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謝英俊入災區 起厝新觀念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4-7 第007期

謝英俊入災區 起厝新觀念

謝英俊 建築師

撰文 / 陳淑英

  • 日月潭邵族安置社區。(常民建築提供)

  • 協力造屋促進居民互助情感。(常民建築提供)

  • 協助重建的羌族寨子。(常民建築提供)

  • 種子隊要負責傳承再生。(常民建築提供)

  • 懂工法的村民在需要重建的地方按圖建屋。(常民建築提供)

一個人的一生注定會叛逆一次。叛逆不是青春期才會有的事,中年人也會有遲來的叛逆。建築師謝英俊在921大地震那年、40幾歲年紀,兌現畢生一次的叛逆支票。他把位在竹科附近的事務所遷到日月潭,協助邵族重建社區。十幾年來,他起厝的路愈走愈遠。

南亞海嘯後到受創最嚴重的印尼亞齊;汶川地震後,他到成都;八八水災時他原本在西藏看基地,接到消息速回台東。近期受壹基金委託,在四川省蘆山地震災區重建農房,同時在四川省涼山州最貧窮的農村從事抗震生態農房的建設。

蓋房子 在乎人民參與權

謝英俊蓋房子親切又實際。「親切實際」對得過國內外諸多獎項的建築師來說,也許冒犯;但對謝英俊,絕無輕視之意。他採用耐震輕鋼建材搭配混凝土、磚、土、石施作,價格實在。他說,「鋼比便利店賣的水便宜」。他重建的家屋,兩層樓30坪,材料費大約50萬,少部份例如水電專業工項外包,其他自己DIY,就可以建造出頗具特色的房子。對照當今台北房價4年漲5成,房價所得比14倍,連英國廣播公司都以專題報導表示咋舌,更讓人想知道他是如何可造福居民,不用不吃不喝幾十年就可擺脫無殼蝸牛的命運。

謝英俊蓋房子是「越管越少,越作越少」,他很在乎建築裡人民的參與權,只作一般農民做不來的事,透過科學、量化方法,保證結構安全,其他就由農民接手完成。他改變技術、生產到營造施工一整套系統。他一方面簡化工法,同時建立一套可靈活調動的開放系統,讓農民可以自己動手蓋,當屋架立起後,屋主有塑造自家樣貌的權利,自己把外牆與內裝完成,也可按自己的財經條件與狀況,逐年完善房子。這種觀念與建構方法也可以讓承包商在這平台上再加工,蓋出多種多樣的房子。

謝英俊只帶人數不多的種子團隊指導樣板房施工,其他就由村民自己組織自己動手。住戶可以是幾家人合作蓋房子,可以是鄰家大叔大媽參與,可以是這次我先替你做幾天工,下次你建房時再還你一樣的工時。

農民房 價低年建5千戶

一言以蔽之,謝英俊的建築概念是「協力造屋、自主營建」,專業者和家戶互為主體。「協力造屋」可以節省工錢,促進社區居民互助情感。比如在蘆山煙溪口村協助災後重建工程,經過兩次工期的磨練,村民已能俐落組合鋼架、農婦也可以拿起沉重鏟子工作,親近土地也認識彼此。
 
「自主營建」是當房子硬體建好,建築師要開放建築構造體系,保留「彈性違章」空間給住戶。鼓勵尊重各自依照使用習性、文化特色自由發揮、隨時間調整設計。比如,牆壁不一定要用磚頭。原住民可配合文化用竹子等偏向自然的建材做圍牆,自由組合,一方面保留原住民文化,一方面落實環保生活。

自謝英俊實踐這套建築做法以來,他目前在成都、北京與台灣皆設有工作室,量化接單生產低總價「農民房」,一條按照設計好的程序安排的成套生產設備可年產5000戶。
 
建築物 反映族群文化性

1999年發生921大地震,促成謝英俊建築生涯展開新頁。在這之前的他,當完兵做了幾年事即考上建築師執照,先不在冷氣房畫圖,反而跑去當工頭,在太陽下監工,一做7年。這段時間讓他接近勞動者,也讓他營造訓練扎實,精準掌握工程細節。他當然沒浪費那張執照,不當領班後,他是第一批進新竹科學園區,為高科技公司設計大廠房的建築師,年營收上千萬。

921大地震後,他協助邵族和其他原住民部落重建,讓他深深的感受到建築不僅僅是技術層面的問題,還必需考慮經濟、社會文化、與環境等因素。尤其要讓一般民眾能參與符合綠色環保、節能減碳的現代化家屋興建,同時要保障弱勢族群的生存權與工作權,還必須使建築得以反映不同地區、族群文化的多樣性。這些總總的問題與挑戰,並不是災區才有,它存在於大部份人類的居所,尤其在農村。

這些年來,他在深山部落協助常民建造節能、環保抗震屋,試圖讓建築回到人的生活,遇到不少困難。比如在四川涼山州美麗農村計畫工程。當地住戶認為好不容易才從老舊土房子解放出來,反對再用土起新厝,他們認為磚牆比較先進。

謝英俊分析,大陸農村建設量是城市4倍,村民採用不熟悉的工法與材料,窮一輩子之力蓋昂貴、不抗震、不環保、不合理的鋼筋混凝土或磚瓦新房。他的這套構法主要支撐結構是鋼架,土牆只是維護體,鋼網土牆比較安全,萬一坍塌時不會傷人,土牆龜裂也能自行癒合,而且高山運輸成本高,鋼材輕可回收再利用,建築拆除廢棄物極少。類似這樣的歧異認知,需要時間溝通解決。

要賺錢 不然怎麼過日子

他在2011年榮獲哈佛大學設計學院頒發的年度「柯里史東設計獎」(Curry Stone Design Prize)首獎,以表彰他的以人為本的永續建築的理念及結合災區民眾重建社群的努力。自從頭頂戴上桂冠後,謝英俊朋友聚會竟變澄清大會。他最怕被尊稱「建築界的史懷哲」或是「建築界的慈善家」。他一直「抹黑」自己,「我也是要賺錢,要不然怎麼過日子?」
 
他強調他也不是那麼浪漫,也有實際面向。有關這一點,從他出社會那一刻或有跡可尋。當時他為住在台中的父母設計一間沒有窗戶的房子。他說,房子外圍是工廠,很吵。他把對外牆壁封起來阻絕噪音,改在內部開天井,他自認採光、空氣流通沒問題,完全不介意其他人感受。
 
他隨身背有一個輕型書包,從中掏出名片,白紙印著糊糊4個黑字「常民建築」,如果他不說,不知情者會以為是建築師的藝術性,實情是「印壞了,還可以用。」
 
謝英俊重新建構的建築產業體系之路,好似印糊的名片。不是故意走得迂迴,卻有點曖昧。明明走在商業道路上,卻又完全不願意被期待有任何增值空間;明明不願意在省城市鎮等蛋黃區推案、不願被名位制約,卻又因為在深山偏鄉的易碎蛋殼區發展,得以掌握每一樣東西,反而讓他擁抱更多。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7 第007期

書店存活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