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無人區》的善惡寓言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2 第002期

《無人區》的善惡寓言

撰文 / 任明

  • 《無人區》磨練4年之後終於上映。(福建日報提供)

  • 寧浩《無人區》在北京舉辦首映紅毯。

寧浩2009年3月開始拍攝的電影《無人區》磨練4年之後終於上映了。出於「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期待心理,我在公映的第二天趕去觀看。期間除了對潘肖「處理屍體」的過程一度感到不耐煩以外,其餘時間大都享受電影火爆的節奏、粗糲的鏡頭。如果試著解釋一下「處理屍體」的過程為什麼會讓我感覺「不耐煩」的話,我想是因為徐錚(扮演律師「潘肖」)與「屍體」相處時的草木皆兵、想要燒掉「屍體」時的懊惱與猶豫,在這一部別的人物大都沒有心理過程、只有「動作」與「結果」的電影中看起來不太合適。

《無人區》千呼萬喚始出來

徐錚的表現是他在片中作為一個來自文明世界裡的、有「正常反應」的人的角色所致,而我可能認為這樣的「正常反應」仍然是不正常的,因此整個過程有概念化的嫌疑。好在《無人區》不想較真兒,只想呈現給我們那個大家都很感興趣的「概念」。蘇醒過來的「屍體」黃渤義正辭嚴地質問徐錚:「一個好人(正常人?)會撞了人以後就認為他死了嗎?一個好人會往死人身上澆汽油嗎?」是的,這是最大的矛盾與虛假之處,新聞媒體大聲說而說得不夠響的,《無人區》想要借黃渤的明星效應,再說一遍。

電影中的「契約精神」

從猴子的故事開始,導演告訴我們「契約精神」及其內涵是故事的引子與焦點。我感覺這樣赤裸裸的說教蹩腳,但又感覺沒有比這更能直指人心的了。為了說明沒有契約精神的社會能「壞成」什麼樣子,導演表現了在契約與規則尚未建立、甚至也不需要被建立的「無人區」,人與人之間的荒涼、殘暴。人們如何在無規則的橫衝直撞中將別人逼上絕路也帶上了自己。

如果說「無人區」有「規則」的話,那也是在暴力法則下建立的規則,因此活躍其中的人物都有一種匪夷所思的「非人感」——除了自說是被拐賣來的、余男所扮演的女孩。主人公徐錚在片中重複了一句話:「我不喜歡動物」,這句話剛開始聽起來與說起來都有點自命不凡的架勢,後來則近乎一種宣言,宣告人與動物之間的區別,宣告人對一個更美好的世界的追求。在這一追求下,人類發明了工具。雖然開頭對不代表結果也對。

契約精神的重要性如黃渤所質問的「好人標準」一樣,需要被告知。當即將死去的黃渤氣得大叫:「我今天怎麼淨碰上些傻子」的時候,生活中也會用到、也會碰到這句話的觀眾發出同情而心領神會的輕笑。這句話在責怪別人怎麼不懂得、不遵從他的遊戲規則的同時,暗示了在一個彼此都認為對方是「傻子」的世界裡,「共同規則」的極度缺乏。

在規則的缺乏中可以產生極度的暴力。傻子的榔頭、販隼者(「老大」)的卡車都是證明。當掄起榔頭的傻子被龐大而加速駛來的卡車迎面撞飛以後,人與人之間的暴力被改變了,取而代之的是機器帶來的暴力。動用這一暴力的「老大」成為「終極惡」的象徵,也許是因為人類不能接受自己發明出來的「工具」反噬自身。

電影的道德寓言

從這一點來說,《無人區》近乎是一部反對任何一種危險駕駛行為的安全教育片。潘肖「黴運」的開始除了因為自身的自傲與托大,更是因為在公路上與開乾草車、販私油的兄弟倆發生衝突。他太自大了,以至於不能理解對方的粗俗中所隱藏的危險。

當他以盛氣淩人的(不文明)態度要求對方認錯、賠罪的時候,得到的是「粗俗」更大的反抗與回擊。當導演以這一組鏡頭表現原生的「粗俗」與穿著文明外」衣的「粗俗」之間的對抗以後,毫無出路的「絕望」並不是導演想要傳達的情緒——畢竟我們中的大多數人並不那樣粗俗;我們只是不習慣向粗俗與野蠻說「不」。導演以接下來的故事告訴我們,只有放下身段,對別人施以援手,才能得到別人同樣的幫助。片中余男所扮演的女孩及開車兩兄弟中的老二,都以此為基礎展開了與徐錚的關係。這是文明與蠻荒的寓言還是我們生活中的現實?我想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答案。

如果願意從電影中吸取道德教訓的話——我覺得《無人區》是一部充滿了道德寓言的電影,以「殘暴」而不是婆婆媽媽的方式——我們還可以從休息區小賣部女子身上吸取點除了文學藝術、沒有什麼人願意親自告訴你的道德教訓,那就是不要借惡謀利。當你以藉以「謀利」的方式滋養罪惡的時候,變得越來越強大的它,最終就會反噬你。從「惡」身上謀利就是對「惡」的一種「餵養」。

無關愛情的寧浩式電影

寧浩的電影裡不大看得到「愛情」的影子,雖然在《黃金大劫案》片尾他狠狠地抒情也煽情了一把,然而愛情只是遺憾不是重點。《無人區》裡的「徐錚」與「余男」之間也沒有愛情,有的只是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那麼一點關懷與相惜。然而這點關懷與相惜是一切可能性中最好的起源。就是因為這點關懷與相惜,余男在危急關頭救了徐錚的命;也是因為這點關懷,徐錚為餘男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這是不需要用「愛情」來解釋的。這可以源於人與人之間最根本的那點善意。在兇殘的「惡」之前,徐錚決定為心底的那點關懷與相惜而奮鬥。人的這點精神可以開出無邊無際美麗的花朵來。也許是從這一點出發,《無人區》的結尾雖然平淡、樸實、代表了正常社會人與人之間「可以有」的善意與互助,卻不如《黃金大劫案》片尾以「迷失的季節」的吟唱所帶來的情感餘韻。這點情感與傷感,已在現實的逼迫下被隱藏得太久。《無人區》是善惡的寓言,以類型片的火爆風格帶來火辣辣的刺痛,在藝術上卻有一波三折之感。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寧浩無人區

2014-2 第002期

預見兩岸設計之都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