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取經誠品 打造精神地標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取經誠品 打造精神地標

撰文 / 張建峰

2014-7 第007期

  • 北京三聯韜奮書店24小時揭牌儀式。(福建日報提供)

  • 北京三聯韜奮書店採用多元經營模式。(福建日報提供)

  • 夜晚的三聯韜奮書店內燈火通明。(福建日報提供)

  • 松菸誠品打造全新living project品牌。(誠品書店提供)

  • 書店提供文化生活方式。圖為大連回聲書店一景。(回聲書店提供)

每當夜幕降臨,白天原本不設座位的北京三聯韜奮書店便會在地下一層開闢一塊區域,安放下藍色的閱讀桌和光線柔和的閱讀燈,讓讀者安靜地享受閱讀;而門外則被私家車擠滿,且在距離店門口的5米處拉了一條黃色警戒線。當城市進入午夜,北京三聯韜奮書店不眠的燈火依舊陪護著守夜的讀者。

北京三聯韜奮書店,是京城著名的人文書店。4月8日,三聯韜奮書店開始試營24小時書店,4月18日,進入24小時常規運營,並於世界讀書日舉行開業儀式。自此,三聯韜奮書店成為北京首家真正意義上24小時全天候開放的書店。

誠品經驗的啟發

在大多實體書店運營低迷情況下,三聯書店推出「24小時書店」是出於什麼動因和契機?三聯書店副總經理張作珍表示,2008年到2013年間,三聯書店總經理樊希安去台灣拜訪出版業同行時,曾三次造訪台灣誠品書店,誠品24小時書店作為台灣文化圈的一個品牌給他留下深刻印象。

當時他就想,要是三聯也能辦一家24小時營業的書店該多好。但是當時三聯書店條件並不成熟。因為誠品集團不光賣書,還經營百貨、餐飲,三聯韜奮書店面積小,不具備像誠品複合經營、以其他產業貼補書店的條件,而圖書經營只能賺取微利,沒有其他經濟來源,很難維持24小時經營的成本。

巧合的是,今年初,總經理樊希安參加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的科教文衛部門意見徵求座談會,他作為10位代表之一,向李克強總理建議在政府報告中寫入「全民閱讀」活動。這個建議最終被總理採納。而自去年底到今年初,一連串利多消息接連傳來:財政部下發通知,五年免征圖書批發、零售環節增值稅;三聯韜奮書店獲得政府1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扶持資金,三聯書店當即決定將這筆錢用於支持書店24小時營業。

實際銷量超過預期

自24小時不打烊試營業以來,三聯韜奮書店引起媒體的關注,也得到讀者的熱烈捧場。23日掛牌儀式當日,達到11萬左右最高營業額。2014年世界讀書日前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給北京三聯書店全體員工回信,肯定了創建24小時不打烊書店,認為這項活動是對「全民閱讀」的生動踐行,並希望三聯韜奮書店把24小時不打烊書店打造成為城市的精神地標。

儘管三聯韜奮書店是北京的文化地標,但買賣還是要講虧贏的。除國家100萬元的扶持資金及免增值稅政策,三聯韜奮書店還得到了母公司三聯書店的100萬元資金注入,對書店的書架、系統等進行更新。

張作珍說,試營業前他們做過預算:如果夜間的營業額能達到5000至10000元,三聯書店即可盈利。而實際銷售狀況超過了預期,平均每晚零售額約為25000元,白天日均零售額約為45000元,日平均實際零售額可達70000元,比去年日均零售額3000元翻了一番。因24小時書店開業,李克強總理的回信及國內外千餘家媒體的宣傳,促進了三聯韜奮書店白天50%的銷售增長率。

學誠品帶來轉機

前些年三聯韜奮書店曾處於瀕臨倒閉的境地,虧損達到2000多萬元。台灣誠品書店的模式,同樣給了三聯韜奮借鏡。

張作珍說,從2010年開始,三聯韜奮書店著手系列改革,如精簡人員降成本,清理庫存提高運營效率,引進與書店風格相契合的文化創意產品。特別是將其中600多平米租給雕刻時光咖啡屋,降低租金成本,給書店帶來了轉機,員工的積極性與銷售額在不斷上升,形成了良性循環。

多元化的服務也讓讀者有更多樣體驗。雕刻時光咖啡屋24小時運營與書店聯動,飄香的咖啡與書店的氛圍融為一體;書店每週末都會有文化名人、歌手與讀者的見面會、簽售、新書發表會、展覽等行銷活動,以及折扣、滿額贈、換購等促銷措施。

張作珍認為,若以後國家不再投入,24小時書店總體仍可處於盈利的狀態。這不僅得益於一系列改制,三聯書店的品牌更是其穩定發展的主要原因。

三聯書店是我國出版業的著名品牌和老字型大小,三聯韜奮書店則為旗下唯一的全資子公司。書店目前有可供讀者選購的圖書8萬餘種,均精心選自全國100餘家出版社,以人文社會藝術精品為主,部分為港澳台地區的原版書,如此保證了書種的高品位和高品質。優質的書種、高端的讀者以及高達97%的以圖書為主體的經營,是三聯韜奮書店別於其他書店迥然不同的個性。很多外地來京的知識份子不管多忙,都會因三聯韜奮書店這個品牌慕名而來,抽出一點時間去三聯書店淘書,不少外地讀者一買就是上千元。

逛書店是一種文化生活

從籌備到試營的兩個月期間,三聯韜奮書店在人手少、經驗不足、時間緊迫的條件下,利用有限的投入資金,拿出可操作性的方案,並僅用一個月進行招聘面試、裝修、設備的更新等,壓力較大。但張作珍坦陳,更大的困難還是在於作為北京唯一的一家24小時營業書店,試營業能否成功,能否頂住各種質疑聲。

比如,有北京知名學者提出:書店24小時營業違背零售業規律,且夜讀不經濟,也不符合人的生活規律。張作珍告訴記者,北京的人口多且夜生活愈加豐富。三聯韜奮書店有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南邊是王府井步行街、人民藝術劇院,西邊有美術館,東邊是隆福寺廣場、長虹電影院,北邊還有後海、鑼鼓巷,這一帶的夜生活豐富,也是一個文化人聚集的區域。夜生活已經成為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夜間消費潛力巨大。除了去電影院、去看話劇、去酒吧、去KTV,可能也有一部分希望在深夜有這麼一個能讀書的去處。

夜間12點至淩晨3點之間,店裡仍有100多名光顧的讀者,最高可達200多人,大多是高收入開私家車的讀者,又以年輕人居多,包括文化名人、著名影星。淩晨3點之後還餘50多位讀者。早上6點至9點,又迎來白天新的一批讀者。這些夜間造訪的讀者覺得深夜時段與白天秩序儼然不同,可以進行安靜的閱讀。

但三聯考慮過北京冬天夜間12點以後是否還會有客流量嗎?對記者的追問,張作珍淡定地認為影響不大,因為北方的冬天屋內暖和,高端讀者外出大多有私家車。

張作珍認定一個道理:「好與不好,不是自己說了算,而是讀者說了算。讀者與銷售是成功與否最好的檢驗。我個人認為在書店看書比在酒吧、KTV泡一夜要好。所以我們不做過多回應。」

網路時代,實體書店所受的衝擊不言面喻。張作珍認為觀念的衝擊首當其衝。他指出,作為紙質媒體的三聯同樣關注新媒體,網上購書、看電子書確實給讀者帶來了便捷,但一來網路流覽則屬淺閱讀,「淺閱讀」已成為當代社會閱讀的明顯特徵。網路時代,讀者的閱讀能力普遍下降,讀得再多,收穫也是有限的。

要提升國民素質、發展文化強國,政府應當引導、提倡深閱讀,即以紙質閱讀為重。書店作為傳播文化的重要場所,是文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城市需要實體書店,因為讀者到書店不僅是買書,更是一種文化生活方式。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7 第007期

書店存活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