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草間彌生展 怪婆婆異象世界

創意生活 / iLife

草間彌生展 怪婆婆異象世界

撰文 / 張小菁

2014-2 第002期

  • 草間彌生所看到的世界,蒙著一個巨大的網。

  • 《我的一個夢》2013年末在上海當代藝術館揭幕。

  • 《南瓜》。

  • 圖案不斷的繁殖、反覆、重疊、增生。

  • 觀眾體驗草間彌生繽紛廣闊的藝術世界。

日本當代藝術家草間彌生的個展《我的一個夢》(A Dream I Dreamed)於2013年末在上海當代藝術館(上海MOCA)拉開帷幕。為期3個月的展覽是這位被譽為日本當代藝術的「前衛女王」和「圓點女王」在中國的首次大型展覽,作為亞洲巡展的第二站,也是在中國大陸地區的唯一一站。本次展覽以全面多元的方式呈現了草間彌生60年來驚人的藝術創作力和爆發力。

展覽由韓國市立大邱美術館館長金善姬策畫,作為上海當代藝術館建館8周年的獻禮,上海當代藝術館館長龔明光希望將這個展覽作為一份禮物,獻給所有喜愛藝術的朋友們,讓觀眾透過這個展覽愛上當代藝術並體驗草間彌生繽紛廣闊又深邃奧妙的藝術世界。

本次展覽囊括草間彌生的代表作以及她近期創作的一百餘件作品,涵蓋了她涉獵的所有藝術形式:繪畫、雕塑、裝置和影像視頻。展品的創作年代跨越巨大,從上世紀50年代的早期創作《無限的網》系列繪畫,到近期的《永恆的愛》系列(2004─2007)和《我的永恆的靈魂》系列(2009),黑白密集的圖像重疊,豔麗衝擊視覺的彩色波點,無限複製的南瓜雕塑,所有的作品如自然生長的狀態充斥整個藝術館的空間,應接不暇令人眩暈。

精神療養院的老婆婆藝術家

作品《曼哈頓自殺癮》Manhattan Suicide Addict,2010
作品:《南瓜》Pumpkin,2013
1929年生於大阪的草間彌生,1960年代在紐約成名。1973年她回到日本,因患精神病進了精神病院,後來就住在了那裡。草間彌生患有神經性視聽障礙,不到10歲時,經常出現幻聽、幻視。她所看到的世界,蒙著一個巨大的網,周遭和自身被圓點、紋理和花色逐漸侵蝕、殞滅,時間與空間不停地旋轉。於是她不停地畫畫,試著用重複的圓點把自己的幻覺和內心強烈的恐懼表現出來。在與精神疾病、藝術創作相伴的一生中,最終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與價值。

84歲的老太太現今每天往來於醫院和工作室之間,「我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日子了,所以我每天都要作畫。」在展覽的錄影視訊中,草間彌生表示:「我希望通過我的藝術創作促進世界和平。」「我希望所有的人,不論是中國人、日本人,在和平與愛的前提下開心地活下去,這是我此生最大的心願,這也是我創造藝術的初衷。」錄影的最後,草間彌生吟誦了一首自己創作的詩:「服下抗鬱劑它便離我而去,錯覺的大門被轟然擊碎,在花的痛苦裡,此刻永不終結」。

走進前衛女王的幻象世界

作品:《為摯愛鬱金香之永恆祈禱》2013
草間彌生的藝術創作與其疾病密切相關,精神幻覺和偏執型強迫症激發出她的創作,隨著濃烈的色彩和重複的圖案傾瀉而出。圖案不斷的繁殖、反覆、重疊、增生,或有序或爆發式的排列,無窮無盡的圓點和條紋,具有特性形狀的斑點,鮮豔強烈的色彩衝撞撲面而來。豔麗的撞色重疊成海洋,混淆了真實空間和幻相世界,視覺感官的密集刺激內心生出外在肢體對異象最直接的反應。

《永恆的愛》系列繪畫包含50幅大型布面作品,運用馬克筆作畫,再製作成絲網印刷品。在黑白世界中,不斷重複的眼、圓點、側臉、波紋和旗幟,像有絲分裂的細胞,又如同繁衍的生命種族,草間彌生改變了其存在的固有形式,在畫布中密集疊在一處的眼睛和分佈在四周的嘴唇,構造了事物之間的奇妙關聯,而蝴蝶、花朵、牽著狗或提著手提袋的女人等圖案又為作品增添了另類奇特的感覺。

作品:《我在這裡,卻了無一物》I am here But nothing,2000
在三樓展廳裡面拐角處,一個突如其來的房間驚豔了雙眼。《我在這裡,卻了無一物》構造了一個濃郁昏暗的的室內空間,擺放著常見的傢俱、電器和裝飾品,藍色調的房間被大小相同顏色不同的螢光小圓點覆蓋,使整個房間變得動感、跳躍,如同閃耀著星光的銀河。

作品:《重複的視覺—菲勒斯船》Repetitive-Vision, Phallus-Boat,2003
《重複的視覺—菲勒斯船》則是另一件有趣的作品,在招貼畫包裹的展廳空間中,陰莖模樣的軟雕塑完全包裹住船,這些令草間彌生恐懼的形狀被複製疊加,慢慢把恐懼變為熟悉。
 
作品:《無限鏡室—靈魂波光》Infinity Mirrored Room,2008
在草間彌生的其他創作中,鏡面是她創作的重要媒介,反射的平面、多維的立體空間,鏡屋裝置試圖給人一種無限的感覺,讓觀眾忘卻自我伴隨著草間彌生去開始她正在進行的自我消融的旅程。

作品:《無限鏡屋》1994
藝術對草間彌生而言是對其生命的救贖,也是為這個世界勾勒愛與和平美好畫面的唯一途徑。展覽「我的一個夢」如同潘朵拉的魔盒,為觀眾打開了通往她內心世界和創作歷程的入口,懷著好奇和尊敬,一抹一點,一紅一白地揣測這個異象世界裡恐懼小心的夢幻場景。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2 第002期

預見兩岸設計之都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