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吳興國:我站在時代看京劇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吳興國:我站在時代看京劇

撰文 / 陳淑英

2014-8 第008期

  • 《慾望城國》用京劇功底搬演西方經典,當時強烈衝撞京劇傳統。(當代傳奇提供)

  • 《蕩寇誌》將電子音樂糅入京劇唱作。(當代傳奇提供)

  • 吳興國在《李爾在此》一人飾十角。(當代傳奇提供)

  • 吳興國在《蕩寇誌》中與年輕人一起搖滾。(當代傳奇提供)

  • 吳興國的《蛻變》將傳統京劇的冠上稚翎,轉化為蛻變後的蟲頂觸角。(當代傳奇提供)

1986年,著名京劇演員吳興國意識到傳統戲曲優勢不再,為了找尋新觀眾,集合一群年紀不到30歲的戲曲演員、同好,創立「當代傳奇劇場」。創團作《慾望城國》改編自英國文豪莎士比亞的《馬克白》,用京劇功底搬演西方經典,當時強烈衝撞京劇傳統。

吳興國率領「當代」28年來,愈走愈前衛。接續挑戰如莎劇系列《李爾在此》、希臘悲劇《樓蘭女》、破解貝克特密碼《等待果陀》及改編自卡夫卡同名作品的《蛻變》等。今年與上海戲劇學院合作,將京劇與電子搖滾混血的水滸終極篇《蕩寇誌》,3月於香港藝術節首演,十月將現身上海國際藝術節。

京劇與搖滾樂大混血

《蕩寇誌》到底和傳統京劇演出有甚麼不同?除唱念作打基本功外,包括戲劇節奏、音樂、舞蹈、服裝和舞台視覺全被吳興國顛覆。例如《蕩》劇戲服豪華而古典,精緻細膩到有如博物館展覽品。尤其宋徽宗的服裝,上頭的圖案押花特別向故宮申請授權,使用宋徽宗的墨寶轉印於布料上;又如音樂伴奏,《蕩》劇將重金屬搖滾糅入京劇胡琴鑼鼓唱作結構內。吳興國自評:「創作弧度大到如同兩個高山峻嶺之間走鋼索。」

從《蕩寇誌》掌聲,回顧「當代」的新編京劇之路。吳興國頂著離經叛道罵名,努力將京劇往前推。一開始《慾望城國》即從多方面更新京劇程式。如傳統京劇龍套小兵多無生命,像是活布景,但《慾》劇小兵個個有戲,時而害怕時而緊張,表情鮮活;如人物塑造,傳統戲以生旦淨丑行當分,《慾》劇演員不拘單一性格,女主角有青衣高貴,也有潑辣旦精明;再如服裝捨棄明代以來的京劇服飾,拿掉水袖改為上窄下寬的大袖。近年創新幅度愈來愈大,2007年首創電音搖滾京劇《水滸108》,從第1集《上梁山》、第2集《忠義堂》到第3集《蕩寇誌》,因為充滿創意和現代性的元素,十分吸引各年齡層觀眾。

創新京劇闖天涯

吳興國對京劇的突破早期遭來保守人士反彈,但很受國際劇場界好評,是第一個受邀在法國亞維儂藝術節演出的亞洲劇團。甚至大陸京劇龍頭老大中國京劇院,以40萬人民幣買下《慾》劇的版權,在北京保利大劇院演出,首開台灣戲曲向大陸輸出例子。

「現在時代走的比較快,國際藝術節的藝術總監都很年輕,所以就被看見了。」吳興國將創新受歡迎的榮耀歸因於時代性。「大部分從傳統出發往新方向走,初始總是會怯步。」他說,「不是認為傳統不好才去做創新,每個人都有其站在時代空間的意義跟責任,有些經典很好,可惜因為手法太老套不被現在觀眾接受,藝術家的責任就是把傳統變得現代,再受歡迎。」

梅蘭芳走在時代前端

吳興國從傳統出來,當然深知京劇的精緻藝術,也繼承傳統戲曲情感。他12歲進復興劇校,15歲就演主角,而後進入陸光國劇隊,很快成為劇隊的A咖演員,「京劇本身就是很優秀的戲曲,我們不該丟掉祖輩藝術家們遺留下來的智慧。」吳興國努力將傳統京劇銜接現代觀念、節奏、藝術形式,認為改革對現今表演藝術而言,也是新的出發,不是一昧學國外老套的話劇表演方式而已。

「我是站在時代看京劇」,吳興國說,「梅蘭芳不也走進民國時代創新?」他認為,現在時代更新,走的更快,如果戲劇發展不夠快,如果跟不上現代生活、語言、情感及美學,觀眾就不進劇場了。台灣因為較早開放,所以創新走在前面,大陸近年表演藝術也積極朝著有創意有想法的方向發展,只是起步稍慢而已。吳興國說,世界愈來愈活潑,嘗試的方向愈多愈好,就怕原地不動。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吳興國當代傳奇台灣戲曲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