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大運河拱墅段 去淤洗風華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大運河拱墅段 去淤洗風華

撰文 / 朱海洋

2014-5 第005期

  • 大運河拱墅河段夜間景色。

  • 大運河拱墅河段被打造成風景區。

  • 改造計畫出自浙江大學景觀藝術研究院院長朱仁民之手。

  • 京杭大運河最末端的杭州河段。

  • 京杭大運河藉由申請世界文化遺產,進行許多工程。

2014年4月11日,杭州。姍姍來遲的雨天終於來到,走在位於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區的勝利河古水街,仿佛時空被穿越了。

上世紀末,浙江大學景觀藝術研究院院長朱仁民開始關注杭州的立市動因,跑遍了杭州的各個山頭以西湖為主體的士大夫文化、以鳳凰山為主體的南宋皇朝文化、以靈隱為主體的禪宗文化,杭州的西湖一帶每塊石頭都折射著歷史的光芒。杭州的文化板塊及其的傾斜、不平衡,讓朱仁民將目光注視城北,關注運河。

改造大運河拱墅河段

杭州拱墅自古繁華,所謂「川澤沃衍,海陸之饒,珍異所聚,商賈並湊」。但上世紀末,該處卻是狼藉一片,臭氣熏天,連本地人都不想靠近,更別說來杭遊玩的客人,大運河拱墅段成了這座城市被人遺忘的角落

2008年,中國大運河申請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活動拉開序幕,朱仁民為申遺獻上了自己的禮物,將十多年來收集整理的運河舊事予以串聯,表達了在15米的長卷中——一幅題為《大運河•拱墅河上圖》的寫意長卷徒手稿。根據杭州城市運河改造的需要,朱仁民針對拱墅運河段,要將自己的水墨長卷演化為大地上的藝術。當他將營造計畫和方案上報杭州市,儘管許多專家並不看好,但依然征服了杭州市委書記等一批領導。

朱仁民以半年間將水墨長卷變成了建築景觀設計圖。運河的建築的設計並不如繪畫中那麼倜儻瀟灑,鱗次櫛比、參差不齊、大小不一的河道民居,顯然不適合現代商貿旅遊的業態所用。朱仁民就在民間的個私建築形態和現代商貿功能中取得吻合點,將古水街民居建築強烈的韻律感、色彩感,用於能觀賞、能旅遊、能營業、有交通、有消防、有空調、有排汙的現代旅遊運河地標。

設計中,朱仁民在勝利河、運河、紅建河三條河的交匯處,畫了個圓,將三條河流圓束在一個點上,中和了三河交叉的軸線尖角對沖的混亂關係,將市氣、人氣攏合在幾十米視覺的對景關係之中,成為京杭大運河中唯一的一個圓形建築群,也是勝利河古水街的起首亮點。

打造旅遊風情地標

終於,一條城北最熱鬧的餐飲古水街出現在拱墅勝利河上。這一工程,成功改造了垃圾淤塞的河道,勝利河環樓和古水街在此產生,成為大運河杭州段的一個地標性旅遊風情線。

對於大陸的古蹟保存活化,朱仁民認為,中國正處於思想上、物質上對古文化認識非常破舊的時代,傳統被嚴重破壞。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認為該複製的複製,該修復的修復,該遷移的遷移,按照每個地方的特質,秉持用「最少的錢恢復到最好」的理念。

談到恢復,他強調首先思想上要恢復,現在中國各地都在恢復標本,都是為了賺錢,不賺錢也不會恢復,但這種恢復對GDP和官員政績幫助不大。他現在做的,是可以讓GDP翻上去。目前大陸官員有很多無奈,但他認為只要能把老祖宗的影子保留下來,哪怕只有一點點,也是功德,以勝利河或烏鎮為例,能保留的就要保留;沒有了,就去仿製,還要加上之前不具備的冷暖氣、消防通道、電力等功能,如此既能拉動GDP,也解決經濟問題,使文物古蹟有自身造血功能,讓項目延續下去。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大運河京杭大運河

2014-5 第005期

兩岸文資夢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