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交流到合作 台導活化陸團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交流到合作 台導活化陸團

撰文 / 郭士榛

2014-8 第008期

  • 2007年亦宛然掌中劇團參加兩岸民間藝術節演出日本時事劇《鞍馬天狗》。(蔡欣欣提供)

  • 2012年台灣戲曲學院附屬京劇團參加兩岸民間藝術節演出京劇《雜劇班頭關漢卿》。(蔡欣欣提供)

  • 大陸崑劇小劇場來台灣演出。(蔡欣欣提供)

  • 兩岸戲曲交流在解嚴後開始動起來。(蔡欣欣提供)

  • 白先勇與蘇州崑劇院合作,集合兩岸三地人才打造青春版《牡丹亭》。(許培鴻提供)

探討兩岸戲曲交流,國立台灣戲曲學院副校長、國立政治大學中文系教授蔡欣欣指出,兩岸戲曲界真正交流是在1987年台灣發佈「解嚴令」後,但剛開始,多是由「民間組織」與「學者個人」率先搭建起組織演出或學術研討等交流活動。

蔡欣欣表示,1992年「上海崑劇院」與1993年「北京京劇院」首度來台演出,正式啟動兩岸藝文活動與劇團演出的「雙向交流」序幕,其後其他劇種也相繼來台,並開放編導來台教學,使編劇、曲腔創作藉由互相學習,達成創作上的交流。

明華園首登大陸團隊

台灣最早前往大陸演出的是明華園歌仔戲團,蔡欣欣回想,1990年北京亞運節,邀請台灣團隊,台灣派出本土代表性強又有教育意義的「明華園」演出《蓬萊大仙》,這次演出被視為是兩岸戲曲隔絕後的「破冰之旅」。後來又有一心歌仔戲團參加福建藝術節,致使兩岸戲曲交流漸由單向轉向雙向交流。

至於台灣赴大陸表演的戲曲團隊,是以京劇、崑劇、豫劇、歌仔戲及布袋戲為最多,蔡欣欣指出,由於台灣沒有文革的破壞,因而保有戲曲的精華,對京劇、崑曲有著美學的堅持。但大陸因環境的養成教育、演員科班出生功底深厚,上海崑劇團來台演出引起大震撼,刺激台灣演員自我成長,也提升觀眾的眼界。

蔡欣欣說,1992年上海崑劇團來台時,團長蔡正仁曾說「崑曲最好的觀眾在台灣」,當時大陸崑曲沒落中,台灣觀眾的美學建議和支持,讓大陸演員感受到被尊重,無形中提升他們自信,尤其2001年崑曲成為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崑曲開始受到高度保護。2004年白先勇與蘇州崑劇院合作,集合兩岸三地人才打造青春版《牡丹亭》,除賦予崑曲現代性開創新美學,還培養了一群年輕的觀眾。 

台灣戲曲民間活力強

兩岸戲曲交流大陸方來台演出,剛開始新鮮感強,台灣觀眾看戲的興趣高,票房都亮眼,可惜台灣欣賞戲曲人口本不多,觀眾漸顯疲弱,進兩年,大陸來台演出票房差強人意。蔡欣欣分析,初期大陸團隊來台作品大都是經典戲碼,一開始很受歡迎,但從交流轉為商業市場操作時瓶頸漸生。尤其台灣市場不大,觀眾注意力集中在幾個熟悉的劇種上,加上死忠的老觀眾逐漸淍零必然影響票房。  
 
「台灣歌仔戲是民間活生態,不像大陸用錢培植國家團。」蔡欣欣指出,在台灣公部門培植的傳統藝術劇團,因為歷史背景的因素只有國光劇團和豫劇團,其他劇團都要在市場機制中,建立自己文化品牌,找自己的優勢和特色,政府的補助機制是給支援,讓劇團有創作自主權,求變可求新,給劇團大空間發展,以外台戲匯演等競賽方式,也促進劇團的進步。

台灣導演跨海執導

大陸幅員廣大,劇團很多,單一劇種就可以舉辦相關的大型藝術節、戲劇節,蔡欣欣認為,台灣以民戲做為生存命脈,和大陸的公家體制不同,因此在戲劇的保存和推廣上,大陸應依劇種不同量身訂定傳藝制度,活化、應用傳承管道。蔡欣欣舉例「梨園戲」、「蒲仙戲」沒有市場性,但卻有著很深的歷史背景,所以需要列為「非遺」建傳習所加以保護。

兩岸戲曲的互動從交流、學習、觀摩,也逐步走向合製共創,尤其台灣傳統現代化的豐富經驗,成為大陸取經重點。《蝴蝶之戀》由廈門歌仔戲研習中心和台灣唐美雲歌仔戲團合作。台灣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和江蘇省演藝集團打造的《南柯夢》,由大陸崑曲大師蔡正仁、張繼青指導江蘇省崑劇院年輕演員,台灣現代戲劇導演王嘉明與舞台設計黃怡儒、服裝設計賴宣吾跨海執導與設計。台灣導演李小平,也曾參與四川省川劇院《夕照祁山》的經典重製以及赴上海執導大陸京劇演員史依弘和崑曲名生張軍合作的《2012牡丹亭》。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兩岸戲曲交流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