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廣興紙寮 本業增值又翻身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廣興紙寮 本業增值又翻身

撰文 / 陳淑英

2014-8 第008期

  • 台灣手工紙店保存大量稀有紙。

  • 訪客在廠內抄紙、拓印。

  • 廣興凸顯製紙達人的地位。

  • 廣興紙寮每年吸引數十萬民眾參觀。

  • 廣興讓紙張有了身分認證。

位在南投縣埔里鎮的廣興紙寮,9月將應法國孔泰民俗文化與建築博物館之邀,赴法參加「紙──亙古而長久(Paper is not dead)」世界手抄紙展覽。這是台灣手工紙產業首次躍上國際,廣興負責人黃煥彰特別挑選一款透過燈光可展現紙張纖維特色、並有台灣圖案的夜燈參展。他說,這次去法國,要讓歐洲工藝家見識台灣手工紙堅持傳統與創新的一面。

廣興紙寮是埔里的一塊閃亮招牌。它以出產高級手工紙聞名書畫藝術界;20年前成立全台灣第一家手工紙觀光工廠,為傳統產業的轉型與經營豎立新榜樣;近年開發可吃、可穿的手工紙。7月間,福建省委書記尤權訪問台灣,特別前往埔里品嘗廣興生產的「菜倫紙」,看到廣興紙寮用筊白筍製作的爌肉包裝紙,大讚台灣文化深入結合民間生活。

設觀光工廠寓教於樂

廣興在造紙產業界的傑出表現,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黃煥彰回首20年前困厄的挑戰,感觸良多。大約在1990年,埔里手工紙廠外移東南亞、大陸十分嚴重。「同業都說那裡人工、原料便宜,拼命招手叫大家過去。」因為受到低價競爭的衝擊,廣興營運十分辛苦。

「我一直思考如何讓產業維持下去?」黃煥彰回憶,大約在民國82年,台灣開始發展觀光產業,當時埔里酒廠面臨被裁命運,地方產業構思不如異業結盟,大家一起發展埔里觀光。

於是廣興在85年成立觀光工廠。「我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做文化教育,參觀者可以邊看、邊學、邊做。」黃煥彰說,文化要與生活結合才有意義,訪客在廠內抄紙、拓印,彷彿變魔術般做成小夜燈,寓教於樂,近來每年吸引超過20萬人次拜訪。

廣興發展觀光工廠同時,沒有迷失本業。黃煥彰眼看師傅漸漸老去,心想,「如果產品不能拚量、拚價格,那麼只能走精緻路線。」在他的策畫下,廣興朝高級手工紙、為創作者量身訂作特殊用紙發展。例如被兩岸藝術界譽為「水墨現代化之父」的劉國松就用廣興特製紙筋很粗的棉紙作畫,這種紙還被稱為「劉國松紙」。

每張紙都有生產履歷

黃煥彰最特別的是,「幫每張紙製作生產履歷」,上面清楚載明紙張名字、配料、規格及重量、造紙師傅姓名。黃煥彰說,既然是手工,就要強調職人的人文價值。其次,「每張紙都有浮水印可辨真偽」,因為有防偽機制,大陸茶業者還拿廣興紙包裝價值不菲的普洱茶、武夷茶,讓消費者在鑑定茶葉品質上多層保障,在收藏上產生文化價值。

「若只生產文化紙,市場有限,經濟規模太小。」黃煥彰永續經營造紙產業的毅力影響到家人。「太太在菜市場看到賣不完的菜被丟棄,覺得可惜,就拿來試做食用紙。」黃煥彰開闢一塊蔬菜造紙實驗區給太太研發用,除了講究清潔,流程與紙廠抄製書畫紙一模一樣。使用過的材料有空心菜、地瓜葉、絲瓜等,終於做出可食用的鳳梨紙、巧克力紙、麥芽紙等。黃煥彰並認為,「蔡倫」發明中國造紙術,可吃的紙又是用蔬果做成,所以取諧音叫「菜倫紙」。到底廣興已研發蔬果纖維製成可吃的紙有幾種?他笑說,「至少100種,就像雜菜麵工廠。」

黃煥彰很保護產業技術,他看過有人拿尺偷量產品、偷拍照或偷抄筆記,想要挖廣興文創撇步,「因為你還保有技術,所以才能活下去。」黃煥彰強調,做事業一定要認識行業本質,「本來是作品,放到商業就是產品,除了好用,還要能放久,『人』是最大的資產。」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