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陳小波:好攝影師 先學尊重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4-1 第001期

陳小波:好攝影師 先學尊重

陳小波 新華社圖編

撰文 / 張心儀 李星佺

  • 北京記憶展的現場。(郭建民攝)

  • 由陳小波策展的《人民的藝術家》展覽。(《福建日報》提供)

  • 陳小波身為北京記憶展的策展人,向參觀民眾介紹影像。 (郭建民攝)

  • 陳小波等人為平遙博聯社策展《華夏臉譜》的布展現場。(施禮賓攝)

  • 陳小波策展的《人民的藝術家》圖片展在雲南大理舉辦。(《福建日報》提供)

前言:陳小波,大陸著名攝影理論家、評論家,新華社高級圖片編輯,新華社首位領銜圖片編輯。「不把別人尊嚴當回事兒的攝影師永遠只能是沒尊嚴的攝影師。」這是她時常叮嚀攝影師的話。   

採訪紫禁城大展策展人那日松時,陳小波曾向他問及攝影人的尊嚴問題。而那時,那日松的回答並不樂觀,他認為中國攝影界並不懂得尊重自己,即便這是個有著世界上龐大攝影愛好者群體的國家。

攝影師首先要尊重人

對於國內攝影界,陳小波同樣也站到質疑的立場上。比如她會對那些朝聖者的正面近拍照嗤之以鼻,因為這可能是擺拍。又比如她很反感那類專拍老人褶皺的特寫照片,「如果是你的爸爸媽媽或爺爺奶奶你會拍了還把他拿出來嗎?這是非常醜陋的一些臉。」
陳小波始終覺得誤解視覺衝擊力並刻意追求它是件特別沒勁的事兒。「視覺衝擊力不是說我離得很近就叫視覺衝擊力。視覺衝擊力是多少年以後,那個照片讓你的心動了,那才是視覺衝擊力。」言此,陳小波面帶慍色。
在陳小波看來,拿相機之前必須有一副好心腸,任何一個攝影師都不能為了追求所謂的視覺衝擊力而居高臨下地深入大漠破壞大漠,進入森林破壞森林,接近百姓破壞百姓生活。

偶然進入新華社

事實上,陳小波並不是一名攝影師。然而,作為新華社兩萬精英中的首位領銜圖片編輯,正是在陳小波的手裡,成千上萬的優秀照片才順利實現了它們應有的價值。不過最初,就連陳小波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竟會走上了與圖片打交道的路。

陳小波是蘭州大學中文系的畢業生,用她自己的話講,本以為會到《瞭望》雜誌當記者的她莫名其妙地被分到了攝影部當圖片編輯。而那時,陳小波連「圖片編輯」這一職業的名稱都沒聽過,沒想到一做就是30年。

「口述新華」與「新華典藏」是陳小波目前主要從事的計畫。然而,在當前輿論環境下,無論口述還是典藏都很艱難。異議是陳小波不得不面對的一個考驗。陳小波指出包括學界在內都對新華社存在誤讀。握手、開會、歌頌社會,不止一位學者曾如此調侃新華社的照片。面對這樣的質疑,直言不諱的陳小波顯得很有自信,「這是因為大家只能看到浮在表面上的照片。」

新華社見證中國現代史

陳小波的確自信的理由,「新華社把中國歷史進程的每一個瞬間都老老實實地記錄下來。無論是戰爭年代的炮火、建國、大躍進、改革開放還是進入新時代,新華社都有無數張照片作為佐證。」作為幾乎見證半個新華史的圖片編輯,她比所有「外人」都清楚新華社在新中國歷史進程中發揮的作用。

頂著異議與壓力,陳小波幾乎每天都要與新華社600萬張照片默默相對。她還從「幕後」走到「台前」,坐到攝影人對面,試圖通過訪談勾勒出照片背後更偉岸的英雄輪廓。迄今,陳已採訪過上百位攝影師,並給40餘位老攝影人做了口述。

陳小波並不喜歡「張牙舞爪」的人,這其中甚至還包括一些著名攝影記者。相反,她欣賞那些雖默默無聞卻有著自我堅持與美好品格的記者,「我注意到越來越多的優秀攝影者消失在公眾視野中,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曾出現在公眾視野裡。他們不會讓陳詞濫調和偏見歪曲了個人的風格,他們離純攝影家的本質很近。我很敬重他們。」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陳小波攝影師新華社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