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服貿跨小步 台文創業盼開大門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服貿跨小步 台文創業盼開大門

撰文 / 許金龍

2014-4 第004期

  • 去年《服貿協議》洽簽時即引起台灣文化與出版界失望。(《福建日報》提供)

  • 大陸遊戲業者迂迴前行,在台取得幾乎過半市占,(《福建日報》提供)

  • 大陸對內容產業均採取審批。圖為公視《沒有名字的甜點店》。(公視提供)

  • 大陸審查影視內容。諸如公視《刺蝟男孩》描述少年問題,在大陸無法播映。(公視提供)

《兩岸服貿協議》在台所引發的太陽花學運,對於支持兩岸交流的所有人士而言,充滿了不解與疑惑。

究竟誰能解惑?以何種建構來解構?以哪種角度來解讀?從社會面向的世代剝奪與挫折,社運與學運在馬英九第二任任期中不停交錯前行。我們似乎可以找到台灣社會在兩岸三地的獨特處境所散播的孢子,終於在特定的溫濕度下開始成長。

文創無市場實益

從全球自由貿易的角度而言,自由貿易所引發的在地化、全球化論爭,放在兩岸架構下,以顕微鏡檢視兩岸市場規模的天然差異外顯於企業規模的巨大懸殊,再加上兩岸勞動力市場與勞動力素質的本質差異,幾乎已經註定了《服貿協議》生效之路在台多舛,凡其所觸所及議題勢必難以保持其獨有的純經濟面向。

若以政治面向解構,從2016年的大選往前推,今年底的全台首次七合一地方選舉為短兵相接處,國、民兩黨的內部黨爭,馬王與蘇蔡,都讓太陽花學運隨著起落的潮汐有著不同算計,不同發展。每一股力量都企圖用深淺不一的力道與學生互動,在學子的純淨眉目與純真嘶喊下,服貿在台審議所引發的風暴已難用純粹學生運動分析之。

若從兩岸文化交流的層面觀察,此次《服貿協議》的簽訂對台灣文創產業而言,無疑是期待甚高難掩失望,跨了一小步卻無從邁大步。我們必須呼籲兩岸當局,深刻體悟文化是兩岸共同的資產,由文化入侵或保護的角度出發恰好是將兩岸在文化基礎挖掘壕溝,終將讓兩岸愈走愈遠。台灣文創在大陸現行的市場准入限制下,對全球都覬覦的華文市場徒有影響力空名,而無市場實益,將是兩岸交流以來的最大憾事,也必定埋下夢碎中國之憂。

市場准入障礙依舊

整體觀之,《兩岸服貿協議》觸及台灣《文創法》所定義之十五項產業者,僅有兩項。陸方取得投資印刷業者之機會,台灣則為遊戲業者爭取到了材料齊備前提下,限時兩個月審批完成的超WTO待遇。但幾乎所有的內容產業,在大陸所面臨的各項市場准入障礙,均銅牆鐵壁一如既往。

回顧去年《服貿協議》洽簽時所引起的台灣文化與出版界的失望悲鳴風波,僅因台灣單向開放了陸資投資有印刷廠業者,且持股不得過半,但大陸卻寸土未讓,我出版印刷業者准入障礙,紋風不動。事實上,台灣印刷業未曾限制歐美日資,又豈會把陸資視為威脅?文化界之悲鳴在於:台灣當局未能正視印刷為整體出版產業鏈之一環,我方之讓步卻未能換來大陸高度管制的出版行業上下游任何市場參與的機會。

兩岸交流以來讓利之説不絕於耳,但是文創產業,從影視、出版、數位內容、遊戲等行業,非但等不到讓利,甚且因兩岸經濟體制差異,台灣揚言限制,卻因開放本質,執行困難而形同具文。

中國夢讓台灣無感

僅以遊戲業為例,台灣禁止大陸遊戲業者在台營運,但大陸業者迂迴前行,在台取得幾乎過半市占,微信在台市占也節節攀高。但大陸查核嚴密,只要最終持股有任一自然人為台灣人,即難越雷池一步,致台灣遊戲業者,在大陸市占率不及百分之一。差異之懸殊,已到了大陸當局不得不深思,在年輕人深愛的遊戲產業上,迫使台灣年輕人失去華文市場腹地的深層思考究係為何?

當中國夢成了十八大後最重要的關鍵詞,但台灣卻在這個關鍵時刻對中國夢無視且無感時,其背後的深層意涵,值得在服貿談判桌上築起高牆者深思。當好萊塢都懷揣中國夢,歡迎陸資合拍,並大量選角中國明星之際,難道台灣人在文創內容領域必須全面思考一個沒有中國市場的戰略?

走過國民黨禁令的布袋戲時代,對於大陸當局的各項內容的准入限制,當有理解之脈絡與諒解。當年被禁的布袋戲已經蛻化成台灣文創類股的下一支霹靂尖兵,如今霹靂布袋戱在大陸衛星電視頻道全國落地仍然是奢侈的想像。時至今日,台灣業者要獨資進入影視娛樂產業,如入雷池,難以踰越。

大陸當局若能轉念,兩岸即便在冷戰對峙時期,鄧麗君當年的歌聲仍是兩岸最甜美聯繫,歌聲裡投射了各自的想像,幾十年過去,只留下更純粹的甜美,當年所有的擔憂都已雲散而去。

反映世代剝削感

《服貿協議》在台受阻,突顯了台灣年輕人對於走出去的企圖心,早被擔憂失去僅存根據地的恐懼感掩蔽。這非但不難理解,甚且是生活經驗的合理推論。兩岸交流的舞台上,成功楷模鮮少有與年輕人能稱道我輩者,穿梭兩岸的成功人士,多為其父執輩,更加深其世代剝奪感,中國夢遂成了無縁無感的想像。

事實上,網路改變了中國大陸,翻轉了兩岸年輕人的命運。過去十五年,大陸年輕企業家因一款網路遊戲在大陸市場成功,而躍居富豪排行榜者,所在多有。這些成功事蹟一如矽谷的臉書傳奇,鼓舞著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有為者亦若是。但這些大市場擁有的傳奇,卻無法鼓勵著台灣年輕人馳騁中原。原因無他,只因法規限制與發展挫折,讓擁有豐沛創意的台灣年輕人沒有強烈動機越洋一搏。

退後其實是向前,雙人探戈舞,沒有退一步,就沒有進一步。文創產業中的內容業者在大陸的發展,某種程度牽動和挑戰了大陸當局最敏感的核心。我們堅信文化是日起有功的,所需要的諒解與寬容,植基於度量與自信。如果信仰中國夢能有一片天,就無懼波瀾起伏。台灣文創業者在大陸能有怎樣的一片天,已經超越讓利思考,而是納百川者如何成其大的議題。

陸應大開文化善門

我們嘗試回應日前《服貿協議》立院開始審議時,台灣遊戲產業振興會業者聯名刋登台灣可以更好的支持服貿生效說帖廣告。兩岸年輕人沒有理由愈走愈遠,台灣年輕人不該在大陸滿是挫折。我們都知道服貿對台灣文創業爭取得不夠多,不夠好,但這只說明了爭取到的,理應早日生效。

尚待思索的是,大陸當局如何摒棄文化保護與防止文化入侵思維,整體考量台灣文創業者在大陸發展的准入障礙,開啟善門,讓台灣年輕人能親炙中國風采。如果服貿在台生波,讓台灣文創業者在獨有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中涵養出的台灣文化美學有在大陸尋找知音的機會,不啻為憾中有幸。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服貿文創產業

2014-4 第004期

兩岸電視劇合拍謀求出路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