先大陸的整體形象,台灣逐漸成為大陸的公約數,各地尋求與台灣業者合作的邀請紛至沓來。

交易額的數字陷阱 

大陸是一個非常重視數字的社會,許多事情都喜以量化表現,各大文博會對外公布的交易額動不動就數百億人民幣。擔任數屆北京文博會台灣館總策畫的前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邱正生提醒,大陸習以計算的交易額含括合作備忘錄、合作意向書等簽約金額,與台灣一般認為交易量即等於實際交易額存有落差,因此外界在評估參與效益時應該重在背後成效而非表面數字。

以北京文博會為例,媒合效益在展後明顯發揮,著重數位策展概念的頑石創意與北京海淀區在會場上結緣,目前攜手在全球推出《圓明園特展──大清皇帝最美的夢》特展;「THE ONE異數宣言」受邀前進北京煙袋斜街設店;台灣知名設計師石大宇2010年參展即獲邀在北京「落戶」;擅長紀念品開發的迪雅,2007年參展後單子接不完直接進入市場。

這些成功的例證,加深台灣業者參加文博會的意願,但是並非每家公司都知道如何切入市場,尤其是微型或首次參加對岸文博會的業者。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創意發展部副總監周琍敏指出,這幾年基金會率領台灣業者前進北京文博會之前,都會辦理行前工作坊,幫助業者選擇赴對岸展售的品項以及指導產品展示的方式等。亞太文化創意產業協會長年協助台灣業者赴廈門文博會參展,協會理事長陳立恆不時將敏銳的市場嗅覺與業者分享,譬如近幾年,文創商品在大陸逐步從禮品市場轉向生活美學消費。

政府應打造延伸效益

參加文博會之後,如何延伸效益,邱正生指出「文博會外一章」的確是重點,這時政府應該扮演積極角色。如同經濟部經常領軍台灣業者,到國外打天下,文創產業的主管機關文化部,也可適時主動出擊,委託專業團隊赴對岸辦理具有主題式的對接會,例如現在大陸十分注重博物館的轉型和現代化,博物館產生許多商機,無論是科技藝術的展示、周邊商品的研發等均為台灣的強項,台灣有機會以群體力量重點出擊。

不過在參與文博會、對接會之餘,台灣業者如何有效獲得大陸市場的資訊和趨勢為當務之急。邱正生分析,台灣科技產業在全球佔有一席之地,資策會、工研院發揮市場調查和科技研發等實質助益。之前文化部原有文創院的規畫,但目前處於難產階段。文創院核心效用包括提供市場調查、產業訊息、法律實務等資訊,「大陸任何文創相關政策公布時,屆時文創院能夠適時解讀,讓業者能夠清楚知道商機在那裡」,如此一來,台灣業者前進對岸才能進行更有效的策略和布局。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5 第005期

兩岸文資夢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