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彈琴說愛兩岸百場 拚交鋒

創意生活 / iLife

彈琴說愛兩岸百場 拚交鋒

撰文 / 林采韻

2014-7 第007期

  • 《彈琴說愛》排練花了一年的時間。(表演工作坊提供)

  • 師生在舞台連袂演出。(表演工作坊提供)

  • 在舞台上許哲誠不僅彈琴還 吹奏長號。(表演工作坊提供)

  • 師生兩人在舞台上搞笑。(表演工作坊提供)

  • 舞台劇巡演兩岸近百場。(表演工作坊提供)

談起表演工作坊的戲,《暗戀桃花源》、《如夢之夢》、《寶島一村》已成招牌,然而過去3年多來,有一齣戲默默的在兩岸巡演,在大陸從第一線城市一路巡迴至三線城市。《彈琴說愛》是這齣戲的名字,說的是一位台灣視障學生和他美籍鋼琴老師充滿笑聲與淚水的生活故事,7月28日將在台北慶祝第百場演出。

丁乃箏是《彈琴說愛》的導演,在此之前她交手的絕大多數是專業演員,6年前家中好友、在東吳大學任教的美籍鋼琴教師范德騰和她分享一個想法,「他與學生許哲誠想發展一齣相聲劇,大概半個小時的長度,計畫找一位學生導演一起玩玩。」

從零開始教起 

許哲誠是一位視障鋼琴家,曾一度勇闖華沙蕭邦鋼琴大賽,他從小展現的天賦,讓原本不教授小孩的范德騰動心,兩人培養出亦師亦友的感情。至於,為何想創作一齣相聲劇,因為范德騰對於相聲藝術的認識,源自許哲誠送給他的一卷錄音帶,平時喜歡說嘴的兩人,不時在課堂上唱雙簧,試想過過戲癮。

丁乃箏說,她聽到這個想法後,作為導演的雷達就自動打開,覺得「大家」可以認真試試看,但自願跳下水後,才發現水有多深,排演期整整花了一年時間。在舞台上如何走位?手勢要如何比?對話要如何說?一切從零開始教起。


過去在琴房裡的兩人相聲是沒有觀眾的,上了舞台自然增加複雜度。丁乃箏說,一開始針對「上台」這個概念,就與許哲誠磨了很久,「我看著許哲誠上台彈琴,就像機器人一樣,沒有情感,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很多人跟他說,在舞台上不要搖頭晃腦,正襟危坐著彈完就好。」丁乃箏花了許多時間引導,「在台上必需情感投入才能帶動台下觀眾,在舞台上要不怕表達自己,口中說的不是台詞,而是要成為自己的話。」

盲人演得真像?

被丁乃箏「點穴」後的許哲誠深藏在內心的表現慾全被喚醒,演出「自然」到,在大陸巡演時,不時有觀眾提出懷疑,「那盲生是明眼人裝的吧!演得真像。」觀眾的疑問不是沒有道理,戲中師生手腳併用互相搶彈鋼琴,兩人套招套得近乎無破綻。

既然是《彈琴說愛》,劇中的「武打」場面為少數,更多是直通心靈的橋段,師生倆在舞台上彈琴、歌唱、鬥嘴樣樣來。劇中許哲誠用音樂彈出腦海中的顏色印象、對冷熱的感受;他和老師的雙鋼琴演出,搞笑的將《修女也瘋狂》的主題旋律和《國父紀念歌》的相似音符跨國連結。劇終范德騰問了許哲誠一句話,「你會不會想要看見?」許哲誠給了「不會」的答案後反問,「老師你會想看不見嗎?」

前進中國夢想秀

《彈琴說愛》2010年在台首演,丁乃箏說北京央華文化的製作人當時來台一看,就決定同年引進大陸,「在大陸只要提到殘障,戲劇中的表現手法,大多是灑狗血的訴諸悲情,《彈琴說愛》充滿歡笑顯得特別。」日前師生受邀參與浙江衛視由大陸喜劇演員周立波主持的《中國夢想秀》,丁乃箏笑說,大多數的人上此節目,總會被問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結果許哲誠的正面能力太強,強到主持人差點招架不住。

《彈琴說愛》目前已巡迴兩岸32個城市,北京、上海已上演數輪,連內蒙古都去過。在結束7月19日至28日在台北新光三越信義新天地的演出後,將繼續往前邁進,「我們從沒想過這齣戲能走那麼遠,在排練的一年當中,他們承受許多來自家庭的壓力,畢竟他們的專業是鋼琴家,如今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 

2014-7 第007期

書店存活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