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花樣豈能隨便翻新?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1 第001期

花樣豈能隨便翻新?

李泉佃 廈門日報

撰文 / 李泉佃

  • 中國的家長們總希望孩子能夠進入名校就讀,圖為北京大學。(林采韻攝)

  • 北京大學的校園除師生外,也有不少來此探路的家長。(林采韻攝)

高考的起起落落,改革的斷斷續續,必然衍生出一些問題,而這些問題又往往與千家萬戶息息相關,因而也就格外引人注目。

層出不窮的招生醜聞

遠的不說,就說最近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長蔡榮生涉嫌違法亂紀被調查,教育學院執行院長胡娟也被免職協助調查。至此,網民仍不放過,竟將人大原校長紀寶成在境內外發表的古體詩給搜索出來,弄到網上,大加調侃。調侃紀寶成,當然不僅僅是指所謂古體詩「狗屁不通」,更主要是想揪住他的某些「蛛絲馬跡」。

竊以為,這不太好。的確,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可任何人都不能隨意下結論,認為一鍋湯,都是老鼠屎。但話說後來,線民的情緒可以理解,他們對當下一些高校存在的招生腐敗現象嚴重不滿。

其實人大的案例或只是冰山一角。這些年,大學招生中存在的種種貓膩,已是路人皆知,臭名昭著。只是隨著人大招生醜聞的揭露,一些本不是太清晰的問題逐漸浮出水面。比如此前如果有人問你,假設你的孩子高考失利,你心有不甘,你想讓你的孩子通過關係被高校錄取,那麼你得「出血」多少?或許這是個未知數,或是個謎。但人大招生醜聞曝光後,你一下子就明白了,只要你肯出資100萬(人民幣,下同),你的孩子不一定「唯分數論」,就可以順利進入重點高校的。這是明明白白寫在報紙上的,我絲毫沒有加油添醋。只是,對著「100萬」,我久久回不過神來,或者說是目瞪口呆。

憑本事到「拼爹」

都說是人老了喜歡憶舊,我也不例外。我想起「文革」後恢復高考時的情形,那是個多麼鼓舞人心的年代,那是個多麼生機勃發的年代。在那個年代,「不要問我從哪裡來」,只問你是不是「真心英雄」,你完全可以甩開膀子,憑自己的本事魚躍龍門。我進大學不僅不必繳交一分錢,而且學校還每月給我10多元的「菜票」。每年度,只要你學習上進,還有獎學金等。那時更沒有什麼花錢可以上大學一說。假設——只是假設,有人花錢上大學,是一定要被人嗤之以鼻的。

所以,我經常跟我老父親說,我們要感謝鄧小平,感謝那個年代;我也經常跟我的孩子說,我們要靠自己,靠自己的本事。可是到了今天,這些話可能有點「祥林嫂」式的嘮叨,已嚴重落伍了。因為現在的時代,是「拼爹」的時代。只要自己的爹有權有錢,即便是天上的月亮也可摘下了。

想想,100萬對一個普通農戶,是個什麼概念?怕是一輩子想都不敢想的事。可是對那些通過骯髒交易而一夜暴富者,對那些成天紙醉金迷、酒池肉林者,100萬,簡直就是小case。但是我們在對「有錢能使鬼推磨」大加抨擊之時,我們更應當問的是,是什麼樣的制度讓金錢大行其肆、為所欲為、無所不為?

回歸相對公平的「分數論英雄」

我們仍然聚焦招生這個問題。其實不要說是大學了,幼稚園、小學、中學,不也是可以通過金錢「鳴鑼開道」嗎?一個很顯現的例子:幾乎所有地方,大凡被冠之「重點」學校的,名目繁多的「特長班」讓你目不暇接。而你的孩子是不是有「特長」,則往往是由學校自己說了算;高考失利,也有補錄一說;專業不理想,還有調換一說。特長也好,補錄也好,調換也好,自然就埋下伏筆,自然就讓人「浮想聯翩」,想入非非了。更何況,近些年一些高校更是有了獨立行使自主招生權了。那麼,這些五花八門的名堂靠什麼確保其公平性?實在令人生疑。因為從媒體曝光的案例看,自主招生政策已儼然成了蔡榮生們的提款機,成了權貴富豪的盛宴。

我們呼籲公平,呼籲將高校自主招生詳情放在陽光下曝曬。但是,當一個系統的「潛規則」已「深入人心」,一時半會兒想讓它「見光死」,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這時候怎麼辦?除了公開,我更看重以「分數論英雄」。雖然這個說法也被詬病多年,但是「從高分到低分錄取」,仍是公眾普遍認可、接受的遊戲規則。你隨意改變了,隨意玩花樣,就是對大多數民意的強姦。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李泉佃教育改革大陸高考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