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專家開講 > 上海灘頭 國光巡演有感

專家開講 / Keynote

2014-7 第007期

上海灘頭 國光巡演有感

溫宇航 國光劇團團員、大陸知名崑生

撰文 / 溫宇航

  • 《百年戲樓》將「文革」場景首次帶進上海的舞台。(國光劇團提供)

  • 《水袖與胭脂》中溫宇航飾演的伶人無名(右)。(國光劇團提供)

  • 《梁祝》中的溫宇航(右) 。(國光劇團提供)

  • 溫宇航詮釋人物生動。(國光劇團提供)

  • 演出前溫宇航赴上海先進行一連串的講座推廣。(國光劇團提供)

隨著《百年戲樓》的終場大幕徐徐落下,上海大劇院裏,觀眾朋友帶給我們一浪蓋過一浪的掌聲終於退卻。幕簾內的國光同仁卻不禁歡騰了起來!大家懸著的心終於踏踏實實放回肚子裏去了!我們不辱使命,打了一場硬仗。

上海這塊土地,本來就是任何具有企圖心的劇團和演員必拜的碼頭。想一想,我們給上海觀眾帶來的是什麼?!難道僅僅是三個大戲而已嗎?上海觀眾什麼樣的戲沒看過,讓上海觀眾說聲好,定然不容易。我想,我們期望帶給上海觀眾的,是我們國光劇團的一片心意!我們對戲的執著!帶來感慰心靈的力量!我們的誠心打動了上海觀眾。同時,上海觀眾也用誠意的掌聲回報我們的辛勞!我們就用歷經4年精心打磨的「伶人三部曲」 ,以兩岸間首度完整連演,來展示不一樣的「國光製作」,擦亮我們的「國光」招牌。

兩岸京劇團差異

比起京津滬以及大陸各個藝術重鎮的專業京劇院團來講,國光劇團的規模,實在是一位小兄弟。許多在大陸劇團想當然的事情,在台灣卻是難上加難。人才這個老話題,在國光尤其棘手。歷史與現狀的桎梏,劇團沒有辦法四海拔材,比起大陸劇團齊整的四樑八柱,可能是望塵莫及了。

但是國光劇團在有限的資源下,依然堅定而巧妙地走出自己的國光團隊特色。在當今的台灣,國光劇團雖是一個公家劇團,但它卻保有完全的創作自由與完整的詮釋空間。在這樣一個可以馳騁心靈的創作園地中,才會有「伶人三部曲」這樣極具人文情懷的作品誕生。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藉著「伶人三部曲」的創作,闡述台灣人的戲劇視角與藝術見解,直抒我們對人,對史,對夢想中的戲劇王國的崇敬、借鏡與憧憬。

開創新京劇美學

「伶人三部曲」的創作過程,就是這種堅定而巧妙的具體展現。「京劇新美學」是國光劇團的獨特闡述。王安祈筆下的典雅文辭提升了國光舞台的藝術氣質;導演李小平的實踐充實了「京劇新美學」的內涵;國光藝術家在舞台具象地外化了我們的思路與走向。劇本文學化與表演精緻化的契合,共同積累那打動人心靈的力量。鍛造出絕不同於「高、大、上」的國光風格。

很久沒有在大陸觀眾面前展示我自己了,大家可能還是會以一個崑曲專行的角度來觀察我。對我而言,加盟國光團隊的這4年來,誠然是一個艱難提升而又暢快淋漓的創作歷練。京崑兼修的確成為我藝術人生的全新命題,京崑並呈也自然而然地成為我個人的新方向。何其有幸,我參與了「伶人三部曲」的創作全過程。這三齣戲給我許多發揮的空間,讓我能夠得以施展我的所學所想。此次作為國光團隊的一份子,跟隨劇團來上海巡演,不僅是國光團隊新劇創作集中展演,也是一次我個人的嶄新亮相。如您所見,似乎可以從我個人的身影,透射出整體國光團隊多面向的藝術風尚。

上海演出受重視

國光帶來上海巡迴演出的三齣戲,不僅具備優美動人的觀賞性,更有其話題性的客觀存在。引發出上海觀眾各抒己見,見仁見智的共鳴,是我們充分預料到的,也準備好接受來自不同角度的判讀,當然也是我們樂意見到的結果。有觀眾在觀賞完《水袖與胭脂》的演出之後,給我留言道:「行雲班叩拜彩娃兒爺時說,可以問心無愧,直起腰杆。國光演員叩拜彩娃兒爺時,是真的可以直起腰杆的!」無疑,上海大劇院是當今大陸表演藝術的頂級殿堂,能夠步入上海大劇院的殿堂,並囊括本年度「京昆群英會」的全部場次,本身就印證國光的魅力,我們的腰杆是挺直的!

世人皆知,傳統藝術的創新大不易。此次上海巡演,不僅僅收穫劇場內觀眾的驚喜與熱烈反響,更在媒體及網絡間引起爭鳴:這到底是京劇還是舞臺劇;新編劇碼到底是不是話劇加唱;劇本文學與表演藝術誰主誰從;傳統演員中心制還是西方導演中心制;西方戲劇技巧對中國傳統藝術的滲透;如此推論傳統戲曲死到臨頭了,等等!等等!這是思想的交鋒!借用《百年戲樓》裡的兩句台詞恰恰說明這些疑惑。老闆白鳳樓說:「祖宗傳下來的照著演就是了,你當祖宗的東西容易嗎?要改,得等把老祖宗的東西吃透了,熟了,爛了,有本事再說改。」然而小雲仙回答得也妙:「祖宗的東西不也是改他祖宗的東西嗎?為什麼我們改不得。」

兼顧創新與傳統

其實,藝術樣式本身就存在著時代特徵,作為藝術的舞台實踐者,只要掌握移步不換形的藝術規律,把握傳統戲曲唱是京腔京韻,念是京白韻白,做是程式傳情,打是身手矯健。以「四功五法」為本,傳統的基因就不會突變,更何況國光劇團還有許多經典的傳統骨子老戲也是非常值得觀賞。

無論驚豔的誇獎,委婉的認同,善意的鞭策,或者是無情的詛咒,都是我及國光團隊不斷成長進步的動力之所在。大陸著名戲劇網評人「元味的非物志」是這樣評價的:「國光劇團《百年戲樓》,魑魅魍魎的中國當代舞台劇叢林中那一抹溫暖的光亮」。這就是國光劇團給上海觀眾留下的台灣烙印:一抹溫暖的光亮。

2014-7 第007期

書店存活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