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設計之都 打造服務型政府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設計之都 打造服務型政府

撰文 / 潘罡

2014-2 第002期

  • 2013台北設計城市展。(北市府提供)

  • 台北市進行街區招牌改造規畫。(北市府提供)

  • 台北街角遇見設計。(北市府提供)

  • 台北市的創意街區長年舉辦活動。(北市府提供)

台北市從2009年萌生申請「設計之都」的想法,到2013年底如願以償,曾任台北市副市長、文化局局長的李永萍參與甚深,對於結果也與有榮焉。回顧當年推動過程,李永萍強調,設計之都的核心理念,其實超越了產業思維和俗泛的美學價值。

問:當初如何判斷申請「設計之都」的價值?

李永萍:這些年台北市一直努力朝全球大都會水準邁進,包括花卉博覽會、聽障奧運等,利用每個機會進行國際化,「設計之都」等於再次和世界接軌,因此市府團隊上下充滿動力。

對北市府來說,「設計之都」不屬於狹隘的設計產業的美學概念,也不是蓋幾個設計博物館、產業園區就能辦到,而是要透過「設計力」,解決都市問題,改造城市環境,因此具有更大的超越意涵。

舉例來說,許多世界都會都有貧民窟問題。執政者如果用老舊思維,蓋了一堆鋼筋水泥房屋,對低收入戶依然是很大負擔。北市府申請設計之都過程中,舉辦過設計城市展,呈現很好的外國案例,譬如城市規畫設計師、藝術家合作,採用價廉堅固的材料來設計半成品組合屋,藉由社區民眾的互助合作,建造出理想的房屋,改善了貧民窟的居住問題。

換句話說,所謂的設計城市,意味著採用現代的思維、技術,不但改變了社會,甚至改善人際關係,彰顯出當代文明的價值。

問:在申請設計之都的過程中,北市府做了那些準備?

李永萍:在萌生申請念頭時,北市府早已知道自己長處不在於硬體建設,台北市不可能像大陸進行翻天覆地的都市改造。所幸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ICSID)評比設計之都,標準並不十分看重硬體,反而更重視城市的軟體內容和社會機制,就後者而言,台北市可說已做了多年準備工作。

例如早在1990年代,台北市已有「服務型政府」的自覺,區公所一改衙門形象就是最好例證。民眾到區公所洽公,從踏進門口開始,公務人員馬上招呼入座,奉上一杯茶水,從抽號碼牌到完成離開,所有作業都是透明的,比如資料文書填寫狀況和進度,民眾都可在雙面螢幕上看得一清二楚。

此外台北市聯合醫院機制重新設計,包括看診動線調整,讓民眾看病更便利,加強注重女病患隱私,讓她們更放心。交通號誌「小綠人」、紅綠燈讀秒,不管是倒數或正數,都經過縝密調查研究,以民眾安全便利為依歸。近年,台北市透過花博、聽奧等大型國際活動,進一步蛻變為友善型的旅遊城市,對外國遊客和新住民更為友善便利。

台北市沒有傲人的硬體,角逐「設計之都」初期,市府團隊其實壓力很大,但憑藉多年「服務型政府」改造成果,加上聽奧、花博這些國際接軌契機,到了2011年,台北市已成為爭取「設計之都」的強勁對手,其他城市自嘆弗如,紛紛打退堂鼓,導致台北市成為唯一的候選城市,這個過程非常有趣。台北市最後脫穎而出,並不是一個意外。

問:「服務型政府」和設計之都的關聯為何?

李永萍:不管是創意城市、設計之都、智慧城市,乃至各種博覽會、運動競技,對執政者而言,這些都是城市再造的手段,最終目的是改善環境,營造更美好的生活。

透過設計之都申辦過程,北市府重新檢討習以為常的作法,公部門改變了設計概念、招標模式,整個政府運作改頭換貌,接受21世紀文明價值的洗禮,從市民的角度出發,蛻變成「服務型政府」,這是最大收穫。

在服務型政府方針指引下,相關創意產業的勃興也是水到渠成。北市府從沒喊出要興建大型設計園區或提振設計產業,但堅信相關作法將相輔相成。當整個都市到處有公共藝術、設計街區、創意生活空間和街頭表演,在充滿美感環境中,民眾會自覺地重視創意產業,甚至親身投入,誕生許多小型、微型的文創工作者,在遍地開花情況下,設計產業自然勃興。

因此「設計之都」不是要提高GDP,也不追求表面虛榮的名聲,因為民眾最終要問:「這些歷程,這些事情,能否為我帶來更好的生活?」美好的生活,是設計之都最大意義所在。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設計之都台北李永萍

2014-2 第002期

預見兩岸設計之都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