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台灣戲曲創新 競演中跨越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台灣戲曲創新 競演中跨越

撰文 / 林采韻

2014-8 第008期

  • 《安平追想曲》題材和舞台視覺皆以現代為時空。(秀琴歌劇團提供)

  • 台灣戲曲的創新活化處於百花齊放的狀態。(國光劇團提供)

  • 唐美雲主演的《燕歌行》。(兩廳院提供)

  • 國光劇團推出實驗小劇場《賣鬼狂想》。(國光劇團提供)

  • 新生代的演員更容易接受創新的嘗試。(當代傳奇提供)

台灣戲曲的活化與創新,當下走入百花齊放的階段,無論形式、內容、表演手法等,各團皆有突破。單是回顧過去半年的舞台,國光劇團《探春》、唐美雲歌仔戲團《狐公子綺譚》、二分之一Q《風月》、山宛然與弘宛然的《聊齋─聊什麼哉?》、奇巧劇團《大盜玫瑰賊》、柏優座《逝‧父師─希矣切》等,無一沒有新思維。「創新」在台灣戲曲舞台上不再是「特例」,爭鳴之中已來到好壞競技的時代。

探索傳統戲曲的當代性和價值,台灣這條路走了超過30年。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王友輝長年觀察和參與台灣戲曲發展,指出以京劇的突破性來說,京劇演員郭小莊1979年創立的「雅音小集」被視為先行者,當時「如何開拓新觀眾」是轉變的最大動力。「雅音小集」嘗試將現代劇場舞台燈光服裝等思維融入新編的戲碼當中,「記得一次郭小莊主演《紅娘》,每次上場便換一件戲服,漂亮極了!」

當代打造新劇種

郭小莊之後,1986年吳興國創立的「當代傳奇劇場」,創團作品《慾望城國》改編自莎士比亞悲劇《馬克白》,大膽的格局向傳統京劇界投下一顆震撼彈。王友輝分析《慾望城國》的突破,包括將西方文本京劇化、模糊了京劇行當、出現導演角色等。

王友輝說劇中吳興國飾演的敖叔征為大反派,依傳統京劇行當,應該是個花臉,結果吳興國卻以小生和武生刻畫,而且拋開複雜的勾臉傳統,只以簡單的線條處理。吳興國在製作中除了扮演演員,還擔綱編劇和導演,「過去京劇界沒有導演,只有主排,因為演的多是傳統劇目,以排戲為主。」王友輝引用國家文藝獎得主、劇作家王安祈所言,吳興國的理念,是企圖開創「新劇種」。只是這條路談何容易。  

京劇「轉型」過程中,需要大量劇本,王安祈曾為「雅音小集」新編6劇本,也為「當代傳奇」執筆《王子復仇記》,2002年接任國光劇團藝術總監之後,她大量修編老戲、創作新戲。國光為國家劇團所獲資源相較民間為多,但也面對社會更多的檢視。2006年的《金鎖記》是王友輝認為的成功首役,改編自張愛玲的同名劇作,成功結合現代題材和京劇形式,除了高明的編劇手法,導演李小平和女主角魏海敏等功不可沒。

國光蘊育新活力

國光在大劇場的演出之餘,去年開始推出「小劇場‧大夢想」系列,以80年代台灣小劇場的實驗精神,透過京劇元素的活化再造,尋找當代劇場新生命,邀請現代劇團如「EX─亞洲」、新生代京劇演員為核心的「栢優座」等參與。擔任策展人的王友輝強調,「系列演出為嘗試,能夠撞擊出什麼很難說,任何方向都有可能,這才是實驗的精神。」 

相較於京劇,歌仔戲本來就是活戲,尤其外台演出即興成分甚高,「如何昇華」王友輝認為是重點。當下歌仔戲呈現的豐富度,以明華園的娛樂性,演出可達體育館的規模;唐美雲累積各式新創劇碼,包括《梨園天神─桂郎君》、《蝶谷殘夢》、《燕歌行》等;此外,一心戲劇團、尚和歌仔戲劇團、河洛歌子戲團等也投入創新行列。

歌仔活中求突破

近年歌仔戲在形式試驗上,以秀琴歌劇團的《安平追想曲》最受注目,其背後最大的推手,便是擔任編劇和導演的王友輝,「我的企圖是開創可能的歌仔新調」。《安平追想曲》的題材和舞台視覺皆以「現代」為時空,二個多小時的戲,唱段占了80%,其中新編歌樂曲占了一半以上。王友輝說當時與作曲家周以謙討論甚久,周以謙曾建議把鑼鼓點拿掉,但他深怕如此將淪為台語音樂劇,最後劇情 因以戲中戲進行鋪陳,鑼鼓點便自然存在於「戲中」,音樂唱腔的進出更為流暢。

台灣戲曲的活化創新,正處於日新又新的道路上,戲曲之間的跨越更有可能成為下一波的主力,像是新生代的奇巧劇團便將歌仔戲、豫劇、流行、搖滾樂等全部送作堆。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台灣戲曲當代性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