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傳統交會當代 聊齋騷起來

創意生活 / iLife

傳統交會當代 聊齋騷起來

撰文 / 林采韻

2014-1 第001期

  • 《聊齋》希望賦予傳統布袋戲當代性。(兩廳院提供)

  • 導演王嘉明希望操偶師在舞台上也能扮演演員。(兩廳院提供)

  • 知名書法家董陽孜。(兩廳院提供)

  • 在董陽孜眼中,舞者的肢體是線條 的延伸。(兩廳院提供)

  • 爵士音樂的動感音符與書法線條產生對應。(兩廳院提供)

前言:「傳統創新」是當下兩岸的流行詞彙,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台灣劇場導演王嘉明提供一種思維。對他來說站在藝術發展的制高點上,傳統隨者時代推進,延伸出來的不同風貌,是因時制宜的自然發展,稱其創新似乎太刻意。

山宛然和弘宛然承襲已逝國寶「亦宛然」李天祿的掌中技藝,山宛然團長黃武山和弘宛然團長吳榮昌,同門師兄弟,平時兄弟登山各自努力之餘,也不忘互通有無,兩人一高一矮,笑稱「七爺八爺」檔。一搭一唱的兩人,試想以布袋戲說《聊齋》,「聊齋,聊什麼哉?!」他們找上王嘉明來布局。

以《麥可傑克森》、《SMAP X SMAP》轟動武林的王嘉明,長年有「偶」情結,之前作品《請聽我說》就使用了偶元素,刻意以文藝腔的對白搭配偶般的身體表演。他說在他的作品中,演員表情經常是被淡化的,如此一來觀眾才能真切感受文字語言。也因為如此,王嘉明面對偶,有種莫名的興奮,「看那戲偶梳髮細膩的樣子多厲害啊!」

布袋戲走進洗衣店

構思聊齋時,王嘉明在往來洗衣店的路途,得到靈感,鬼、神、狐、妖出沒之地,設在洗衣店挺有fu的,光是各年代款式類型的衣服高掛一排,便能開啟一般人的想像空間。此外,他還希望讓躲在偶背後的操偶師有見光的機會,傳統的彩樓空間被打破了,偶師和樂師全都現身舞台,舉動間也是戲。

這場布袋戲與現代劇場的交會,發生在2月登場的兩廳院台灣國際藝術節,同一個場域,另一項賦予傳統藝術當代性的計畫,也正「騷」動著!以狂草為名的書法家董陽孜向來處事低調,過去只見其字不見其人,近年她積極投入跨界合作,曾與科技藝術結合、與流行歌手阿信聯手。

這一切的「拋頭露面」為的是提升書法的藝術層次與當代性,讓現代人正視書法的「新」跳出刻版印象的「舊」。董陽孜說製作《騷》的念頭存在許久,主要是目前台灣客觀環境造成的,尤其是教育對書法的漠視,「相對於其他華人地區,台灣使用繁體字,這是很珍貴的傳承。」

騷出書法文藝復興

集結編舞家布拉瑞揚、羅文瑾,多媒體創作者陳彥任和爵士音樂家魏廣皓等人的《騷》,創作源頭來自董陽孜每日練字的「遺珠」。同一幅字,她經常一寫再寫,最後只選取其中一幅呈現於展覽中,這次她將挑選一百幅運筆間所留下的墨色遺珠,作為發想的起點。

董陽孜說,在前年高雄美術館的展覽開幕式演出,她看著書法線條與音樂對話,「彷彿這些線條都活起來了」,在她腦海中,舞者的肢體,就如同書法的線條,爵士音樂家所吹奏的即興旋律也是線條,這些線條的交織與書法產生呼應與互動。「其實線條無所不在,人體是線條,聲音也是線條」,因此她希望《騷》的觀眾看演出時也可以穿著黑衣,成為舞台上線條的延伸。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