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專家點評:兩岸應啟文創產業合作協議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專家點評:兩岸應啟文創產業合作協議

撰文 / 李永萍

2014-1 第001期

  • 《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協議》可處理影視問題。圖為《十月圍城》。(《福建日報》提供)

  • 台灣不須挑戰大陸審批制度。圖為大陸小劇場《鬥地主》。(廣藝基金會提供)

  • 台灣表演演出自由。圖為當代傳奇劇場的《水滸傳》。(當代傳奇提供)

  • 表演藝術對大陸而言涉及意識形態。圖為舞鈴劇場。(舞鈴提供)

  • 李永萍分析《服貿協議》不適合做為兩岸談判文創的平台 。(李永萍提供)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下簡稱《服貿》)並不是一個適合談論兩岸文創議題的平台,因為協議可被視為,兩岸與其他國家陸續洽談自由貿易協定(FTA)前的準備工作,也就是說兩岸在服貿中談論的內容,基本上在國際平台會被要求比照辦理。因此我認為,真正要談論文化創意產業,兩岸應該另闢《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協議》。

無法給台灣特殊待遇

有鑑於《服貿》所談項目,世界其他國度也會比照要求,因此無法基於兩岸的特殊關係而採取差異化處理,也不可能針對台灣開放太多特例。舉例來說,大陸對於內容產業的管制,如果對台灣有所鬆綁,面對其他國家,勢必找不到藉口,因此我不認為大陸會在《服貿》中對意識形態管控採取任何讓步,而台灣也沒有義務要為其他國家爭取利益。

台灣文創產業前進大陸,可粗分為兩類,一是沒有意識形態管控者,包括工藝類、設計類等,但是大陸智財權的保護執行並不徹底,這些業者前進大陸雖無阻礙,卻因擔心山寨橫行而卻步。

另一類為涉及意識形態的內容產業,包括動漫、遊戲、出版、影視、表演藝術等,應為兩岸下一階段談判的重點標的,很多限制需要突破,諸如法令、市場准入機制、審批制度等。基於兩岸同文同種,共同復興中華文化,一起賺全世界錢的前提下,《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協議》理當應運而生,並有可能實際解決上述難題。      

適當宣誓加分

過去大陸多次釋放簽訂《兩岸文化合作協議》的構想,但台灣中央主管機關覺得宣誓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因此不願正面回應。但我的想法是,宣誓性內容如果恰如其分,也能讓兩岸協議的進行更為順暢。

在我認知中,《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協議》合宜的宣誓內容可凸顯:兩岸共同傳承中華文化,應該就文化創意產業深入合作,雙方基於此一原則,才能依據兩岸關係的特殊性,協助大陸處理其他國家所施予的壓力,進而在此前提下,啟動兩岸所要商討的實質議題。

尋求彈性處理

目前台灣文創產業前進大陸,最棘手的問題在於審批制度,由於此制度為大陸的國家法令,台灣必需尊重其特殊性,因此不是要撼動它,而是尋求當中的彈性處理空間。譬如為台灣和大陸內容產業的合作,闢設專門的審批辦公室,這種機制和國務院台灣辦公室的思維有異曲同工之妙。

據我了解,很多台灣電影到大陸票房不好,並非內容不好,而是被過分修剪,而且這些被修剪的片段,如果交由了解台灣的台辦來審查,可能一刀都不用剪。

《服貿》針對的是兩岸經貿事務,屬於經濟範疇,本來就不是處理文創的平台。兩岸的文創合作,如今已到關鍵階段,應談判並簽訂《兩岸文創產業合作協議》,如此不僅有機會解決當前台灣經濟困境,身為文創產業主管機關的文化部才能掌握主導權,並避免日前《服貿》在出版業引起的紛爭,進而為台灣文創產業爭取最大利益。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