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封筆46年 劉兆玄作王道劍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4-6 第006期

封筆46年 劉兆玄作王道劍

劉兆玄 中華總會

撰文 / 陳淑英

  • 中華文化總會會長劉兆玄變身武俠小說作者。

  • 《王道劍》全五冊88萬字。

  • 劉兆玄《王道劍》的親筆手稿及插圖。

  • 劉兆玄手繪插圖。

全套5冊新上市的武俠小說《王道劍》,一出版即盤踞銷售排行榜前端。作者劉兆玄為前行政院院長、現任中華文化總會會長,近期成為愛書人熱烈討論的對象。

可別以為他現在是一書成名的新銳作家,早在46年前、他還是師大附中高三學生,即曾以「上官鼎」筆名發表武俠小說,代表作包括《沉沙谷》、《金刀亭》等。然而,為何在封筆近半世紀,他竟重出江湖提筆揮舞《王道劍》?

通常江湖中人有個默契約。一旦宣布退出江湖即代表從今以後放下「為武林繼絕學、為亂世開太平」的豪情壯志。若沒有特別重要理由,日後舞劍翻掌、練經習拳必引來猜疑耳語。劉兆玄不介意可能眾毀所歸,他自承《王道劍》這套小說的誕生,完全是為了履行一個已經再也無法挽回的諾言。

15個月完稿 88萬字

劉兆玄說,他有個大學好友在福建寧德創業,生產鋰電池相關能源產品。好友多次邀訪,他總因忙於公務幾番錯過。後來好友意外在 2010年底因敗血症過世,他傷心之餘想到未踐之約,於是在2012年到寧德尋訪故友公司。
 
此行中,劉兆玄意外見到與明朝建文皇帝有關的新史料,包括建文皇帝的古墓,及他疑似出家當和尚的遺物雲錦袈裟、袈裟上的五爪金龍等。古書記載建文皇帝「生死未卜、不知所終」,然而當地文史工作者憑著近代出土文物認為,所有這一切都指向一個結論:靖難之役後,建文皇帝並未死於皇宮大火,而是削髮為僧,終老於寧德。
 
劉兆玄說,「寧德文史工作者想要利用這些新事證把懸案變定案,可是如果只靠這些新線索恐還不夠,但若將這些材料轉化加值為文創,那就太豐富了。」回台灣後,他對友人說明這件事,朋友反過來對他說,「你要找人做這個故事的文創,何不自己寫一部歷史武俠小說?」這番勸進的話像氣旋,隱隱在他內心形成風暴。於是他不僅動心起念,還將想法落實生根。劉兆玄從提筆撰寫開始,只花15個月,88萬字的《王道劍》就在去年10月完稿。


心存俠義情 文思如泉湧

寫作過程一氣呵成。劉兆玄說,「88萬字寫滿三千張稿紙,沒有丟掉任何一張稿紙。」

為何思緒像自來水龍頭,「要開始就打開水龍頭,要做別的事就關掉。」靈感都在需要的時候適時湧現?「也許心中一直存在著俠義情懷吧。」劉兆玄說,中華五千年文化,「俠義」本來就佔有一席之位,例如司馬遷的《史記》,列傳人物除王公貴族、將相儒臣,也有寫刺客、遊俠,這些人物把悲傷留給自己、為大義而允諾、為報恩而捨命的事蹟,迄今仍被歌誦流傳。可能因為自幼嗜讀武俠小說,以致如此肝膽相照情懷一直默存內心裡,「一旦有朝一日重新拾起,才會立刻那麼熟悉。」

現年70歲的劉兆玄,年少時期為賺零用錢,和四哥劉兆藜、六弟劉兆凱以「上官鼎」筆名合寫武俠小說,並獲武俠小說大師金庸肯定。金庸曾說,台灣顛峰時期前後有 500名武俠小說作家,「我個人最喜歡的作家,第一是古龍,第二就是上官鼎。」

劉兆玄說,「『鼎』代表兄弟三人,隱喻三足鼎立,後來因為三兄弟陸續出國深造才不得不在1968年宣告停筆。」年輕時的上官鼎,兄弟合書完成多部兼具浪漫精神和理想色彩武俠作品。 50年後,劉兆玄獨挑大樑講述的《王道劍》以王道思想為經、以歷史事件為緯,透過史實與創造的人物來鋪陳一個有如魔幻寫實的武俠著作,全書五冊,透過三大特色,闡揚武俠絕學新境界。

把瑜珈當功夫 罕見又特別

《王道劍》特色之一是以武俠重返歷史現場。劉兆玄說,過去看到的武俠小說有歷史,多屬背景性;但是《王道劍》把「靖難之役」歷史當主題,「一半以上都是真實歷史。」靖難之役是明朝建文年間發生的內戰,戰爭最後,仁柔的建文皇帝失蹤,永樂也就是明成祖篡位成功、登上帝位。劉兆玄以近年最新考古發現,透過個性正直古板的傅翔與天真伶俐的鄭芫兩位小俠捲入政爭,揭露明朝「靖難之役」中建文帝失蹤大懸案。

《王道劍》第二特色是武俠部分,全書的武功五花八門,既讓人看得眼花撩亂,也令人喜出望外。年輕時的劉兆玄天馬行空,將自己發明的「長白先天氣功」寫入書中;現在經過歲月歷練的劉兆玄一樣厲害之餘還更有趣。比如,他竟然把印度瑜珈當成一門功夫來寫,安排兩名印度人天尊、地尊到中原偷少林、武當祕笈。
 
再如新發明的「王道劍法」。傅翔在走闖江湖的過程中,將少林十八羅漢陣等傳統武功與其他各門各派的武功融合,創造出一套「生生不息」的劍法,信手拈來的招式與奇功,讓人無詞以對。這個新創的武學原理,是可以不斷成長跟發展的武學新境界。

除史實、武俠外,全書第三大特色是以儒家為本闡揚武學最高境界,用文學的方式,寫一個武俠故事。劉兆玄說,一般武俠小說非佛即道,不是寫佛教的少林,就是道教的全真。「不曾有武學思維從儒家出發」,他把儒家的王道信仰融入這部小說中。

例如,傅翔女朋友阿茹娜的爸爸慘死在傅翔祖父傅友德手下、傅翔家族老小又被朱元璋所殺、偏偏傅翔卻又必須幫明成祖及皇太孫做事,……人世間該如何看待這些曲折恩仇?傅翔最後就事論事,悟出王道仁義的念頭──他最終放下屬於前人的宿怨舊恨;善良多謀的阿茹娜也說,這輩子不會離開傅翔。

歷史小說化 小說融歷史

劉兆玄說,「儒家王道思想很了不起,但回顧歷史好像都是透過霸道成事,王道因無強大力量支撐以致變成理想性的論述。」《王道劍》並不是一支寶劍,而是一套劍法,唯有用儒家思想王道延伸出來的武學境界,才永無止盡。

《王道劍》為史料鎔鑄出文創價值。「歷史被小說化,小說融入歷史。」劉兆玄身為化學博士,雖然不學歷史,但熟讀史書,《王道劍》涉及明初史事,「不能有半點錯」。劉兆玄說,去年完成後重看好多次,連他自己都「分不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編的」,史實、武俠融為一體,感覺很奇妙,「好像已逝故友在後面協助」。──其實劉兆玄用義氣發功,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講,好像重溫昔日美好的大學時光,隨心所欲的他,最在意也最願意的是將蘊藏少年初心的《王道劍》獻給已逝老友。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劉兆玄王道劍

2014-6 第006期

青春文創力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