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文資法護古蹟 台走崎嶇路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文資法護古蹟 台走崎嶇路

撰文 / 陳幸芬

2014-5 第005期

  • 1973年的臺北北門,當時尚未建高架橋。

  • 1986 年經過整修之後的高雄前清英國領事館宅邸。

  • 1990年代台灣博物館進行大整修,改變了屋頂的結構。

  • 台北西門市場八角堂外觀為其特色,經修復後已經成為西門町具吸引力的地標。

  • 新竹東門為新竹僅存的古城門,經過前新竹市長蔡仁堅整修,成為新竹之重要地標。

圖/李乾朗(典藏出版)提供

文化是無所不在的事物,是精神活動也是物質空間。文化資產是文化建設的基礎,先民的文化遺產永遠是後代人創造的根本。古蹟就是會說故事的建築。古蹟保存與維護是現代人普世價值的工作。

國際普遍認定的古蹟必需具備三種價值:一、歷史價值,存在時間要相當久遠;二、科技價值,只要技術具有價值意義,即使不美觀也能被接受;三、藝術價值,是人類智慧昇華的指標。但是在台灣,有許多不符合這三種價值的建築物,例如寶藏巖,只因為見證了歷史、台灣的發展、或富有深厚的情感,仍被視為古蹟保存。由此可知,台灣人是將歷史意義放大,凌駕於藝術與科技的價值之上。

古蹟保存方式

一般古蹟的保存與整修區分為「原地保存」、「易地保存」、「局部保存」、「殘蹟保存」、「再利用保存」等方式。古蹟的保存,並不僅保留單棟建築物,附近相臨面狀街區的保存也同樣需要重視,因此聯合國世界遺產就規定,古蹟核心區外圍必需劃定為緩衝區,保護整體的人類文化遺產。例如為保存鹿港街道立面完整,特別請建築師規劃設計,政府並出資「修景」,讓鹿港老街成為台灣泉州風貌最濃厚的古街鎮。

1945年由於政治環境大改變,又缺乏文化意識,很多古蹟遭受破壞而消失。1980年代是台灣古蹟保存重要的分水嶺。在此之前的古蹟保存運動,是屬於體制外的運動,政府處於被動的角色。1980年代行政院成立文化建設委員會,確立文化資產保護的方向,制定文化資產保存相關法令,並聘請專家學者進行調查研究及鑑定工作,古蹟保存運動才算步上軌道。以前台灣的古蹟由內政部認定,1995年之後因應部份立法委員的提案,改為各縣市可自行指定古蹟,也就代表著可自行解除,卻讓良好的本意造成反效果。

從早期的輕忽到現在,台灣對於古蹟保存的觀念也越趨成熟細膩。但由於近年來都市發展變化劇烈,且不受限制的擴張與快速成長,讓許多具有歷史或文化價值的建築物因而被毀壞,許多珍貴的古建築成為經濟開發的祭品。為了挽救這些文化遺產,古蹟認定的條件因此放寬,眾多的歷史建築也勢必需要保存及維護。

文資法進行七大分類

歷史建築學家李乾朗日前剛發表《百年古蹟滄桑:台灣建築保存紀事》,書中紀錄台灣古蹟保存活化的歷程,他表示台灣文化資產保存法初步公布時僅有古蹟一詞,之後增加了「歷史建築」。目前文化資產分類為七大類,古蹟、歷史建築、聚落、遺址、文化景觀、傳統藝術和民俗及有關文物。

論起「古蹟」與「歷史建築」二者的不同,「古蹟」是由中央或地方政府審核後指定,是自上而下指定的方式為之,被指定為古蹟者可享有例如房屋與地價稅全免,允許容積轉以及50%以上至全額的修繕補助。「歷史建築」則是針對各地為數甚多且具有特殊價值的建築物,以登錄(LIST)方式規範,一般而言,其歷史建築年代較古蹟近,優惠及資源補助比古蹟少。

李乾朗強調,早期的台灣對於古蹟與歷史建築的保存觀念薄弱,文化教育不足,導致不少未被列入古蹟卻有歷史價值的建築遭到毀壞及拆除,如大甲王順德宅、蘆州秀才厝、台北善導寺、師大舊圖書館等,大都在評鑑或重建之前就被拆除或破壞,對文化資產造成嚴重的傷害。

台灣文資概念前進中

到了1990年代古蹟保存的範疇擴大許多,以往不起眼或不重要的穀倉、製酒廠與工廠的近代建築,變成世界保存的潮流,保存的方式也有更具彈性的使用。常見的方式是改裝成博物館、購物中心或展演空間,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英國倫敦的泰德電廠被改建為美術館。而台灣的建國酒廠、台北糖廠、士林紙廠、北投復興崗磚窯廠、金瓜石礦場等,也常被討論是否列入文化資產進行活用。

文化資產保存法的「古蹟修復及再利用辦法」說明了各種古蹟的修復計畫、規畫設計、施工方式、監造及報告等法源,並要求在修復古蹟時,一定要先制定好再利用的辦法,才可以避免古蹟修復完成後的二度施工,破壞既有工法或模式。李乾朗指出古蹟再利用可以大致區分成二種,一種是再利用,更改新的使用功能;一種是以原有方式繼續經營,亦即維持它既有的功能,以寺廟、教室、住宅等為主。

原有的古蹟需要再利用,主要是原本做為工業遺產、倉庫、碼頭等用途的建築,其功能已經不符合現代社會需求、破壞環境生態,或沒有經濟規模,因此必需於修復時重新再定義它的功用,近年大多朝休閒文化的再利用方向。李乾朗指出,像英國的港口城市利物浦,因為碼頭已經荒廢不再使用,於原地修復興建設立的國際奴隸制度博物館,就是一個成功再利用的案例。而台灣再利用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華山1914文創園區與松山菸廠。

近年台灣對於古蹟保存逐漸發展出新的概念,就是將古蹟與周邊環境結合規劃為文化園區。華山1914文創園區在清朝時期原稱三板橋庄大竹圍,是日據時期最大的製酒工廠之一。1975年改名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台北酒廠」,簡稱「台北酒廠」。百年來,見證了從日據時期到國民政府時期的台灣酒類專賣的歷史,也是台灣製酒產業歷史的縮影。 

古蹟用利用是學問

華山的建築物及設施創建於1914年日本的芳釀社,具有台灣近代產業歷史上的特殊價值與意義。李乾朗曾多次帶隊導覽華山,他認為華山保存完整的日據時期製酒產業的建築群,更是一座產業建築技術的博物館,兼容不同時期、不同類型之建築構造技術與工法,極具建築史學上的意義,又兼具都市整體發展的指標性意義。 

但隨著經濟發展,加上製酒所產生的水污染問題,於是配合台北市都市計畫,將台北酒廠搬遷。之後政府以促進民間參與整建及營運權模式,規劃「華山創意文化園區文化創意產業引入空間整建營運移轉計畫案」,以ROT(Rehabilitate、Operate、Transfer,租用更新、營運、移轉)的方式委外經營,成為文化展演、電影院、餐廳、商店的場所。

談到古蹟保存,公有財產又比私產容易處理,不必牽涉到容積移轉等補償措施,處理程序也較為簡單方便。像被指定為古蹟的台北襄陽路土地銀行,這座結合現代主義與裝飾藝術風格的建築,經過整修改裝成博物館,就是件成功的案例。

古蹟認定的多樣性

近年來,台灣對於古蹟的認定更具彈性與多樣化。李乾朗認為古蹟保存可以從四大方向來探討:一、歷史情感;二、教育資源;三、休閒文化;四、地方文化產業。像歷史上具影響力的政治人物或學者、思想界的重要人物,以及在藝術方面有卓越貢獻的藝術家,他們的故居就值得保存。

還有,原本預訂為校園用地的剝皮寮,是歷史比迪化街還悠久的老街,現在成為鄉土教育活教材的用途。中山北路的前美國在台領事館,現在再利用變身為有電影院、咖啡廳的台北光點之家。台北市政府舊址成為台北當代藝術館、高雄市政府舊址則為高雄歷史博物館等,都是古蹟活化應用的範例。

對於近幾年出現的古蹟保存爭議,李乾朗說許多人認為保存較多的古蹟與歷史建築,可能妨礙城鄉發展,事實上保存才是最好的發展,藉著保存公共性的古蹟成為一種社會公義。提及最近發生的幾件古蹟存廢爭議,李乾朗教授深表遺憾。

具80年歷史的基隆港西二、西三碼頭倉庫,見證台灣光復、日本人戰敗返國、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及反共義士投奔自由等關鍵歷史,電影《KANO》也在此取景。如今僅存的兩座倉庫皆列為都更對象面臨拆除,西三碼頭已被規劃為客務中心與海港大樓的基地,電影畫面將成最後身影。李乾朗教授表示,基隆港碼頭的腹地很大,可以修改現有建築設計取代拆除西三碼頭倉庫,如果拆掉,將來一定後悔。

新北市土城普安堂因爆發產權與文化資產之爭,文化部依照文資法規定,當地方政府「應作為而不作為,致危害文化資產保存時」,逕行指定普安堂為文化資產。曾經參與普安堂文資審議的李乾朗認為若所有的古蹟及歷史建物的指定,都必需聽地主的意見,就不需要文資法了,這樣以後搶救文化資產會更加困難。

文資之爭學者憂心

常到中國大陸研究考察古蹟的李乾朗也提到,大陸因為在歷史與文化方面的優勢,比全世界許多古城擁有更多的古蹟。只是經過共產主義及文化大革命長期的破壞,不少中國文化與建築受到嚴重的損傷;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也面臨到都市過度快速開發,讓城市許多品質極高的古蹟幾乎消失殆盡,未能保存下來

在經濟成長之後,人民就會追求文化與心靈的成長,因此中國大陸政府單位現在也開始重視文化古蹟,及時立法挽救搶修,目前在許多鄉村地方,古蹟的保存就非常完善,隨便一個小鄉鎮,就可以成為古蹟。可惜經過文革破壞後,大都是空有硬體建設而缺乏軟體設施,同時老師傅們鬼斧神工的精巧技藝失傳,現在匠師的技術太差,部份古蹟整修太過於草率馬虎。

自從中國大陸以中華文化自豪,開始重視古蹟保存後,對於古蹟修復工作也更加重視。李乾朗認為如何將一個有歷史特質的城鎮,轉變為有文化創意的地區,需要有魄力的政府與人士來推動。此外,大陸必需掌控參觀古蹟的人數,教育並限制參觀方式,不要讓古老的文明再次輕易地被破壞掉。

古蹟的存在,是古人、現代人及後人多個世代所共有,任何人都不應該有過度膨漲的權力奪去古蹟的生存條件。近年,聯合國對世界文化遺產的認定,已從單點的建築擴及大面積的街道與聚落,中國大陸也指定許多歷史文化名城,相比之下,台灣顯然落後。李乾朗授語重心長的提醒,許多人以經濟發展、房地產為由,粗暴拆除古蹟,若台灣人這種想法心態不變,總有一天連台北101大樓都會被拆除。

《百年古蹟滄桑:台灣建築保存紀事》

李乾朗被譽為台灣的古蹟偵探,是參與文資法修訂的重要學者,此書集結他40餘年觀察與參與古蹟修護與保存的經歷。李乾朗為這本蘊釀多時的著作寫下註解,「本書述說台灣古蹟長達數百年的故事,故事中所提到建築物有的消失了,也有的被指定為古蹟而保存下來,能保存的古蹟都值得好好珍惜,因為依佛教的講法,這些都是躲過劫數才能保存下來的建築。」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5 第005期

兩岸文資夢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