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獨立書店 不變體驗嚮往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獨立書店 不變體驗嚮往

撰文 / 雅倩

2014-7 第007期

  • 上海季風書園2001年起曾有全盛時期。(雅倩攝)

  • 上海渡口書店陳設很簡潔。(雅倩攝)

  • 大眾書局24小時營業店面。(雅倩攝)

  • 大連回聲書店常舉辦書店音樂會。(回聲書店提供)

  • 北京萬聖書園相當知名。(好攝女攝)

如今,獨立書店一詞,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而究竟該如何定義「獨立書店」,卻並不是只有一個正確答案。或許,每個讀者心中,對於獨立書店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定義。

而北京萬聖書園劉蘇里就曾這樣說過:「我理解的獨立書店,應具備三點特質:一是無所依附,二是人文觀照,三是持之以恆。三足鼎立,無往不勝。」

曾經旺盛一時

而我們在此探討大陸獨立書店的逐步發展,就不得不從民營書業講起。上世紀90年代期到新世紀初期的階段,正是民營書業崛起和興盛的時期。從分佈來講,除了北上廣這樣的大城市和東部沿海地區也較為多數之外,不少內陸地區三四線城市及小城鎮也都湧現出來。

2003年9月,當時新修訂的《出版物市場管理規定》開始實施,其中對獲批准的連鎖企業開設新的直營店,只需到當地新聞出版行政部門備案的規定,給不少民營書店草清了發展障礙。同時,我們可以看2002年的一組資料:當年中國圖書發行業總銷售額為993.93億元,其中56.94%由非國有書店銷售。在這一時期得到全面發展的民營書店中,就包括了不少在讀者心目中有著不可動搖地位的老牌獨立書店。

先鋒書店世界聞名

比如,創辦於1997年的上海季風書園,2001-2008是其全盛時期,最多曾在上海擁有8家門店,成為「上海的文化地標」。目前卻只剩下上海圖書館地鐵展廳層一家店面。與季風的命運不同,成立於1996年的南京先鋒書店,一直堅持以「大地上的異鄉者」為座右銘,為讀者打造建築元素、宗教情結、人文關懷的公共空間。如今,不但在南京市內擁有多家分店,並且已經把書店開到了無錫惠山古鎮、黃山黟縣碧山村。

今年,先鋒書店位於南京五台山,由地下停車場改造成的總店,更是入選了由英國BBC評選出的2013年度「全球十大最美書店」。這雖然不是國內的書店第一次入選,但與之前的以外版書為特色的老書蟲,以及由日本出版社在國內投建的蒲蒲蘭繪本館相比,先鋒可謂是完全由中國製造的一家書店。

而90年代所發展起來的獨立書店們,並不是都能幸運地經營至今。光合作用書房1995年成立於廈門,書店期望營造一種有別於大型購書中心的「私人空間」感覺。即使店面再小,書店的內部空間也常常被故意隔成不同類型的閱讀區。同時,還吸收了咖啡館或茶館等為社區人群提供除家裡和辦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間」功能。在傳統圖書零售格外凋敝的2007至2008年,僅在北京一地便新開了11家連鎖店。然而,書店在2011年10月29日,幾乎是一夜之間關掉了所有的直營店面。

對於獨立書店來說,選擇連鎖無疑是需要經過謹慎思考和科學運營的。我們會說,獨立書店是很難複製的,哪怕是自己複製自己。而目前,在民營書業發展高峰已過,獨立書店不但面臨網路書店的挑戰,就連紙質閱讀的方式都開始逐步被電子閱讀越來越多的取代的時候。獨立書店早已經開始從自身出發,在運營模式上有了新的探索和發展。

複合式經營不簡單

複合式經營,這個說起來簡單的事情,做起來卻並不是賣賣咖啡和創意產品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有時候,吸引我們的正是書店本身這個空間,這個由書籍所構成的小世界中,我們除了讀書還能做什麼?

答案或許出乎你的意料:聽一場小型爵士音樂會、參加一對新人的結婚典禮、做一個充滿書香的夢。而這些並不是我的想像,如果你有機會去合肥保羅的口袋書店、大連回聲書店、深圳舊天堂書店,你就可以享受一場書店音樂會。而如果你是一個背包客,紹興的新青年書店、廣州的1200bookshop則都能夠讓你在書籍的懷抱中度過溫暖的一夜。

現在我們似乎可以重新審視,獨立書店對於我們,對於一座城市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我們也許只是抱著去書店尋找一本好書的願望出發,最終卻在書店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心儀作家的讀書分享會,甚至是一次夜遊書店的體驗。在書店這個獨特的城市公共空間中,我們也會得到更多的自由。而這些也正是獨立書店的魅力所在,是網路書店和其他傳統書店所無法替代的。

可朝社區書店發展

近幾年來,不斷有獨立書店關門閉業的消息傳出,而書店的命運也因此得到了更多媒體和公眾的關注。而如今,我們要做的並不是給獨立書店唱輓歌。要看到除了因為自身或其他原因關門的書店之外。同時,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新書店開始了自己的探索。沒有一個人,可以準確的預測未來獨立書店的路究竟該如何走,不過,在此我們卻可以多提供一些可能性。

社區書店是其一。當城市中被無數社區、樓盤所分割成許多相對獨立的生活區之後,社區書店也就自然成了業主們一種不可避免的需求。以北京為例,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近70家社區書店,不過,儘管這些書店抓住了這一空白市場,但又受限於經營模式單一、房租成本高昂、人力成本快速增長等因素,經營狀況卻並不樂觀。

當然,比較成功的案例也是有的,比如位於北京萬朝陽區萬科青青家園的讀易洞,可以說以成為社區書店的一個典範。創辦於2006年的讀易洞,以家庭經營為主,如今的功能也已經從店主的自家書房發展出,以「閱讀鄰居」命名的定期讀書沙龍活動等等。2013年9月,「閱讀鄰居」也獲得「北京十大閱讀示範社區」。

24小時書店引話題

24小時書店也是可能的選擇。今年4月8日,位於北京東城區美術館東街的三聯韜奮書店,推出了「深夜書房」試營業活動。這件事一時引起了不少社會媒體、民間讀書團體、書店出版業人士的關注。一時間,夜晚的三聯書店變成了人們讀書的聖地。

在大陸書店業中,實行24小時營業也已不是新鮮的嘗試。2012年3月上海福州路的大眾書局整修一新,以主打懷舊主題的復古民國風貌示人。相較於從前,店內增加了咖啡茶座的部分,在店內其他區域也增設了不少座椅。同時,書店也開啟了24小時營業的模式。

然而,一個多月之後,書店就開始面臨夜間店內鼾聲四起,人們就地而睡的問題。更有一些「蹭夜者」讓書店秩序變得混亂起來。出現這樣的情況之後,大眾書局也做出了相應的調整和政策,從當年的11月起,凡晚上10點之後進店的顧客都要憑身份證辦理一張「夜間閱讀證」。

所以,24小時書店,作為未來書店發展方向之一,但並不是鼓勵每家書店都去進行24小時營業的嘗試。而是要因店而異,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安排經營時間。特別是在三聯韜奮書店的試水成功之後,各地許多書店相繼效仿,在這時就更需要一些冷靜的思考。

總而言之,回顧獨立書店在大陸的發展歷程,作為曾經的書店人,現在的寫作者,我對獨立書店還是擁有信心的。因為無論我們的生活發生怎樣的改變,對於書籍的熱愛,對於書店體驗的嚮往是不會變的。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實體書店獨立書店

2014-7 第007期

書店存活戰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