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能否給我刪除資料的權利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1 第001期

能否給我刪除資料的權利

詹新惠 傳媒大學

撰文 / 詹新惠

  • 淘寶網收集許多消費者的行為模式。(福建日報提供)

  • 大數據時代人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紀錄。(取自網路)

從1995年接觸互聯網至今已有18年,網上留下多少個人資料是個未知數。時間倒回3年前,我可能對於自己在網路上註冊過多少帳號,開過多少郵箱,進入過多少網站並不在意,但時至今日,我卻有一個迫切的願望,希望網站給出一個權益,讓我能自由刪除那些曾留下過痕跡的資料。

有這個想法的恐怕不止我一個人,涉網越深,這種想法也就越強烈。今年「雙12」期間,淘寶網呈現出的一系列資料應用,讓我們驚歎之餘更添一份恐懼:根據每個用戶的收藏夾、購物種類、搜索記錄、流覽記錄,相似推薦等等資料,就可以為每一位消費者量身定制自己的慾望清單,好似一種「讀心術」;根據用戶過去一年的消費記錄,還可以描摹出一幅「2013消費自畫像」,推算用戶的偏好,猜想用戶的需求,進而自動推薦,好似一款「跟蹤器」;特別是根據手機淘寶消費的地理位置和用戶的收貨地址,鑒定出用戶生活圈的群體消費特徵,好似一個無時不在的「監視器」……。

大數據的戰略價值

「讀心術」、「跟蹤器」、「監視器」,這僅僅是淘寶一個平台上用戶資料被收集、被分析後的呈現。我們在QQ的交流痕跡,在百度的搜索痕跡,在新浪的流覽痕跡,在手機端的登入痕跡,都已經讓我們幾乎成為一個透明人。不僅個人如此,一個企業、一個行業甚至一個國家,都有可能在大數據面前無法逃遁、無以遁形。前中情局職員愛德華‧斯諾登的「棱鏡門」事件,明白無誤地告訴了全世界:只要你是微軟、谷歌、蘋果、Facebook、雅虎等9家網路巨頭的用戶,只要你在用國際互聯網,那麼,一切盡在美國掌握之中。

大數據的虛幻美好

大數據時代,在不知不覺中來臨,也在我們無法抗拒中來臨。

初識大數據,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在洛杉磯,警方通過資料分析,能夠預測12小時內哪個地區最有可能發生犯罪;在哥本哈根,研究人員通過自行車輪胎上的感測器,探知城市空氣品質、噪音等;在北京,微軟亞洲研究院的研究者通過分析計程車軌跡研究城市交通問題;在青海,青海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則早已建立科研基地,依託互聯網機資訊技術對青海湖自然保護區進行生物生態的監測保護,發現動物、植被、土壤、水文、氣候等整體生態規律,並給予積極的保護措施。至於個人,也能無限感受到大數據的魅力和資料分析提供的便利:快速流覽到感興趣的書,直接接受已過濾後的資訊,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建立對話,搜索引擎、電子商務平台、旅遊網站的資料根據你的瀏覽行為,為你張羅生日、餐飲、旅遊、特價機票等服務。

社會已形成一種共識:大數據是新世紀的戰略資產,是互聯網時代的新財富,經濟價值堪比石油,社會價值無可估量。因為,資料是人類活動在網路空間的映射,蘊含人類生產、生活的規律,挖掘資料潛在價值,將在政府決策、公共服務、民生醫療、國家安全等方面產生巨大的社會價值和產業空間。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推薦領導幹部看《大數據》的文章中寫到:「抓緊時間搜集資料、使用資料,這是競爭的一個新的制高點。」

誠然,我們不能否認大數據的戰略價值,但在大數據應用層面,「善解人意」的大數據或許會讓我們面臨尷尬,「看上去很美」的大數據或許讓我們用起來很糾結。目前,說到大數據的問題,關注點大多在個人隱私方面。但在我看來,大數據的核心問題是資料的所有權歸屬問題,特別是個人資料的所有權問題。解決了所有權問題,那麼大數據的應用邊界、個人資料所含的隱私資訊以及自由刪除個人資料等一系列問題都將迎刃而解。

拋開國家資料、公共資料、企業資料不談,單就個人資料而言,其所有權是需要認真審度和論證的。以個人在網路上的各類資料而言,有些是用戶主動貢獻並被記錄,如留言板、論壇、微博等各種互動工具的發言,QQ、微信等交流平台的聊天記錄;有些是用戶網路行為客觀記錄而被動留存的,如瀏覽資訊的痕跡、購物消費的痕跡等。無論是主動貢獻還是被動存留,這些資料都被平台提供商或運營商儲存在自己的伺服器上。但是這些資料是否就歸運營商所有呢?如果個人資料如同個人名譽和個人肖像一樣,是屬於私人權屬產品,那麼每個人是否也應該擁有「資料權」呢?「資料權」是否也該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呢?

大數據的潛在問題

資料的使用權是繼所有權之後的又一個問題。在今天的「雙12」之後,淘寶網公佈了一組看似「八卦」類的資料:溫州XX大廈,全年共花費3910448元(人民幣,下同)買TT(安全套);溫州龍灣區XX路附近,全年人均購買25380元情趣內衣;寧波海曙區XX家園,人均年「淘寶」消費金額達2.8萬元以上,是目前國內在淘寶上消費「最土豪」的社區。這組數字公佈後,估計生活在該大廈、該社區的人或多說少有些尷尬。誰給了淘寶公佈這類資料的權利呢?作為資料的擁有者,發佈資料的邊界在哪兒呢?國家資料、公共資料、企業資料、個人資料是否應該有不同的應用規則和發佈邊界呢?

有些時候,我很不喜歡網站所謂的「猜你喜歡」、「你可能感興趣」等內容的推薦。我不希望自己總被限制在個人狹窄的偏好空間裡,有時無意中的涉獵會打開另一方天空,如果僅僅按照個人對某種文化產品的興趣和取向來實現所謂的精準行銷,無疑就會降低用戶接觸新事物、新產品的機會和機率。這是否違背了互聯網自由、開放的本質?

「閱後即焚」是一種互聯網新應用,它給我們提供了一個選擇的權利——我有權刪除我的資料,我有權處理我的痕跡,這或許是逆資料時代的一種取向。尊重用戶,尊重用戶的資料,才能真正地用好大數據,讓大數據為我所用。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詹新惠互聯網大數據資訊安全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