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開放海派 上海築夢者舞台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開放海派 上海築夢者舞台

撰文 / 王文佳

2014-2 第002期

  • 上海1933老場坊前身為屠牛場。(林采韻攝)

  • 上海充滿設計感的建築。(林采韻攝)

  • 上海具有與生俱來的文化多元性。(潘罡攝)

  • 上海的辦公樓的標識也向設計看齊(林采韻攝)。

  • 何增強是上海申請設計城市的策畫者與見證者。(《福建日報》提供)

在上海創意產業中心秘書長何增強的辦公室裡,有個悟空壺。這是台灣浩漢設計的茶具,造型別致,形似女士化妝包,也有點像小型熨斗,壺身是細潔的陶瓷,茶壺拎手用材是不銹鋼,整個造型一反傳統茶壺渾圓柔美的線條,乾脆俐落、簡潔硬朗。

這是何增強很喜歡的一個作品,裡面包含台灣、大陸、義大利三地設計師的創意結晶:「把設計、工藝上都很難結合的陶瓷、不銹鋼兩種材質用到了一起。西方人在其中看到了中國文化,中國人則看到了西方人的文化。」中西文化對撞交融,就像上海。

海納百川 中西交融

何增強是上海創意產業中心秘書長,也是2009年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遞交「設計之都」申請的主要策畫者和見證者。在申請書中,他賦予上海這樣的定位:

「與生俱來的文化多元性讓這座城市包容萬千可能,它海納百川、恢弘張揚的城市建築綻放出萬種風情;它自由廣闊,為每一個設計夢想提供實現的舞台;它魅力無限,全世界熱愛想像的人們在此相聚;它播撒希望,生生不息地輸送設計的新鮮力量。」

何增強說,這個時代人們更願意為產品帶來的審美享受和精神愉悅買單,創意設計尤為重要。他的團隊不僅改造開發了「1933老場坊」、「花園坊節能環保產業園」、「幸福碼頭時尚創意園」等一批上海知名創意園區,近年來也在探索上海設計的轉型發展之路。

2010年,上海被評選為「設計之都」,設計對城市的改變上升到一個新高度,上海建起了100多家工業化改造創意空間;很多像紅坊這樣的藝術畫廊開始進入公眾視野;建築不只滿足居住功能,而是越來越注重欣賞感,在靜安還建起了雕塑公園。何增強說,這一切都說明,上海已不是一個封閉的城市。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其實和東亞被評選為設計之都的幾個城市相比,上海還是存在差距的。」何增強形容韓國是個「空氣中都彌漫著設計的國家,他們在20年前就提出設計振興國家的目標,成立了振興院,事實證明,他們確是用科技和創意實現了工業變革。

「到了21世紀,韓國工業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他們的電器製造業水準躋身亞洲前列,三星手機成了蘋果的競爭對手,汽車成了日本的競爭對手,化妝品走在了世界前列,動漫遊戲它也做得出類拔萃。就算街邊一個不起眼的桌椅板凳也充滿設計感。」

再說台北,何增強認為台北能成為設計之都,是倒逼機制在起作用,資源的匱乏讓他們不得不求新求變。「但是台北做得很好。實事求是地說,在整個產業的水準、創意與老百姓密切的程度、綜合競爭力幾個層面,台灣都在大陸之上。幾乎所有文創和設計產品中都能看到中國元素,這種識別性和傳播力是目前上海還比較缺乏的東西。」

差距猶在 潛力巨大

「上海從整個產業層面設計總量不算低,但設計在產業鏈當中的占比不算高。」何增強認為,目前上海在局部、高端領域,是可以和世界競爭的,但是由於發展的不均衡性,上海也存在很多短板:教育課程設計,對人才培養的方式,對創作過程知識產權的認同、保護和尊重,政府對產業的專業支持度,以及全民的文化素質,這些方面都有待提高。

「有先天性的原因,也有體制機制的原因,尤其是版權的保護方面不夠,大大挫傷了創意人員的積極性,最後導致沒人做原創,大部分都是拿來改一改。很多設計領域的公司還停留在追求經濟回報的階段,政府工作人員還在沿用老的思維方式。行業協會也只是維持自己的攤子,沒有更多的研究市場缺什麼、企業需要什麼。」

但是,上海有足夠的市場空間、足夠的消費物件、足夠的規模、足夠的輻射力量,未來的發展潛力不可限量。今年上海市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明確提出,文化創意產業將成為上海繼續保持增長的產業。何增強說,上海文化創意產業總產出的同比增幅從2007年的4%到去年提高到11.3%,而且這個數字還會增長,「10年內應該能達到20%」。

對於上海作為設計之都的未來之路,何增強認為,「一方面要通過設計改變這座城市的生活方式、生活習慣,讓人們對設計產生欲望,繼而分享欲望帶來的愉悅;另一方面還要把經驗傳出去,為上海周邊的生產製造業基地提供這種生產力,將設計轉化成產品。」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2 第002期

預見兩岸設計之都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