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台太陽花 轉動陸思維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台太陽花 轉動陸思維

撰文 / 陳淑英

2014-4 第004期

  • 行政院長江宜樺在立法院外與學運學生對話。

  • 立法院外加强安保力量。

  • 大陸知識份子擔心台灣社會從好民主變成壞民主。

  • 大陸有人認為學運是為了保護憲政。

以年輕人為主的台灣太陽花學運,不僅在台灣鬧得轟轟烈烈,撼動台灣的政治生態,由於海峽兩岸的特殊關係,也引起大陸輿論和學界的高度關注,其中批評、肯定聲浪同時具有,凸顯出台灣社會運動對大陸的影響,加上傳播科技的推波助瀾,已形成前所未見的強烈衝擊。

對於太陽花學運,大陸官方媒體自始持保守審慎的立場,並沒有過度著墨和抨擊,但不少網路媒體硝煙瀰漫,其議論砲火熱烈情況,較台灣臉書不遑多讓。很多民眾和學者專家用「紅衛兵」等情緒性詞彙,訕笑抨擊台灣民主已成為「壞民主」。一位大陸雜文作家鄢烈山甚至用「智障人士」此一侮辱性字眼,來謾罵支持學運的史學泰斗余英時。

讚賞抨擊針鋒相對

相反地,也有不少學者對於太陽花運動給予極高評價,包括大陸清華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吳強、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蘇振華等。吳強指出,學生以體制外民主的方式,用佔領行動發聲,乍看也許有點激進,但其實是很溫和的行動方式,挽救了大眾對民主的潛在的不信任危機。他認為,學生用行動向公眾傳達一種信號:現在是一個保衛社會的時刻。保衛什麼?保衛他們所想要的一種安全感、秩序感、生活方式,是一種對社會的保衛。

蘇振華也認為,把太陽花學運指責為暴力、違法,是一種偷懶的輕率之舉。他表示,違法行為並不能簡單等同於不道德的、應被譴責的行為,違反法律不等於破壞法治。破壞法治的主體只能是權力,而不是公民。將違反法律與破壞法治等同的看法,是錯誤地認定了行為主體。

蘇振華指出,抗爭活動如今已成為各國或地區常態的社會現象。儘管百年前的法國思想家古斯塔夫‧勒龐曾認為,抗爭者不過是烏合之眾,抗爭活動是非理性的愚蠢之舉。但隨著後代對抗爭研究的增加,抗爭已被理解是正常的政治活動,只不過是體制外的政治活動,將其與體制性的政治活動如選舉、立法等對立而觀。

蘇振華強調,晚近的抗爭研究理論家們越來越傾向於將抗爭理解為民主體制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是完善和鞏固民主的重要途徑之一,因為事實是不容忽視的,如金恩博士領導的民權運動推進了美國的政治文明,台灣的政治進步也是活生生的例子。


問題核心 不信任中共


然而,許多大陸知識分子不約而同指出,此次學運的關鍵,主要是出自對中共的不信任,而問題的根源,則在於台灣的政治定位問題。

前《鳳凰週刊》編委鄭東陽觀察,學生佔領立法院的行為,本質上是因為對大陸的恐懼,與歐美日韓等發達經濟體訴求「反資本、反全球化」不同。他認為,學生運動將台灣民眾對馬政府兩岸關係政策上的不滿推向高潮,包括雙方經貿往來越頻繁,台灣越依靠大陸,最終必將被中共「以經逼政」。

港台資深媒體人賈葭也認為,此次《服貿協議》問題的癥結點,出在台灣的定位問題。他指出,從1979年《告台灣同胞書》發表以來,大陸對台港政策都是「經濟優先、以經促政」。幾代領導人的共識是培養台灣在經濟上依賴大陸,依賴到離開大陸,台灣的經濟就要承受巨大的風險。

賈葭認為,臺灣的執政者對此不會不知道,「只是飲鴆止渴而已」,某些台灣人甚至在2005年還公開說「兩岸聯手,賺全世界的錢。」支持兩岸經濟優先派認為,反正都是做生意,大陸是13億人口的大市場,為什麼不能跟大陸做?但賈葭指出,要跟大陸做生意,就要承擔伴隨經貿而來的統戰風險,因此不可能「把糖衣吃掉,把炮彈退回」。但馬政府對此沒做好說明,自然引起人民質疑。

賈葭強調,假如台灣與大陸是「國與國關係」,《服貿協議》締約過程不會出問題,因為對外締約必須經立法院審決。但目前兩岸關係處於不確定狀態,締約無須經過立法院,行政部門可以行政條例「備查」然後頒行之。如果兩岸以這樣的模糊關係發展緊密關係,許多事件無法以對等國家關係處理,以致國家大事決定權操在執政黨幾位高層之手。賈葭斷言,只要有海峽問題這個大帽子在,台灣永遠不會有正常的國會政治。

陸知識分子裂變對峙

撇開某些民眾輕率而充滿情緒的發言,大陸知識分子呈現針鋒對立狀況的言論狀況,華南理工大學新聞學院學者謝勇認為,台灣學生運動已成為本已分裂的大陸知識分子陣營進一步裂變對峙的催化劑。

謝勇指出,大陸自由主義陣營,有西方學術意義上的右翼,保守主義乃至基督教信仰,又包括西方意義上的左派,社群主義者,女權主義等等。這次台灣學生運動不被部分大陸知識分子認可,其關鍵不在於服貿協議對於台灣是否有所助益,也不在於學生有沒有權力表達訴求、有沒有其他政黨力量的介入,問題在於實現民主轉型的台灣,學生們衝進了立法機構和行政院。

謝勇觀察,部分大陸自由主義知識分子擔心,台灣社會「從好民主變成壞民主」。因此有人把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定義為暴力。謝勇指出,不少大陸知識分子心目中的民主,其實是抽象、偏重理念而根本沒有實踐的單方面認知。大陸知識分子心中的台灣,是「民主在台灣」,而不是現實中的「台式民主」,無法體察台灣民主的地域性和現實性,因此出現偏頗的評價。

台灣選擇權越來越少

對於學運的抗爭結果與兩岸政經前景,鄭東陽認為,台灣能做的事情已經很有限。台灣經濟依賴貿易,而大陸是其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台灣無法不簽《服貿協議》,也很難提出一個替代的經濟成長政策。他甚至認為,即使民進黨在未來幾年內,在所有的選舉中大獲全勝,完全執政,也很難改變兩岸關係不斷拉近的長期趨勢。

鄭東陽擔心台灣正在民粹化,而且這種民粹化因為有了大陸因素,使一切看起來更有道德優勢。他用一個例子形容台灣的民粹化思想,好比一架飛機上,一些對機長不滿的乘客佔領了機長室,一些人認為這種行為可以忽略,因為他們覺得更重要的問題是這架飛機正開往敵營。

鄭東陽表示,台灣年輕人生下來就呼吸民主的空氣。對他們而言,民主不是作戰的武器,而是生活的工具。台灣年輕人面臨經濟停滯期,「念不起書、流浪博士」的憂慮不斷萌發。台灣對中國大陸而言,曾是個有意義的他者,可以作為大陸未來政治發展的參照,但太陽花學運讓很多大陸人產生迷惘。如今看來,台灣對大陸而言,「更像是一枚破碎的鏡子」。


參考資料:
謝勇,為什麼不能理解“臺式民主”?,共識網,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thyj/article_20140401103543.html(檢索日期:2014年4月1日)
吳強、周志興,海峽對岸太陽花:關於臺灣大學生反服貿的對話,共識網,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thyj/article_20140404103770.html(檢索日期:2014年4月4日)
賈葭,當中國硬道理遇到臺灣小清新,賈葭的雙城記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ExNDQwMA==&mid=200119350&idx=1&sn=83963aa8e038c787459a20c5cbe988a1(2014年3月23日)
鄭東陽,台湾是面破碎的镜子,FT中文網,http://m.ftchinese.com/story/001055440(2014年3月25日)
蘇振華,佔領行動:破壞民主還是完善民主?共識網,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thyj/article_20140402103641.html(2014年4月2日)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太陽花學運服貿

2014-4 第004期

兩岸電視劇合拍謀求出路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