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靠智慧體諒 緩解服貿疑慮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靠智慧體諒 緩解服貿疑慮

撰文 / 朱浩

2014-4 第004期

  • 台灣政府在協議談判時與簽署後一直未能對外界有清楚論述。

  • 台灣社會擔心中小企業受到衝擊。

  • 兩岸《服貿協議》簽約儀式。

  • 《服貿協議》簽訂之後,台灣政府忙於補救溝通不良。

2013年6月21日《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於簽署之後,原本以為此協議可以提供台灣服務業業者在中國大陸發展的機會,並且可以因為兩岸服務業的合作,讓兩岸服務業獲得進一步的提升,不過反而因為台灣部分的人士有不同的意見而引發不小的爭議。

除了台灣政府在協議談判時與簽署後一直未能對外界有清楚論述在前,又有執政黨的立委未經適當程序直接將協議送至院會在後,引發大學生占據立法院議場。排除上述兩項台灣政府在對外界溝通方面與法制上的問題,其實台灣社會對於本次《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簽署有以下的疑慮:

四大疑慮衝擊台灣社會

(一) 台灣市場開放恐會衝擊中小企業的生存發展

在台灣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中小企業一直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中小企業占台灣企業總數的比率高達98%,所提供的就業機會更是達到850萬人,占台灣勞動力七成以上。一般認為大型業者對於市場開放較有反應、適應與競爭能力;中小企業因為資源有限,容易受到市場開放的衝擊。但是因為中小企業與民眾的工作與生活息息相關,一旦受到衝擊所產生的影響範圍廣,所產生的社會壓力也大。

此次《服務貿易協議》簽署之後,台灣社會擔心恐怕會有大量的陸資進入台灣市場,而中小企業會是首先受到衝擊的對象。尤其此次開放的產業,包括了美容美髮、洗衣染色等遍及在街頭巷尾、平均雇用人數不到2人的小型企業,因此對於協議內容公布之後,才會產生那麼大的疑慮。

(二) 陸資挾著豐富的資本來台容易造成壟斷及削價競爭

如前所述,台灣企業是以中小企業為主體,雖然活動力強、彈性高,但是所擁有的資源相較於大型企業少。而中國大陸存在很多大型企業,尤其有很多具有豐富資源的國有企業與鄉鎮企業,其規模遠比台灣中小企業大的多。

台灣社會普遍會擔心如果陸資企業挾著豐富的資源進入台灣市場,可能會造成壟斷,甚至擔心因為其資源豐富,初期會以削價競爭的方式,逐步讓台灣中小企業退出市場,之後再提高價格,獲取高額利潤。如此一來,不但台灣相關產業會受到嚴重打擊,最終亦會影響消費者的權益。

(三)《服貿協議》實質開放程度存在不對等

根據此次《服貿協議》開放的項目,中國大陸開放80項而台灣開放64項,就開放項目的數量而言,似乎對台灣較為有利,但是在實質內容上,似乎又不是如此。原因是台灣是一個小型市場,當《服貿協議》通過之後,就是台灣整個市場按照協議進行開放,中國大陸企業就可以在台灣任何一個地方經營企業,獲得《服貿協議》的保障。

但是反觀中國大陸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各省市、地方都可以說是一個個不同的市場;中國大陸中央政府簽署協議之後,各省市、地方其實還有其他的相關規定需要台商去溝通、突破,因此對實質赴中國大陸經營的台商而言,仍有相關限制。

在服務投資或經營相關內國法規方面,台灣大部分是以負面表列呈現,意味著除法規明文規定限制外,其餘均可以投資與經營;而中國大陸目前規定仍以正面表列呈現,意味著除法規明文規定容許經營之外,其餘均不得經營。

如此一來,台商擔心就算某一項產業兩岸對等開放,陸資企業進入台灣市場之後,除法規限制外,都可以經營與投資;但台商進入中國大陸市場之後,除法規容許外,其他均不得經營與投資,造成台商與陸商在實質經營方面上的不平等開放。

此外,台灣另有一派學者則是對於此次《服貿協議》的內容感到失望,認為此次協議其實沒有妥善處理關於海關程序、衛生檢疫、技術規範及標準和一致性估價程序、自然人移動、智財權保護、政府採購、公營企業補貼、競爭政策等更先進的規範,而這些規範反倒會促進未來更公平的市場發展。此次《服貿協議》未能涉及上述內容,也造成台灣社會對未來市場開放可能造成對台灣不利的擔憂。

(四)對於中國大陸的市場開放利益,台商將會看得到但吃不到
根據港澳與中國大陸簽署CEPA的經驗,香港與澳門業者都反應與中國大陸簽署相關協議時,必須留意「大門開放但小門未開」的情況。主要的發生原因除了上述所提及中國大陸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各省市、地方都可以說是一個個不同的市場;中國大陸中央政府簽署協議之後,各省市、地方其實還有其他的相關規定需要去溝通、突破或是解除相關限制的問題外。

另外重要的因素就是潛規則問題。潛規則所指的是有關法令規章或非屬法令規章的層面,但會影響到企業實際經營層面之潛在規則。如申請執照、櫃位進駐,以及其他例如消防、衛生安全檢查等,並產生相關申請程序,若申請資質證,或者審批程序,陸資企業與港澳資本、台資與外資企業,便可能有不同的程序規範,則屬於面臨潛規則之挑戰。而各地的種種限制性的法規與不同的審批程序,就可能會造成中國大陸在此次《服貿協議》所可能產生的市場利益,台商將會看得到但吃不到的情境。

另外,根據台商協會的統計,以往台商在中國大陸經營企業上已經有1萬多件的爭議案件,不過目前經過妥善解決的不到十分之一,這些受害的台商在這次《服貿協議》討論中提出強而有利的反證,讓台灣社會更擔心台商未來的發展。

上述的疑慮有些是可能是多慮,但有部分的確反應出業者的心聲。

有待政府持續協助

台灣服務業的市場小、競爭激烈,中國大陸業者大舉來台的機率較低,造成我國中小企業的衝擊與形成市場壟斷的可能性不高。有關開放對等的問題,對於中國大陸開放承諾不應只參考《服貿協議》承諾表,而應一同參考WTO開放承諾的相關規定,若是將WTO承諾一同考慮,雙方開放情形大體上而言還算對等。但對於一些不合時宜的法令以及台商透過服貿開放進入中國大陸市場是否真的能獲得良好的發展,就有待政府相關部會與資源的持續協助,才能進一步協助業者獲取中國大陸市場。

兩岸經濟由於發展的歷程、體質與規模有很大的不同,因此在進行市場相互開放與經濟合作時應該謹慎為之,不宜任意未加限制的全面開放,此次服貿受爭議的原因之一即是未能考量雙方市場的基本條件的差異,造成在協議內容的安排上與市場實質進入上對台灣業者之限制與不對等,進而引起台灣社會不小的疑慮。 

把握機會提升國際競爭力

服務貿易勢在必行,為避免兩岸政治關係造成的危機,本文亦建議台灣方面可藉由本次機會,提升台灣服務業國際競爭力,加強技術研發與創新,減少台灣企業對中國大陸市場的依賴,增加其他地區的投資可行性,培育適當人才與延攬海外優秀人才,促進台灣經濟持續成長的動力。

對中國大陸而言,盡量諒解台灣社會目前對於市場開放可能產生衝擊的擔憂。在協議生效的初期,以道德勸說或相關行政方法限制國有企業進入台灣市場,避免造成台灣中小企業過大的衝擊。對於在中國大陸經營發展的台商,也透過兩岸相關協議保障其權益,並盡力排除不必要的障礙,以減少台商對於中國大陸市場不會保障其權益的擔憂。

孟子回答齊宣王交鄰國之道的問題,被後人摘要成「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本次海峽兩岸如何妥善處理《服貿協議》所引發的爭議,就視兩岸政府與社會如何發揮「智」與「仁」了。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服貿

2014-4 第004期

兩岸電視劇合拍謀求出路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