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光點華山 影像的建築空間

創意生活 / iLife

光點華山 影像的建築空間

撰文 / 林采韻

2014-2 第002期

  • 光點華山電影館全景。

  • 光點華山的長廊是許多民眾喜愛逗留之處。

  • 禾磊讓為建築是處理人與環境的介面。

  • 晚間的光影長廊。

  • 建築師蔡大仁、吳明杰、梁豫漳(由左至右)

走在光點華山的長廊中,沒有人比梁豫漳、蔡大仁和吳明杰更有感覺,他們是禾磊建築的三位中堅份子,也是一手打造光點華山電影院的人,在2013台灣《遠東建築獎》的決選名單中,他們榜上有名。

梁豫漳,美國哈佛大學建築暨都市設計碩士,1998年取得學位回台,任職於大硯國際建築事務所,工作5年後,他帶著喘息的心情,離開事務所的大傘,而這段歇息時間,卻開啟他建築生涯的另一章。梁豫漳說,當時離開事務所時,是台灣房市的低點,但萬萬沒想到,這個低點因「光點」的出現,成為他事業起始的小高點。  

建築融合電影概念

當時光點台北決定交由導演侯孝賢領軍的「台灣電影文化協會」經營,梁豫漳因與侯孝賢的副導熟識,就這樣參與光點台北的空間規畫和改造,一晃眼12年過去,他與光點再續前緣,這回基地從中山北路換到了華山文創園區。

梁豫漳回憶當時來到光點華山基地時,眼前是一棟只剩外殼內部猶如廢墟的包裝工廠,「建築外的長廊,上頭是腐鏽的鐵架,鐵架上蓋著藍白條紋的塑膠屋棚,太陽一照射下來,屋棚頓時一片藍,有如電影鏡頭中出現的畫面。」梁豫漳笑說, 廢墟其實是最能刺激建築師想像的場域,所有可能在腦海中齊發。

光點電影院位於華山文創園區中六館,園區規畫時,選擇此棟建築作為電影院之用,在於這棟樓的高度是全區之最,有機會提供螢幕放置的空間,但是經過度量之後,樓高還是不敷使用,但建築團隊並沒有放棄,最後梁豫漳與夥伴們,選擇將建築體往下開挖,如今民眾走入電影院,由上而下的動線,就是「人造」的結果。
 
長廊成流連之地

重塑光點華山的過程中,梁豫漳最在乎的是捕捉空間的電影感。他說建築是處理人與環境的介面,既然它是電影院,就必需凸顯如此的獨特性,像是當時處理光點長廊時,曾出現幾種可能,包括將其室外空間包裹成為可用的室內空間,譬如售票口。但是團隊左想右想,長廊應該成為人與光影交錯之地,產生的流動更能呼應電影的本質。

如此流動的意象,更延續至建築體內,「基本上,我們是在原有的歷史建築內,放入兩個盒子,作為兩個電影廳的空間,在盒子的外部,透過適當材質的選擇,觀眾行走的影像,會因折射產生交織反射的效果。」

光點華山的從施工到完成花了團隊長達4年的時間,面對這種改造空間的挑戰,禾磊樂此不疲。其他的實驗包括南港瓶蓋工廠的展場設計,讓六個由白色啤酒箱組成的盒子,與粗獷的工業廠區對話;在花蓮平地森林國際藝術節打造公共藝術《流轉 reincarnation》,民眾穿梭在方型空間內,可感受到林間的光線、氣味、與天空的關係。

大草原的空間實驗 

華山大草原是團隊最新的實驗地,如今走在大草原上,可見由建築工地模板組合而成的臨時建築體,走在此開放的路徑上,可見有機菜田、集雨槽,是一個體驗綠生活的園地。在此園地上,禾磊編織台北未來生活的想像,推動一個90天的種植計畫,90天後,眾人將採收長成的有機蔬菜,在都市難得一見的大草原上享受天然的滋味,活動結束後,模板則將一一被拆解,運送回建築場域進行再利用。

預計在今年的兒童節,禾磊還有新的作品面世,位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地下樓的兒童藝術教育空間,為另一項改造計畫,以「CLIP 迴紋針」的概念,在館內現有的長條狀平行空間架構中,置入一個線性連續的空間物件,猶如迴紋針一般,巧妙界定並連結原有的美術教室、展覽室和中庭等空間。

禾磊建築info
2002年成立,對團隊而言建築是對現實的理解與洞察,它與生活有一種特殊的實質關係,它是生活的包覆與背景,而生活就發生在其中及其周遭。獲獎作品:光點台北(2002年台北市都市景觀大獎)、白盒子計畫(2012年台灣室內設計大獎展覽空間類TID獎)、光點華山(2012年台北市都市景觀大獎歷史建築再利用特別獎)。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2 第002期

預見兩岸設計之都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