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改革開放 文資破壞勝文革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改革開放 文資破壞勝文革

撰文 / 潘罡

2014-5 第005期

  • 林覺民、冰心故居被整理得煥然一新。(潘罡攝)

  • 大陸古蹟活化方式經常是引進店面。(潘罡攝)

  • 大陸整修古蹟多半採取拆除重建方式,被諷為假古蹟。(潘罡攝)

  • 林則徐紀念館一景。(潘罡攝)

  • 許多地方政府幾乎是把古蹟整個拆掉再重建,變成假古蹟。(潘罡攝)

大陸近年古蹟保護的演進中,現年92歲的中國國家文物局顧問、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謝辰生扮演了舉足輕重角色。為了從不當的開發工程中緊急搶救文化資產,謝辰生多次直接上書國家領導人,讓他贏得中國文物「守望者」的美名。

走進謝辰生位於北京安貞里的老式公寓中,舉目所見盡是斑駁的牆面、狹窄的走道、陳舊的家具,一張簡單的書桌、一副單人床,還有幾個褪色的書櫃佇立在牆邊,很難想像,這個不起眼的寓所現在成為大陸文化資產保護的重鎮,寓所電話成為文化資產保護熱線。

街區需重原生態

「大陸很多歷史街區開發都是為了利益,這是我堅決反對的。歷史街區要保存的重點是文化,尤其要注重原生態,和居民的生活結合在一起,要以人為核心。」謝辰生毫不諱言他對近年大陸歷史街區開發以商業利益掛帥的不滿,更對某些地方政府把古蹟拆除再重建,表達痛心疾首之意,「古蹟拆了再整建,已經不能算是古蹟,而是破壞。」

老先生的生涯歲月就是中國文物保存歷程的寫照。出生於書香門第,謝辰生的堂兄謝國楨是知名明清史學和目錄學專家,受教於王國維、梁啟超,和梁思成、林徽因等人都有頗深交情。在謝國楨引薦下,1940年代謝辰生成為大陸知名文學史學家鄭振鐸的助手,1949年中共建政,鄭振鐸被任命為大陸文化部文物局長,謝辰生也隨同進入文物局,自此投身文物保存志業超過60年。

任職文物局期間,謝辰生承擔起文物保護法規創建的重要任務,陸續起草了《禁止珍貴文物圖書出口暫行辦法》、《古文化遺址及古墓葬調查發掘暫行辦法》等;乃至1960年代頒布的《文物保護暫行條例》、1982年頒布的第一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等重要法案,都是由他所草擬。

文革破壞不比當前

對謝辰生而言,「大陸改革開放、經濟起飛之後,各級政府對於文化資產的破壞,遠遠超過文化大革命。」謝辰生指出,文化大革命對於文化資產確實造成浩劫,但那僅止於初期,為時甚短,當時文物局眼見紅衛兵打、砸、燒傳統文物,各地頻頻告急,於是上書給共產黨中央文革小組,呼籲加以制止,結果1967年5月中共中央頒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命中保護文物圖書的幾點意見》,緊急遏止紅衛兵的破壞行徑。

一紙《意見》為何就能奏效?謝辰生表示,紅衛兵雖然桀敖不馴,但對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的話相當服從。反觀90年代之後,不少地方政府基於經濟成長,大肆破壞古蹟街區,造成更大規模的損失,加上是由官方帶頭,讓文物專家學者束手無策徒呼負負。

遺憾北京城未原貌保存

此外,日前大陸修訂刑法,免除盜墓者死刑,謝辰生對此不以為然,「古言發墓者誅,因為盜掘墳墓是數典忘祖的不赦罪刑。」這條法令修改後,謝辰生觀察到,大量販毒者改行跑去挖墓並走私文物謀取暴利,讓文物保護更為棘手。

回首一甲子生涯,謝辰生還有件事情引以為憾,那就是北京皇城無法被原貌保存。中共建政後,梁思成曾上書中共中央,強烈主張在西郊建立新北京,把舊北京城整個保存下來,可惜當時中共以蘇聯馬首是瞻,聽從蘇聯專家的建議,大肆拆除北京古蹟和城牆。謝辰生指出,如果梁思成的建議被採納,如今北京將是全球最壯觀的古代建築群,壯盛程度遠超過日本京都。以此為殷鑑,謝辰生呼籲,各級政府要更注重文物保存,為子孫留下最可貴的資產。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改革開放文化資產保存大陸

2014-5 第005期

兩岸文資夢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