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專家點評:三中決定 關於文化發展的思考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專家點評:三中決定 關於文化發展的思考

撰文 / 熊澄宇

2014-1 第001期

  • 《決定》要求文化資源在全國流動。圖為草間彌生個展上海開展。(《福建日報 》提供)

  • 《決定》要求各類文化市場主體公平競爭。圖為北京國家大劇院製作的《王府井》。(國家大劇院提供)

  • 《決定》要激發全民族文化創造活力。圖為貴州原生態侗族大歌節。(《福建日報 》提供)

  • 《決定》第59條提到建立積聚文化人才的體制機制。(《福建日報 》提供)

  • 熊澄宇(清華大學「國家文化產業研究中心」主任)

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好像在文化方面落筆不多,但實際上通篇都和文化有關。經濟、政治、科技、金融、社會治理都和文化有關。我們今天所理解的文化,是與政治、社會、經濟相對應的文化。它包含著物質層面的符號體系,精神層面的價值體系,行為層面的制度體系。

我們需要從研讀文化這部分這4條的基礎上拓展延伸到整個60條,這樣才能充分的、全面地去理解這個《決定》對於改革文化體制、繁榮文化事業和發展文化產業的積極意義。

文化的時代意涵

從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中共中央對文化的認識和理解就在不斷深化和完善中。最早提出的概念是宣傳文化,強調的是文化的社會效益;然後是文化產業,突出了文化的經濟作用;十五屆四中全會提出了文化生產力,十七屆六中全會提出了文化強國。

這次在原來的提法基礎上有兩點新的表述: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以激發全民族文化創造活力為中心環節。這兩條表述實際上把文化強國的核心內涵和做文化工作最根本的宗旨給列出來了。

文化發展的新思考

這裡著重分析一下《決定》的第39條。這條對文化發展有明顯的新思考。第一,提出了文化市場的准入與退出。我們以前談准入談的多,談退出談的少。實際上准入是調控手段,退出也是調控手段。前者是政府行為,後者是市場行為。怎麼去領會文化市場的准入和退出,是新的關注點。

第二,各類市場主體公平競爭。也就是說國有控股的資本和其他所有的各種資本,作為市場主體,在市場環境下要公平競爭。以前的政府檔案不是這麼談的。以前都是談國有資本要成為市場戰略主體,政策應有傾斜。

第三,文化資源在全國範圍內流動,這也是一個新的說法。我們以前談一方水土一方人,現在提出文化資源全國範圍內流動,考慮怎麼在國家層面上形成中華民族的凝聚力以面向世界,而不是說把這個資源限制在某一個局部。

第四,鼓勵非公有制文化企業發展,降低社會資本進入門檻。特別是支援各種形式小微文化企業的發展。這是與國際接軌的做法。我在《世界文化產業研究》一書中提到英國文化創意產業發展,它們的創意企業90%以上是10人以下的私人小微企業。

第五,建立多層次文化產品的要素市場,鼓勵金融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源的相結合。請注意這三個詞,金融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源的結合。這裡表述為建立,這說明是以前沒有的,是創新,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最後想說一下關於人才的問題。決定第59條的最後一段談到了建立積聚人才的體制機制,特別談到了打破體制壁壘,掃除身份障礙。真正的文化發展人才是社會共有財富,他不是單位機構所有,只是看你會不會用。將來需要對社會人才的評估機制、使用方式進行專題的研究,怎麼把作為公共財富的人才用好。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三中決定文化發展文創產業熊澄宇

2014-1 第001期

年度兩岸文創十大關鍵詞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