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成都歷史街區 成敗兩樣情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成都歷史街區 成敗兩樣情

撰文 / 周向頻

2014-5 第005期

  • 文殊坊在歷史底蘊豐厚。

  • 成都大廟會在錦里古街舉辦。

  • 寬窄巷子是四川成都遺留下來的較具規模的清朝古街道。

  • 歷史街區大都被改造成商圈,缺乏園生態。

  • 文殊坊的定位未能結合當地文化特色。

大陸古蹟活化開發,成都可為代表性案例。成都是歷史上的西南重鎮,七朝古都,文化底蘊深厚、遺存豐富,1982年被國家公布為第一批歷史文化名城。但自1980年代以來,在高速發展和大規模建設中,城內許多文物古蹟和歷史街區先後遭到破壞與損毀,使這座千年古城的歷史風韻日趨衰減。

認識到問題嚴重性,成都市政府於2003年推出新一輪的城市總體規畫,確立了由城市格局保護、歷史文化區塊保護、文物古蹟保護和傳統文化保護組成的成都歷史文化名城保護體系。

三大歷史街區導向文化旅遊

其中的歷史文化區塊包括了古城區核心範圍內的大慈寺、文殊院、寬窄巷子三大歷史街區。或許是受特有的地域文化和傳統的生活方式影響,成都歷史街區的保護並沒有採取博物館式的凍結保存或是拼貼式的異地重建。而是將商業開發作為主要手段,通過重新規畫設計形成以旅遊、休閒為主導的歷史文化商業區。

於2004年10月正式開放的錦里,是成都首個古街旅遊項目,創造了獨具特色的文化旅遊產業「四川模式」,被評選為全國文化產業示範基地和全國十大商業步行街。統一的產業平台讓進駐的商家收益頗豐,擴展的文化氛圍使周邊商業樓盤價格一路攀升,對城市經濟發展的促進不言而喻;而民間工藝、習俗等活動項目的開展與武侯祠互為功能補充。復原、強化了三國古蜀文化,把非物質文化遺產融入現代生活。

2006年10月,文殊院歷史文化保護區內的商業街區文殊坊建成並開始營運。客觀地說,文殊坊在歷史底蘊、投入資金和建造規模方面都具有趕超錦里的優勢,然而其文化主題定位和活動專案設置卻模仿錦里,沒有深入研究自身的地域特色和使用者的特殊需求,以至沒有達到預期的開發效果。除去剛開街時和節假日,每日一兩千的人流量使占地30餘公頃的街區顯得空曠、冷清,旅遊及其相關產業的經濟發展受到很大限制;而與文殊院缺乏緊密聯繫,對佛禪文化沒有充分強調意義,使文殊坊的自身特色不夠鮮明,不具備足夠的社會影響力以擔當城市核心遊憩區的重任。

同屬三大歷史文化保護區的寬窄巷子,將其街區開放時間定在了中國文化遺產日,並作為2008年512震後四川推出的首個旅遊新景點,引發了極高的社會關注。吸引了大量遊人到訪,對恢復四川旅遊的信心、重振四川旅遊形象起了積極的作用。

新建錦里不具遺產價值

由於引入了時尚生活的主題概念,寬窄巷子的招商專案中,外資所占比例達到了10%,已簽約的豪華酒店也將投入運營。這樣的商業定位和操作手法無疑改變了該歷史街區的使用人群,使其變為城市高價地段內的高檔消費區。雖然通過大量外來遊客和本地精英階層的消費實現了較好的經濟效益,但對過去來此地享受休閒、市井文化的普通百姓來說,卻是一種權利的剝奪和記憶的中斷,社會效益並不積極。

錦里、文殊坊、寬窄巷子代表了成都現有的歷史街區商業開發的3種典型模式。其成功與失敗的經驗對規畫設計的方法改進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

錦里從遺產保護過程中的操作方法來說,是利用歷史遺存的內在靈魂進行重建、恢復,將非物質性的文化遺產寓於物質性的空間環境之中。輔以相關活動作為載體。使其得到充分體現。

在物質層面上,錦里街道兩側的客棧、茶坊、商鋪全屬新建,幾乎不具備作為遺產的歷史價值:但在精神層面上,通過對街巷尺度、建築風格的準確把握和民俗活動的積極強調,與相鄰的武侯祠相輔相成,復興、發揚了三國時期遺留下來的古蜀文化。使遺產的內涵得以傳承、延續。因此,錦里的開發模式可歸納為:恢復歷史之「形」,重塑歷史之「神」。簡言之即「神形兼備」。

文殊坊模式有形無神

雖然文殊坊在開發之初有意將錦里作為參考範本.但由於遺產資源本身條件的差異,在實際操作中與錦里存在很大不同。採用的是改造與重建相結合的方式。在保護區內,規畫一方面對清末時期的木質老建築、老院落通過就地落架進行維修、回復,重新梳理街巷空間.整合物質環境;另一方面原廟宇建築的宗教功能、院落建築的居住功能,均得到了完整的保留,使得物質載體有了文化內涵.同時繼承了傳統街坊的格局與文脈。在新建區中,街巷格局、建築風貌均與老區相仿。特別是茶館、民間作坊等公共活動場所與原有宅院內民俗氛圍的統一,總體風格十分協調。

但整個規畫最大的缺點就是對佛禪文化強調不足,表達不充分。與一牆之隔的文殊院聯繫甚微.區內古廟五岳宮因缺乏呼應顯得形單影隻,這一缺失削弱了其遺產資源特色,降低了其文化價值。從這個角度來說,文殊坊的開發模式可歸納為:雖有歷史之「形」,但無歷史之「神」,可稱為「有形無神」。

寬窄巷子神形俱失

位於成都西部原老皇城區塊內的寬窄巷子由寬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三條平行排列的老式街道及四合院落群組成,是老成都「千年少城」城市格局和百年原真建築格局的最後遺存,也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築風格在南方的唯一孤本。

就遺產保存狀況和現有文化積澱而言,寬窄巷子的三條老街是相當具有優勢的,同樣結合了改造、重建的操作方法,對保留部分的處理也與文殊坊類似,但對商業主題、消費人群的重新定位,導致街區原有功能的轉變、歷史文化的喪失,與許多人心目中的親切老街漸行漸遠。

雖然規畫提出了「追尋老成都記憶線索,營建成都人精神家園」的懷舊概念,但寬窄巷子實質上還是沿用了上海「新天地」的改造方法,沒有充分考慮這種「舊瓶裝新酒」的模式會給這類擁有深厚文化底蘊的歷史街區帶來的破壞和損失。

根據對街區住戶改造、搬遷意向的調查資料反映,居民們對老街環境的依戀遠遠高於對現代化生活條件的期盼,融洽的鄰里關係和強烈的歸屬感使他們不願遷出。

事實上,在全面改造實施前,許多居民自家經營的茶館、青年旅社已給老街注入了新的功能和活力.呈現出極富魅力的多樣性生活.地段在自然而然地進行著有機更新,並沒有出現衰落的趨勢而只是需要基礎條件的改善。

但新的規畫卻忽視了老街傳統精神,現代商鋪、高檔餐廳、豪華酒店紛紛入駐,昔日百姓喝茶聊天的市井小巷被如今精英泡吧會談的時尚之街所取代,原來被居民視為內部空間的「家巷」成了專供遊客通行的外部「街道」,居民遷空的老宅零散點綴於新建築之間,失去了遺產最本質和珍貴的東西。這樣的開發模式既改變了歷史的「形」,又遺失了歷史的「神」,是為「神形俱失」。

文化資源開發要有遠見

隨著中國城市化進程的加快,許多城市都面臨著歷史街區的改造和更新。在如何處理傳統與現代、文化與經濟的關係方面,成都的三個例子為人們提供了觀察和參考,對全國各地紛紛在進行的歷史街區商業開發具有一定的啟發意義。

城市有其生長發展的規律,雖然土地價值要提升,功能要趨向多樣化,但對歷史街區的文化資源開發要有長久而富有遠見的計畫,應當意識到對於類似寬窄巷子這樣有足夠活力自發生長、有機更新的舊城區域,不一定要迫切地進行改造、引入商業,提高公眾參與程度和發揮民間機構的作用,往往更能滿足改善街區條件的需求、實現最原生態的保護。這樣的作法在歐洲和日本已有成功的先例,通過政府和民間合作,前者提供技術,後者投入資金,以居民自主意願為驅動成功地保住了的地段的歷史遺存。

而對於需要依靠商業開發復興的歷史街區,尊重文化特色、延續歷史文脈是改造應遵循的基本思想,是遺產保護利用的靈魂本質。在這一原則的指導下,沒有必要拘泥於博物館式的凍結保存,可像錦里和文殊坊一樣,以不同的方法傳達遺產的精神內涵:既可結合環境要求和功能定位全面重建,也可在保護整體格局和重點區域的基礎上拓展空間形態。具有持續性的文化遺產是有機進化的,因而其保護建設應具有共時性、歷時性特徵,新建部分要和歷史遺存取得地域性的共通,並能反映出同一文化不同時代的動態演進過程。

1、挖掘文化特色,發揚遺產精神

歷史街區的文化特色是在其發展歷程中由當地民俗傳統和自然條件相互作用、融合而成的產物,具有強烈的地域性和獨特性,如展現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場景的北京胡同文化、富有中西合璧風格和親切鄰里關係的上海里弄文化,以及具有休閒、聚會、娛樂和民間調解等綜合社會功能的成都茶館文化等等。這些獨具特色的文化或依附於街區內部空間和周邊的古建遺跡,或者是不同時期人們生活所留下的烙印,是遺產最寶貴的精髓,也構成了對外來者最大的吸引力。

歷史街區的保護和開發首先要深入挖掘自身的傳統文化,確立其之所以與眾不同的本質特徵,才能最大限度發揮遺產資源的優勢並使歷史精神得以傳承。

2、設置活動項目,提供功能載體

無形的文化需要有形的行為活動來承載和體現,變化了的時代條件也要求歷史街區相應地進行適當的功能調整。在明確文化主題定位的基礎上,活動策畫是重新組織街區功能的主要手段,可分為餐飲、住宿、觀賞、購物等多方面內容。
  
其具體項目設置要以市場客源分析、行為心理研究、周邊產業調查等各項規畫前期工作為指導,以求資源配置的合理性和有效性,尤其要強調的是活動項目與街區文化特色的聯繫。正如前文所提到的成都三處歷史街區,其活動項目設置的成功度與其對地域文化的關聯度有緊密相連。

由於目前大多數歷史街區都定位在遊覽、餐飲、購物的基本功能上,活動項目容易出現類似和雷同,而表現街區獨有的地域文化特色則是減弱這種重複的最佳方法,雖然不能說要絕對地避免相同項目的出現,但設置具有亮點與特色的活動項目卻是每個歷史街區保護與發展規畫所必需的。

3、優化空間環境,營造體驗氛圍

無論是文化特色的挖掘體現,還是活動項目的安排策畫,最終都還是要落實到空間環境之中,這也是規畫在實質上最能起到把握與控制作用的地方。

營造歷史街區體驗氛圍主要通過對傳統街巷格局的梳理和對新老建築風貌的整治來實現。街巷格局規畫包括控制道路的尺度和交接方式,整合建築與節點開放空間的關係等內容,重在以線型要素畫分面狀區域,串聯節點空間,強化介面和序列以形成清晰可識別的城市肌理骨架。建築風貌規畫則應從建築體量、比例、色彩、材質、構件等方面人手,提煉出傳統元素與符號,對老建築開展保護和修繕,對新建築進行解構和重組,體現出歷時性與共時性的統一,讓歷史與現代和諧共存、對話交流。

過度強烈商業利益

成都三大歷史文化保護區的改造工程已經基本完成,其間對歷史街區的開發模式進行了很多探討,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諸多方面還有不成熟之處。無論是「神形兼備」的錦里,還是「有形無神」的文殊坊,抑或「神形俱失」的寬窄巷子,操作方法都過於強調商業效益和土地價值,對街區歷史文化內涵的挖掘與持續保存缺乏有效的途徑,相應的規畫方法也停留在物質層面,沒有系統和前瞻性的思維。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文殊坊歷史街區成都

2014-5 第005期

兩岸文資夢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