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老兵思原鄉 合拍突圍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老兵思原鄉 合拍突圍

撰文 / 高蜜拉

2014-4 第004期

  • 《原鄉》2012年在福州開鏡,主要編導演出人員出席。(《福建日報》提供)

  • 鼓浪嶼的旅遊盛況導致無法搭景。(林采韻攝)

  • 《原鄉》由鄒靜之擔綱文學策畫。(《福建日報》提供)

「2014年,馬上破4。」馬年3月18日,電視劇《原鄉》登陸央視一套黃金檔,導演兼主演張國立如此期待。結果該劇播出至今,驚喜連連,在最新出爐的大陸48城衛視黃金檔電視劇收視排行榜上,《原鄉》收視率高達4.61%,遠超同期其他電視劇。

由國殤、鄉愁、故土以及親人架構起的《原鄉》打動觀眾,直戳淚點。其中不少80後年輕人也在一路追劇。有網友評價說:「這是一部有溫度的電視劇,一部敢於面對歷史的電視劇,更是一部講述兩岸親情的電視劇!」
    
兩岸編劇傾力合作

主創兼主演張國立接受記者採訪時稱,《原鄉》的誕生「緣於一次感動」。2008年,一篇關於台灣老兵堅持38年只為「回家看娘」的報導文學讓他淚眼模糊,也讓他萌生了把這些老兵的故事拍出來的念頭。

六年執一念。終於,在開放赴台老兵返鄉的25周年紀念的今年,《原鄉》得以與觀眾見面。《原鄉》的劇本由台灣編劇陳文貴操刀,由被譽為「大陸第一編劇」的鄒靜之擔綱文學策畫,歷時4年打磨而成。

「許多反映老兵的電視劇多會從1949年寫起,寫一對青年男女因戰亂而分散,幾十年苦苦相思,最後相聚的故事。」陳文貴與張國立、鄒靜之想要擺脫這種套路,於是決定從1984年寫起。

設定這個年代背景,陳文貴有一點自己的小心機,「我是1984年第一次到台灣,對台灣的感性認知是從這一年開始,寫起來比較有底氣。」

然而陳文貴坦言,這麼一來,也帶出了新問題,「1984年的老兵都已五十歲,多數人還生活在底層,這麼一群又老又窮的主角,既無高富帥也無白富美,與人們說的電視劇收視訣竅完全背道而馳。」

慶幸的是,三位主創有著共同的想法:不去追求時下電視劇的流行元素,忠實於歷史,堅持現實主義的創作方式。洪根生、杜守正……這班老兵,一生漂泊,一事無成,窮愁潦倒,一輩子的願望只是回家去看看。於是故事圍繞著回家這一種基本的願望展開。

全部實景拍攝

2010年的夏天,《原鄉》的故事終於定稿。陳文貴到了南太平洋島國斐濟開始創作劇本。沒有網路,沒有電視,攤開稿紙,他就用鋼筆,多少悲歡離合一點點流淌到了筆尖。妻子與他相對而坐,幫著電腦輸入。「許多次,我看到她敲著敲著,淚水奪眶。」陳文貴說,「劇本的寫作原比想像中的要順利。大段大段的戲,常常是一氣呵成。」

後來,分別在三亞、福州和廈門,劇本進行了三次集中討論與修改。陳文貴歎,「得失寸心知,如果說有什麼遺憾,那就是老兵故事實在太多了,我們只能取滄海一滴,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人物,只能割捨了。」

2013年4月,《原鄉》開拍。張國立說:「這是一部難拍的戲。」從專案論證時,他就派了國立常升公司的總經理馬保華親自出馬擔綱總製片人,公司資深製片主任張國強擔任執行製片人,「這是一場硬仗,戰線長、轉場多、大腕雲集,又要牽動兩岸三地的資源,只有這兩位在電視劇製作行業工作二三十年的虎將加老將聯手。我心裡才覺得踏實。」

當年去到台灣的老兵來自五湖四海,劇本中涉及的主要角色就有來自北京、重慶、山西、江西、河北、山東、福建等多地的人。劇中台灣的戲份不少,作為當年老兵聯絡大陸老家的中轉站香港的戲也很重。「照目前一些電視劇的拍法,這些戲都可以選幾個拍攝基地,通過搭景來完成,這樣既省錢,又減少劇組轉場中出現的延時風險和其他意外。」然而,劇組最後確定:劇中共涉九地,全部實景拍攝。

物換星移難覓場景

其中,最難的是在台灣的拍攝。幾十個人攜機器設備道具輾轉赴台,辦一次赴台證就夠不容易了。經過多次選擇,劇組最後決定在台中一個廢棄的眷村拍攝。「這個決定,的確是自找苦吃。」被廢棄的居住地,無水無電雜草叢生,要把它恢復成當年的樣子,不是一般的難度。但跟搭景相比,在這裡拍攝更接近當年的狀況,多難也要幹。「好在台灣當地官員、合作方都給予了支持。」這片眷村經過《原鄉》劇組改造後走紅螢屏,如今已被當地立項保留並準備開發成旅遊專案。

當年滯留香港的老兵居住地調景嶺,如今已被香港政府拆遷改造了。劇組輾轉找到了香港最後一個棚戶區茶果嶺。「站在那些棚戶屋前,大榕樹下,眼前看見的是香港鱗次櫛比的高樓、無盡的繁華。」張國立深深體會出當年老兵心中「這裡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的蒼涼心境。

張國立回憶,廈門、福州、重慶、婺源這些比較主要的大陸場景中,在廈門的看景最費周折。廈門的自然景觀、建築風格與台灣頗多相似之處。劇組起初選中鼓浪嶼的一處景,不想拍攝時旅遊旺季到來,島上停車佈景都有困難,劇組只好忍痛割愛。

再次看景,劇組看中了集美中學的一處校舍,卻無論如何都得不到拍攝的批准。原來是當地政府針對很多劇組在廈門不環保拍攝、不綠色拍攝,出台了一些不接待劇組的相應管理政策。劇組深感無奈,既覺得這個政策有些因噎廢食,又覺得拍戲同行們不自律,破壞環境以致牽連到整個行業,令人汗顏。

福建省府投資拍攝

「大陸拍攝的轉機在福州。」張國立稱,「山窮水盡的時候,靜之求救於福州市原市長鄭松岩。鄭市長在福州接待了我和靜之,在福州跑遍了大街小巷,像一個製片一樣陪著我們選景。還把我們這個戲向市委市政府推薦,福州市宣傳部長接待了我們並認真聽了這個戲的故事,當場決定入資支持,政府部門保證劇組在福州拍攝順利,終於是柳暗花明了。」

《原鄉》能火紅螢幕,除了好劇情,還有「老戲骨」的精彩飆戲,吸引觀眾。內斂、沉穩的張國立扮演從江西婺源到了台灣的老兵洪根生,而陳寶國則扮演一個千方百計阻撓老兵回鄉的長官路長功,劇情開端兩位主要人物就因為立場和身份的不同展開了一系列「針尖對麥芒」式的交鋒,洪根生堅定不移地志在踏上歸鄉路,路長功則對其各種窮追堵截。張國立與陳寶國這對「國寶組合」,從影多年卻鮮少搭檔演電視劇的他倆成了劇集矛盾衝突最激烈的的核心人物。

奚美娟在《原鄉》中飾演阿茶(茶嫂),與張國立扮演的老兵洪根生是一對「少年夫妻」。「一生等待一人。這是何等的美好。」奚美娟說她特別感謝編劇陳文貴老師,「他把這個角色寫得非常特別,我很喜歡。阿茶這個人物不是一個概念性的只是渲染苦情的人物,每一場戲都飽滿扎實,沒有廢筆。」

台灣演員楊千霈飾演年青一代的核心人物——洪根生的女兒曉梅。她的外公就是台灣老兵,「當我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真的是做尋根之旅。」楊千霈感覺自己的這次拍攝就是對現在還在的老兵們和所有在天上沒有辦法回到老家的老兵們圓夢。」

老戲骨飆戲拉收視率

劇中「老兵團」中一員的傅友誠由台灣演員楊懷民飾演「對我來說演戲30多年頭一次碰上這樣角色,小傅在裡邊是一個瘋了的人。我接觸過很多老兵我很瞭解,小傅只是很多老兵中一個縮影,小傅因為思念親人而瘋。這份情一直是維繫海峽兩岸看不見的線,這部戲能讓我們海峽兩岸的情變得更深更濃。」

此外,大陸戲骨馮恩鶴飾演將軍岳知春、馬少驊飾演老兵杜守正、朱德承飾演老兵八百黑、李耕飾演老兵朱晉,組成最強陣容老兵團,王家梁飾演路長功的兒子路台生,潘麗麗扮演洪根生台灣老婆網市,宋曉英飾演余夫人,傅雷扮演老潘等,各個人物都形象鮮明,龐大陣容實力可見一斑。「歷史5月,輾轉9地。」張國立坦言,《原鄉》是他投資最大、耗時最長、最花心思的一部作品。幸運的是,「天遂人願,每一分付出都是值得的。」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兩岸合拍

2014-4 第004期

兩岸電視劇合拍謀求出路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