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廖瓊枝 創新出菜留戲味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廖瓊枝 創新出菜留戲味

撰文 / 陳淑英

2014-8 第008期

  • 《凍水牡丹》以廖瓊枝老師的生命故事為主題。(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提供)

  • 廖瓊枝早年扮相。(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提供)

  • 廖瓊枝於秀朗國小示範教學。(林日山攝)

  • 廖瓊枝將與法國導演合作,首度走入當代實驗劇場。(徐欽敏攝)

  • 廖瓊枝飾《孟麗君》。(廖瓊枝歌仔戲文教基金會提供)

上月初,80歲的歌仔戲國寶廖瓊枝受「柏林愛樂12把大提琴」邀請在國家音樂廳共演《王寶釧》經典橋段〈血書〉。團員首次聽到她如泣如訴歌聲,顯得很陶醉,而〈血書〉透過大提琴沉穩低吟的音色表現,別有風味。

對於此回以中西合璧方式,呈現「哭調仔」跨越東西古今的魅力,廖瓊枝說,歌仔戲一直跟著時代潮流改變創新,「創新就像辦桌,希望有新菜色招待客人,但是也要想口味道不道地?有沒有歌仔戲味道?」

廖瓊枝,1935年生於基隆。自14歲為生活進入內台戲班「金山樂社」做「綁戲囝仔」學戲,展開歌仔戲生涯至今,66年來,從內台、外台、胡撇仔,到廣播、電視歌仔戲,及進入國家戲劇院表演的舞台歌仔戲,與國樂團、交響樂團等跨界合作,既見證台灣歌仔戲發展史上的幾番變革起落,也親身經歷無數的創新演出形式,迄今依然挺著孱弱身子,屹立舞台為歌仔戲找尋更多可能性。

胡撇仔戲創新空前絕後

她回憶在金山樂社時期,「變景道具就要裝5台卡車」,當時雨景是很寫實的從舞台上噴出水,還有五龍吐真水、五蛇吐真火……等效果,在舞台技術不如現代科技化年代,這些機關十分吸睛,觀眾迭聲叫好。

歌仔戲有陣子受日本皇民化運動影響,變身「胡撇仔戲」。廖瓊枝19歲時轉入擅演胡撇仔戲的內台戲班「金鶴歌劇團」,當時也以胡撇仔的形式演古冊戲。她記得,當時歌仔戲改唱流行歌、口白變多,以爵士鼓與小喇叭等西洋樂器伴奏,拿掉傳統貼片、改畫紅藍眼影,穿現代化服裝演愛情故事、家庭劇等等。她說,「現在歌仔戲按怎變,也不像胡撇仔戲變那麼大。」

廖瓊枝分析,胡撇仔戲的流行固然跟當時社會背景有關,另一原因是「傳統戲不好做」。做傳統戲要具備基本功,如用本嗓唱、丹田要有力量,以前的老師手上拿棍子,一旦學生做不對不好,不由分說就打下去,像她以前每天練基本工之前,要先跑15分鐘的圓場、蹲15分鐘的馬步後,老師才開始教功夫,光是台步就走半年。然而,「不管演傳統或演胡撇仔戲,都要演得道地,不能只演皮毛。」

吸收現代劇場特色

50年代後,因為收音機普及,廣播電台成為流行的傳播媒體,廖瓊枝也於中廣等電台錄製廣播歌仔戲節目。歌仔戲演員因為無法呈現身段,轉而回到傳統,注重唱腔、唸白。直到1962年台視成立後,歌仔戲進入電視螢幕,由象徵劇場走向寫實劇場,傳統歌仔戲又有了新變化,騎馬不再拿道具代表,而是真有其馬,廖瓊枝也曾於台視《白蛇傳》中演出青蛇。70年代之後,因推行國語運動,歌仔戲消失一段時日。廖瓊枝記得當時冷清場面,「台上表演,台下觀眾根本沒興趣看。」

隨著歌仔戲式微,廖瓊枝呈半退休狀態。直到1980年代,歌仔戲開始出現文化場,也即舞台歌仔戲。許多劇團吸收現代劇場特色,紛紛推出精緻新編戲,由專人編寫劇本、曲調,更加重視舞美、服飾。例如廖瓊枝曾與唐美雲搭檔於國家戲劇院演出新編歌仔戲《無情遊》,與國家國樂團合作推出歌仔戲音樂會《凍水牡丹》等。

創新像新菜注意戲味

當大多數劇場人費盡心思追求歌仔戲的創新,突破歌仔戲傳統演出方程式,從傳統出身的廖瓊枝,一方面支持為歌仔戲開展別創新格的局面,另方面卻也堅持捍衛傳統。她認為,「創新很可取,但一定要有傳統基本功夫打底。」

「表演情緒很重要,喜怒哀樂要分的出來。」廖瓊枝說,歌仔戲講究「一緊(快)二慢三休」,該快就快、該慢就慢、該結束就結束,節奏要掌握。「有沒有對到戲也很重要」,比如台詞說「你很可恨」,演員手要比向對方,如果比向觀眾或隨意往上比,不但沒對到戲也忽略手的姿勢的重要性。

為了讓更多人明白傳統古冊經典好戲,廖瓊枝到處免費教學、演講,鼓勵學生成立社團、舉辦歌仔戲夏令營,甚至在1989年創辦「薪傳歌仔戲劇團」,教年輕人學習歌仔戲。她記得第一次上台對大學生演講,緊張到嘴唇皮皮剉,但她克服害怕,只為傳承歌仔戲文化。

以感恩心回報歌仔戲
 
上個月,麥德姆颱風剛掃過台灣的周末,廖瓊枝沒猶豫風災後路況,按行程自己開車去宜蘭,正是因為學生在傳藝中心有演出。問她怎麼還那麼辛苦親跑宜蘭?「我是抱著感恩的心回報歌仔戲。」廖瓊枝說,在她年少無依無靠時,歌仔戲給她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讓她有能力賺錢,獨力撫養四個孩子長大。」

人稱「廖老師」的廖瓊枝有「台灣第一苦旦」、「東方最美的詠嘆調」以及「台灣最會哭的女人」等美譽。「哭功」的功力源自她的身世寒微,她在演唱哭調時的自然真情,好像對命運傾訴,何以做為人不想遇到的滄桑事,她都經歷?原來14歲以前的廖瓊枝,日子像斷梗流萍。4歲時即成無父無母的孤兒,後來跟著外祖父母在宜蘭生活。每天凌晨三、四點起床,批發油條叫賣,賣完油條再賣枝仔冰。因為窮到沒錢買鞋子,夏天是赤腳走在發燙的柏油路上賣冰,冬天一雙腳則凍得很。未料14歲時,阿公阿嬤相繼去世,為生活只好進戲班走唱江湖。

命是天註定但要去拼

曾有算命仙說廖瓊枝「與父母無緣,命帶孤。」但是,廖瓊枝說,「命是天註定,不過,我們也要去拼命。」不向命運低頭的她,而今譽滿菊壇,桂冠等身。

廖瓊枝於1988年獲教育部薪傳獎、1998年獲教育部民族藝術最高榮銜「民族藝師」,並成為第2屆「國家文藝獎」戲劇類得主雙重榮譽,又在2000年榮獲美國「亞洲傑出藝人終身藝術成就獎」、2008年獲得行政院文化獎,「520」陳水扁總統卸任前又頒授總統府二等景星勳章,2009年被文建會指定為「重要傳統藝術保存者」。從教育部、行政院,加上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總統府,文藝界及國際間的最高榮譽,無一缺漏,幾無人能出其右。

「歌仔戲是真正台灣本土的戲曲文化,發源地是宜蘭員山鄉,台灣歌仔戲不輸國外的歌劇。」廖瓊枝說出對歌仔戲的夢想,多年前她曾看過歌劇《蝴蝶夫人》,唱得不錯,且佈景、舞台設計很棒,但沒有身段及動作,她希望有機會「將台灣歌仔戲以歌劇的方式演出」,做一場實驗性的「台灣歌劇」,讓愛好西方古典樂的聽眾也能感受台灣戲曲的精華。不論是激盪東西方音樂交流的火花或不辭辛勞薪傳推廣歌仔戲,從廖瓊枝身上,我們看到廖瓊枝的成就不僅是舞台的藝術表現,更值得尊敬的是她為歌仔戲所作的奉獻。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廖瓊枝台灣戲曲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