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專家點評:市場力量促文化體制改革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專家點評:市場力量促文化體制改革

撰文 / 向勇

2014-1 第001期

  • 大陸過往文化產業開發過度依靠硬體。圖為福州三坊七巷林則徐故居。(潘罡攝)

  • 大陸需滿足民眾不斷增長的文化消費需求。圖為廣州大劇院。(潘罡攝)

  • 北京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北京大學文化業研究院副院長向勇。(向勇提供)

德國哲學家哈伯馬斯認為,市民社會要經歷政治社會、經濟社會和文化社會3個階段。文化社會是一個國家的市民社會發展的第3階段,要求一個國家在政治治理和經濟治理的基礎上,要具備文化治理能力。而且國家文化治理,既要依託公共行政手段,又要發揮市場決定作用。

伴隨著中國經濟體制改革而不斷推進深入的文化體制改革,就是通過市場化的手段解放和發展文化生產力,達到公平與效率兼顧的兩個目標:一個是發展文化事業、構建公共文化服務普惠體系的公平與效率,一個是發展文化產業、構建文化市場競爭格局的公平與效率。

中國經濟學家厲以甯指出,大陸面臨雙重轉型:從農業向工業的產業轉型,從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的發展轉型。中國文化產業的發展也面臨雙重轉型:自上而下的體制改革與自下而上的市場發展。這與其他文化產業發達國家和地區不同,中國的文化產業發展伴隨著跟經濟體制改革一樣的文化體制改革。文化體制改革主要解決文化發展過程中面臨的市場化程度不高的問題。剛剛閉幕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為中國深化綜合改革、發揮市場決定作用擘畫了宏篇巨章。全會指出在文化建設領域要「進一步深化文化體制改革……要完善文化管理體制,建立健全現代文化市場體系,構建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提高文化開放水準」,這為文化體制改革提出了新的戰略目標和發展方向。

文化體制10年改革現狀

從2003年中國文化體制改革試點啟動,到2013年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文化體制改革,中國文化體制改革與文化產業發展走過10年的春秋歲月。文化體制改革10年的主要舉措,就是發揮市場的力量,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通過文化市場起到文化資源的自由配置,切實滿足廣大民眾不斷增長的文化消費的旺盛需求。文化體制改革的目標和路徑,就是學習國際上市場驅動、資源依託和政策引導等3種文化產業發展模式的經驗。過去10年的政策法規建設,主要是針對新聞出版業、影視業和演藝業,尤其是出版社和演藝業,制訂了明確的改制進度安排和完成改制的效益標準。這些改制政策有效地推動了中國絕大部分文化事業單位的「轉企改制」,推動了國有文化企業實現現代企業制度的建立與完善。

從行業開放程度來看,以前完全處於事業壟斷的廣播影視業、出版業和演藝業等,現在已經基本實現市場化了。當然,電視台和廣播台的改革經歷了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的製播分離,到現在的除新聞類節目外所有節目製作機構的「轉企改制」,但在播出環節仍然保留事業單位的屬性,改革還不徹底。

從企業資本屬性來看,據有關研究,國有企業資本完全控制的行業有廣播電視、新聞出版業等;向社會資本部分開放的行業有演藝業、會展業、設計業和藝術品經營業等;對民營資本完全開放的行業有動漫遊戲業、廣告業、網路文化業和文化旅遊等。我們相信,隨著文化體制改革的深入,文化產業更多行業市場開放的程度將會越來越高。

2013年10月,北京市政府頒布了《關於進一步鼓勵和引導民間資本投資文化創意產業的若干政策》,從放寬准入行業、簡化行政審批、促進事業單位「轉企改制」股權多元化、盤活現有文化基礎設施、運營文化共性服務平台、鼓勵內容創意、建設文化集聚、培育文化品牌等方面,積極引導民間資本和民營企業參與。

從價值鏈貢獻值來看,文化產業的價值鏈環節包括創意研發、生產製作和交易體驗等三個環節,處在前端的內容創意利潤率為45%,中間的內容製作和內容複製分別為10%和5%,後端的交易服務為40%,而中國過去文化產業的發展重點主要集中在中間環節。

因此,未來的政策應著眼於如何推動從中間環節走到產業鏈的前端和後端環節。比如,鼓勵內容原創、加大智慧財產權保護和利用、加強文化品牌建設、提升服務水準、鼓勵文化消費等等政策措施,都急需儘快出台。

從產業生命周期來看,過去10年以來中國文化產業的發展處於初級階段,還處在起跑階段,主要依靠物質文化資源的開發,發展以文化旅遊、節慶會展、特色園區等為代表的傳統文化產業。因此,未來政策制訂的關鍵著眼點在於推動影音傳媒、數位內容、網路文化、創意設計等新興文化產業的發展,推動文化產業的高速增長甚至加倍增長,推動文化產業進入穩定增長階段和成熟發展階段,實現文化產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支柱產業地位。

深化文化體制改革


中國文化體制深化改革,還有幾個主要舉措尚待努力。


第一,中央各部委對文化建設和文化產業發展還沒有形成高度的政策自覺,國家文化治理能力較弱。中共十八大報告提出國家「文化軟實力」水準要顯著增強,加快建設文化強國,就要進一步向國際傳播優秀的中華文化,把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念貢獻成為全世界貢獻的價值觀念。因此,實施國家「文化立國」戰略勢在必行。在實施新型城鎮化建設和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要推行「文創造鎮」、「古村維新」,借鑒日本的「文化造鎮」和台灣地區的「社區總體營造」發展經驗,以文化為統領,促進生產、生活與生態的和諧發展,把「文化軟實力」變成「經濟硬實力」。今後,政府的文化治理最重要的行政能力之一,應納入各級黨政主要領導幹部的績效考核。

第二,中央文化建設和文化產業發展的行政管理混亂、效率低下,資源浪費。按照決策、執行和監督既相互制約又相互協調的原則,中國要建立一種適合文化傳承創新與市場經濟發展的政府治理模式,逐漸擴大文化管理部門的職能範圍,實現職能有機統一的文化大部制,可以分為3個步驟來進行:第一步,整合現有的文化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成立一個統一的文化部;第二步,在第一步成立的文化部的基礎上,再整合中國文聯、國家旅遊局、國家體育局,成立一個更大的文化、體育與旅遊部;第三步,設立各種辦事靈活的行政法人與執行機構,加強各種委員會,比如國家藝術委員會、國家藝術基金委員會的執行、調節和監督作用。

第三,中國現階段文化產品內容審查制度急需調整變革。文學藝術的繁榮是文化產業發展的源頭活水,自下而上的民眾參與是文化產業發展的動力之源。多元化的市場需求是一個產業成熟與發達的標誌之一。因此,我國行使多年的內容審查制度應該向分類分級的靈活管理模式轉變。要營造創意氛圍,鼓勵基層和民間的創造性。要不斷提升公民的文化素養,實施以文化消費為核心的「新生活運動」、以文化素養提升為目標的「改造國民性計畫」。

第四,大陸中央國有文化企業普遍規模小,市場化程度較低,國際競爭力不強。國有文化企業作為政府掌控的經濟工具,是為了維護文化產業公平與效率的平衡,發揮文化市場與政府部門間的第二守門人的第一道防線。國有文化企業不僅僅只考慮如何做大做強,而是要從國家文化利益、文化傳承與價值引導的角度,維護一種文化價值的認同性、文化類型的多樣性、文化內容的創造性,在文化市場中的比重適度為宜。國有文化企業應注重平台建設和管道建設,運用資源經營、品牌經營和版權經營等模式,更多介入公共文化產品與私人文化產品之間的准公共產品與准私人產品構成的新公共文化領域。這才能保證國有文化企業在自由競爭的文化市場中合法性的存在。

第五,過去中國文化產業的增長方式大多粗放低端,其重點不是放在內容創意而是放在生產製作,主要依託地方不可移動的物質文化資源,發展文化旅遊作為主要的突破口。要警惕文化圈地、限制文化產業園區和基地的建設,降低對土地、技術等硬體資源的以來。未來的產業政策應著眼於如何推動從中間環節走到產業鏈的前後端環節。要以文化、和知識創意為生產要素、以品牌、專利、設計權和版權為經營資產,加大文化與科技融合創新力度以及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力度,實施文化星光計畫,鼓勵「中小微」文化企業的創新發展和特色文化城鎮的建設。

中國文化體制改革的使命

在上個世紀末,文化產業進入中國政府宏觀管理視野,這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文化事件,標誌著中國人的執政思維開始擺脫僵化的意識形態一元思維,進入辯證主義的二元思維模式階段,意味著中國人開始正視文化的雙重屬性——意識形態屬性和商品經濟屬性,開始發揮文化的雙重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從中共的十七屆六中全會、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共中央提出「文化強國」的發展目標,標誌著大陸已經進入一個文化立國的時代,開啟大陸以多元思維模式來看待文化發展的綜合價值。文化體制改革與發展的使命就是要依託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兼顧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的完善與現代文化市場體系的構建,發揮市場的力量,充分滿足人民的文化消費需求和文化自由創造的雙重權利,最終實現有更高精神追求的小康社會發展目標。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