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文化共識先行 化解服貿爭議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4 第004期

文化共識先行 化解服貿爭議

李永萍 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榮譽理事長

撰文 / 李永萍

本期《兩岸傳媒/文創》出刊前夕,台灣近年來最大規模的學潮──太陽花學運──終於落幕。此一「反服貿黑箱運動」,時間之長,支持者之眾,是台灣繼2006 年反扁紅衫軍運動後僅見,震撼了兩岸政壇和學界,不少人因此懷著悲觀看法,認為兩岸關係將陷入停滯不前。

或許此時學運剛過,兩岸未來乍看籠罩在悲觀氛圍中,但我們認為正好迎向希望的曙光。從3月18日到4月10日的這場學運,毋寧可視為一個契機。它恰好把表面活絡的兩岸關係打出原形,讓雙方檢討現行最高交流指導原則「先經後政」是否有所不足之處。

文化產業開放需對等

事實上,《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服貿協議》)去年6月簽訂後,因為出版業的抨擊,已開始在台灣民間激起巨大爭議。出版業不滿的癥結,在於台灣政府開放了書刊印刷和零售,卻無法打開大陸官方因文化管制而設下的種種「產業門禁」。

譬如大陸把印刷業當成「特許行業」,只有取得「准印證」和「秘密載體證」的業者才能投標國營企業印刷品,這方面外商難越雷池一步,相反地台灣毫無設限,雙方實質上處於不對等處境。台灣官方以為出版、印刷、發行、零售可分開談判並取得商機,殊不知,對大陸官方而言,這些「特許行業」實為一體,無法切割,全部受到嚴格的條件限制。凡此種種,使得《服貿協議》在文化產業方面徒具虛名。

出版業的抨擊,獲得台灣文化界廣泛迴響,進而延伸到整個社會,讓多數民眾對《服貿協議》以及政府產生不信任感,也為太陽花學運蓄積了龐大能量。

我們在此誠摯呼籲:大陸當局請勿誤判太陽花學運的本質。這次運動不適合直接解讀為台獨勢力高漲,也並非台灣多數民意反對與大陸市場更進一步的區域經濟整合。本期《兩岸傳媒/文創》特別製作了服貿專題,請到台灣三位產官學專家執筆。他們在意識型態上對大陸並無偏見,且有多年大陸及國際經驗。他們對《服貿協議》專業而客觀的剖析,相信對於想了解真實問題的讀者,會有很大助益。

制度差異導致不信任

綜合三位專家觀察,此次運動的社會感染力如此之強,有很大部份原因是台灣內部問題,更肇因於台灣民眾對政府產生嚴重信任感的危機,歸根究柢就是由學生及文化界所引發的強烈質疑所致。

因此這場「反服貿黑箱」運動,表面上是經濟路線問題,或有觀察家認為背後涉及敏感的統獨爭議,但更實際的反映出兩岸深層的政治與社會制度差異,實乃廣義的文化問題,也就是所謂文化三層次──物質、精神、制度──當中的一環。

台灣出版界對《服貿協議》的質疑,恰好凸顯出雙方制度差異的核心:相對於台灣的開放社會,大陸高度管制的市場及社會現狀,被台灣年輕人視為威脅及心理恐懼的來源。這次太陽花學運所曝露出來的,正是大陸這個「限制多多的大經濟」,相對於台灣這個「設限極少的小市場」,在對等開放談判時所面臨的難題,更是深層的文化價值觀問題。

本期雜誌封面故事「兩岸電視劇合拍˙謀求出路」,印證了上述現象。兩岸當局政策上都鼓勵電視劇合拍,但目前情形每下愈況,由巔峰時期一年8部製作,滑落到去年掛零的窘境。為何情況如此演變?關鍵就在於雙方文化體制存有重大落差,使得兩岸文化互動儘管已超過30年時間,近年更是急速在廣度及深度都有所推進,但所有作為僅能停滯於表面「交流」階段,無法更進一步走向能促進兩岸和諧的「合作」及「合製」。

化解歧見要靠文化共識

制度問題牽連廣泛而複雜,非一時半刻所能竣工。我們認為突破之道,還是要回到文化層面去著手,達成一定的文化共識,進而化解民眾的不信任感與歧見。這次太陽花學運顯示,「先經後政」的策略,也許正如台灣前新聞局長邵玉銘接受本刋記者採訪時所說,「不先處理文化問題,是走不通的」。單純的經貿往來,往往止於表層利益的交換互惠,只有文化取得共識,才能真正拉近雙方距離。

目前,在習李體制主政後,大陸官方發布多個《意見》和《決定》,文化管制有鬆綁跡象,包括審批手續簡化,審批權下放地方等等。日前落幕的大陸兩會,多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提案,呼籲大陸當局解除劇本審查,指出文化管制扼殺了創意和市場,這些均成為兩岸朝相同文化價值發展並取得共識之希望所在。

後續的兩岸議題如何處理,需要兩岸人民有更多的理解與包容,政治領導人展現耐心與智慧。儘管太陽花學運衝擊了兩岸關係,我們仍充滿信心:未來的發展會越來越好。因為台灣過往的經驗告訴我們,凡歷經社會的重大爭議與情感撕裂,我們往往會理性地展現出重整與創新的力量,這是台灣的最大優勢與資產,也唯有對台灣軟實力的自信,才是面對大陸最大的保障。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服貿文化共識文創產業發刊詞

2014-4 第004期

兩岸電視劇合拍謀求出路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