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線上焦點 > 台北電影節 業界年中大考

線上焦點 / Focus

台北電影節 業界年中大考

撰文 / 陳幸芬

2014-8 第008期

  • 《冰毒》導演趙德胤(左三)與電影節主席張艾嘉及劇組人員合照。

  • 《水印街》描繪一段撲朔迷離的情愛追逐。

  • 《行者》紀錄無垢劇團數十年的藝術之旅。

  • 《迴光奏鳴曲》片中充滿大膽情慾的誘人擦澡戲,成為矚目的話題之一。

  • 世界首映《相愛的七種設計》由許瑋甯、莫子儀演譯愛情、職場與人性的都會觀。

在台灣文青心中,影展有著宗教般的神聖意義。台灣一年大大小小的影展數加起來就多達70個,近年高雄電影節、新北市電影節、桃園電影節相繼登場,影展目標漸漸從引薦國際影壇大師的教育功能,轉向推動產業的實質效益,城市影展更著眼於城市行銷與觀光宣傳。

甫落幕的台北電影節是台北每年的電影盛會,是台灣最早且最具規模的城市影展。影展舉辦競賽以鼓勵國際青年導演及國內優秀影像工作者,目的在挖掘許多具潛力的影像創作者。台北電影節以清新、獨立製片和原創精神為影展信仰,肩負培育台灣電影產業的責任為影展定位。「城市、華人、新銳」三大主軸,為台北電影節不可或缺的特色。

電影節拓展國際視野

台北電影節前身為「中時晚報電影獎」,1994年更名為「台北電影獎」,1998年由台北市政府主辦,2007年台北電影節成為隸屬於「台北市文化基金會」的常設影展單位,藉由永續經營的理念,讓台北市成為一個親切友善的電影城市。台北電影節結合台北市文化基金會所屬「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共同推行電影與城市行銷經驗交流,經由國際電影觀摩及影展各式活動,廣邀國際重要城市的電影委員會成員,舉辦電影城市論壇與活動,拓展國際視野。

相對於商業取向的金馬影展,台北電影節的原創精神展現在「以不分類的視覺影像創作」成為專屬於台北電影節的最大特色。「台北電影獎」是唯一針對台灣專業影人設立的電影競賽平台,透過邀請國際選片人、影評人擔任評審,頒給台灣電影工作者,將國片推銷國際,增加國內外能見度。

百萬首獎紀錄片連得四屆

而「台北電影獎」的百萬首獎更開放讓各類型電影角逐,鼓勵台灣所有優秀的視覺影像創作者位於相同立足點競賽。至今已經連續4年由紀錄片擊敗商業劇情長片贏得百萬首獎,形塑了絕無僅有的台北電影節精神,本屆得主為紀錄片《不能戳的秘密2:國家機器》,導演李惠仁秉持獨立媒體人的精神,勇於揭發政府官僚組織亂像。「國際青年導演競賽」主要是鼓勵各國新銳導演,藉此進行國際與國內電影工作者的相互交流切磋,讓台灣觀眾驚艷於創作者們精彩的敘事功力,並欣賞他們天馬行空的創意。

台北電影節的特別觀摩單元「城市主題影展」,旨在經由電影與城市映像的觀摩放映、展覽、座談及活動,帶領觀眾深刻地認識主題城市的電影與文化傳統,呈現世界萬象。在短短的三週內,一網打盡地看遍不分遠近國家的影像藝術。透過城市分類,不但能呈現該國導演關注的議題,也能呈現該國導演創作的侷限,對觀眾來說,是學習,也是反思。焦點影人、午夜狂想、特別放映等觀摩單元,讓觀眾享有更多元豐富的觀影體驗。

待查上映影片電影節先行

影展在台灣也有著不容忽視的影響力與特殊性。在台灣自由包容的環境下,觀眾還能透過影展搶先觀看仍卡在「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審查等待上映的影片,如今年台北電影節就放映了《浮水印街》、《推拿》。像之前賈樟柯作品《天注定》受限於陸片配額制度,卻因為金馬影展的緣故,台灣反而成了兩岸四地優先上映的地區。賈樟柯導演接受BBC專訪時就表示:「把對創作自由的信仰放在創作裡面,拍出有突破性和探索性的影片來觸碰那個禁忌,這個社會的話語空間才會變得更加開放。」

另外,改編自畢飛宇同名小說,由婁燁執導的《推拿》,是婁燁首次聚焦盲人推拿師這個特殊群體,啟用了大量盲人演員,並在視覺上模擬各種黑畫面、失焦、過曝等攝影手法,展現盲人不為人知的喜怒哀樂。

日前專程赴台灣介紹《推拿》的大陸導演婁燁提到拍片緣由,當初是先見到畢飛宇的人再看到書,而他與畢飛宇很聊得來,欣賞彼此的作品,一直找合作的機會。《推拿》還在文學雜誌連載,小說尚未獲獎時,雙方就計畫拍成電影,這也是他「向文學致敬」的一種表現。在拍完《浮城謎事》後,婁燁希望「退兩步」,回歸到電影最基本的初衷,如人物的敘事、電影語言的運用、演員感受的傳達等,於是《推拿》就成為婁燁的新目標。

等到真的開始籌拍後,他才發現困難重重。婁燁坦言拍攝過程非常辛苦,和傳統電影製作差別很大。「當時太輕率了,有一點瘋狂。」他笑著表示:「這些問題在畢飛宇的小說裡處理得很好,但要在影像和視覺裡解決是很困難的。」他強調從一開始拍片就遇到各種困難,「很長時間都覺得是在製作一部實驗電影。」

電影節經營出區隔

台北電影節已於日前落幕,不同於國際影展的富麗堂皇、金馬影展的恢弘大氣、上海電影節的奢華炫耀,台北電影節始終維持著青春、活潑、新銳、獨立的魅力。經過多年的經營累積,台北電影節已經拉開與金馬影展、其它城市影展不同的距離,逐漸成為檢核台灣電影圈前半年的重要考試。

儘管電影環境窘困、資金短缺,台灣的電影工作者們依舊充滿理想、奮鬥的特質,更顯示出台灣電影界的美麗與哀愁。期望能透過各式大大小小的影展,加速與產業界結合及執行,開展出台灣電影的願景與高峰。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