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絲綢美容中國 國際名家振奮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絲綢美容中國 國際名家振奮

撰文 / 潘罡

2014-6 第006期

  • 中國同園所設立的絲綢文化博覽館。(潘罡攝)

  • 台灣設計師林磐聳和他的作品。(林采韻攝)

  • 以德國設計師瓦根布列特發想的圖像設計的周邊商品。(陳彥碩攝)

  • 以加拿大設計師彼得斯的圖像設計的絲巾。(陳彥碩攝)

  • 以法國設計師蘭茲的圖像打造的抱枕。(陳彥碩攝)

在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媒合下,邀請8位國際設計師替陸絲綢大廠「中絲園」設計圖案,為中國絲綢業首開大型國際合作創舉。7位設計師前往大陸深圳文博會參加發表會,對自己的設計化為琳瑯滿目產品,進入充滿無限想像的中國市場,無不感到相當興奮。

這8位設計師,每個人都有豐富的設計經驗和個人風格,包括任教於瑞士日內瓦藝術與設計大學的安妮特˙蘭茲(Anette Lenz)、香港美術家協會副主席韓秉華、德國柏林藝術大學教授韓寧˙瓦根布列特(Henning Wagenbreth)、韓國首爾設計師金炫、日本名古屋藝術大學教授小谷恭二、加拿大溫尼伯出身的前國際平面設計師協會會長羅伯特˙彼得斯(Robert L. Peters)、中國深圳設計師陳紹華以及台灣設計名家林磐聳。除小谷恭二因疾病無法現身,其餘7位均參加了中絲園在深圳舉辦的「首屆海峽兩岸絲綢文化創意高峰論壇」以及「絲綢的容顏」國際絲綢創意設計展。


設計反映中國觀察

幾乎囊括全球重要海報競賽獎項,以瑞士日內瓦為主要據點的安妮特˙蘭茲從未著手絲織品設計,但曾為法國名牌愛馬仕(HERMES)年度大會設計海報、看板等。有回她的工作室好奇地嘗試設計絲巾(Scarf),被愛馬仕與會人員看到而大感驚艷,口頭提出委託邀約。

接獲展覽創作主題「絲綢的容顏」,蘭茲首先浮現腦海的是絲巾的完美方形。以方形為創作中心意念,她想到方形的四邊恰好是東、西、南、北四方,而中國絲綢之路也連通了世界各方,成為文化交流途徑。此外,她又發現,中國早在2500年便製作了巨大的風箏,材質既是絲綢,造型也是方形,而且人們相信風箏會帶走厄運,她笑著說:「真的非常詩意。」因此,她的作品便藉由大大小小不同的方形,以二度、三度空間的方式進行連結,形成了一種綿延的網絡、途徑,也意味一條以絲鋪成的道路,甚或就是古代的絲綢之路,種種豐富的層面,任由觀賞者解讀。

最後,她在這條綿延的路徑一端,添加上一對卡通化的眼睛,回到了中國「龍」的意象。對她而言,龍代表了權力,也有中國民間所認為的好運,披上絲巾者,將獲得龍的庇護。設計圖案前夕,她參加了巴黎一場時裝秀,當中繽紛的服裝也影響了她,進而在這次設計中運用了鮮豔亮麗的顏色。

對於中國市場,蘭茲充滿好奇。她鮮少接獲來自中國的設計委託案,倒是有不少中國朋友去日內瓦造訪她,對於她工作室規模之小甚為驚訝。蘭茲說,中國的設計公司往往規模龐大,動輒50、100位員工,做事方法和外國差距甚大,但她對這次委託案非常滿意,也期待未來能有更多機會。

傳達慢活價值觀

德國柏林藝術大學教授韓寧˙瓦根布列特則是企圖透過設計,傳達一種「慢活」的價值觀,因此他在作品「慢活日快樂」(Slow day happy)中布滿了蠶、腳踏車等趣味化圖案,整幅設計讓人聯想起佛教的曼荼羅結構,宛如生命的道場,中心則是一隻卡通化的蝴蝶。瓦根布列特發現,世界上最奢侈的事物,大都和時間有關,譬如蠶的動作緩慢,吐絲需要漫長的時間,絲巾之類的奢侈品打造也需要慢工出細活。

此外,在當代世界,悠閒的生活方式已成為奢侈品,譬如他所生活的柏林,人們彷彿時光倒流般開始騎腳踏車,就像多年前的中國,反觀目前中國大街小巷塞滿汽車。對柏林人來說,騎著腳踏車可以更悠閒地觀看城市風光,不需要行色匆匆宛如抓狂。「緩慢的生活是奢侈的,我想傳達何謂真正有價值的事物。」他笑著說:「但我並不希望自己慢得像條蟲。」

建立東方設計觀

然而和西方設計師相比,東方設計師普遍期望藉由這次盛會,建立起東方設計觀的訴求。韓國設計師金炫是1988年漢城奧運吉祥物虎多力(Hodori,韓文原意是「雄虎」)設計者,在韓國被稱為「虎多力阿爸」。1983年12月虎多力正式發表,去年正好滿30周年,韓國方面還舉辦盛大慶祝會。金炫笑說,當初漢城奧運主辦單位向社會大眾徵詢奧運吉祥動物,結果老虎脫穎而出。韓國奧委會找了7位設計師,每位根據老虎設計兩款圖案,金炫的虎多力高踞民眾票選第一,順理成章被選為漢城奧運吉祥物。

虎多力的設計充滿符號的趣味,譬如虎多力高舉的右手兩根指頭,擺出英文勝利(victory)的V字;身後的S形圖案,脫胎自虎多力所戴的韓國傳統帽子的長穗,象徵著首爾(Seoul),而這條長長的帽穗會隨著不同的運動項目化成對應的圖案,譬如游泳的水波、射擊的標靶等,也兼融韓國民族文化特色。當年30多歲的金炫從此憑著虎多力的走紅而開創出精彩的事業生涯。

這回替「中絲園」設計圖案,金炫仍是從韓國傳統文化汲取靈感,整個圖案由3位「跳扇子舞的女人」所組成,但經過抽象化,賦予現代時尚視覺效果。金炫曾在1970年代設計過一系列「韓國之美」海報,當中即有「跳扇子舞的女人」原型,後來多次經過變化。金炫認為,許多傳統舞蹈的服裝均由美麗的上品綢緞所製成,因此傳統舞姿很適合放在絲織品設計上。

對於中絲園企圖藉由兩岸聯手,透過中國廣大的市場和台灣與國際接軌經驗,重新創造中華絲綢在國際上的品牌形象與盛世榮景,金炫忍不住直說:「對!對!對!」他認為這個策略必須實行,而且有很大的成功機會。

創造新視覺標準

金炫指出,韓國曾在歷史上扮演絲綢文化的重要角色,從唐代以降就是第2大絲織品生產國。近年來,韓國也很重視設計產業,但畢竟當代的設計產業主要掌握於西方,不過中國近30年經濟起飛,他希望透過這種崛起的態勢,創造出新的視覺標準,重新定義東方文化在設計上的地位,未來就有機會再度領先西方。他指出,東方擁有深厚的歷史和文化,只要把這些開發出來,就有無窮無盡的資源可應用於設計產業,但要和現代元素結合,將能展現與西方不同的設計,因此他覺得這回「中絲園」的行動特別有意義。

香港美術家協會副主席韓秉華也主張以東方傳統糅合現代設計標準。他以鳳凰為中心意念來設計展覽作品「譜織永恆」,但他絕不直接沿用傳統圖騰,而是加以改造,用現代設計語言來表現,作品以「線」為結構,透過圓弧線和經緯線交織組合出抽象的鳳凰、桑樹和雲霧。對韓秉華而言,鳳凰就是織女、嫘祖的化身,另稱為玄鳥、朱雀,如此既把種種神話結合於一體,也追溯回華人創造絲綢文化的源起。

扭轉崇洋媚外之風

韓秉華最為台灣民眾所熟悉的作品就是「香港藝術節」的識別圖案,至今已沿用42年之久。在該識別圖案中,韓秉華巧妙地透過風帆、扇貝的造型,呈現「東方明珠」的意象,也模擬出音樂舞台所放射的光芒。韓秉華笑說,不久前香港藝術節接獲一家泰國公司的律師函,對方宣稱香港藝術節抄襲他們的識別圖案,讓韓秉華啼笑皆非,「我的識別圖案已經問世40多年,當年還是日本設計大師田中一光擔任評審,都留下歷史畫面和報導,泰國方面只有10幾年而已,變成他們抄襲我們。」

對於再創華人絲綢盛世,韓秉華笑說:「我倒沒有這麼大的企圖心。」但他認為,透過中絲園和國際接軌的活動,華人設計可以提升品質,進而扭轉中國人崇尚西方名牌的風氣。他認為,西方掌握世界設計話語權有很多原因,包括全球殖民的歷史背景,中國製造品質不夠嚴謹等,估計至少需要20年時間,這個現象才會有所轉變,而「絲綢的容顏」國際絲綢創意設計展就是嘗試轉變的起點,是這次活動最有意義之處。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6 第006期

青春文創力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