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二分之一Q 實驗崑曲新極限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二分之一Q 實驗崑曲新極限

撰文 / 林采韻

2014-8 第008期

  • 《南柯夢》在戴君芳的詮釋下,讓觀者有了最具現代感的體會。(二分之一Q提供)

  • 《柳.夢.梅》中車夫以踩踏腳踏車車輪的方式推動轉台,讓演員在上、下旋轉間表達心境。(二分之一Q提供)

  • 《情書》裡「載卡多」造型車台變換成樓台、馬車、船倉、書房等流動的情愛空間。(二分之一Q提供)

  • 《亂紅》以崑曲為主軸,並史無前例地將台灣本土歌仔戲納入其中。(二分之一Q提供)

  • 二分之一Q將《喬影》變身為《小船幻想詩──為蒙娜麗莎而做》。(二分之一Q提供)

二分之一Q劇場從2004年至今推出8部作品,第8部《風月》是今年兩廳院台灣國際藝術節的委託創作,戲上演前一個月票全部售罄,觀眾大多是年輕面孔。十年耕耘有成的劇團,每部作品無不嘗試新的試驗,崑曲的現代性,就在這過程中不斷被摸索與激發。

現代劇場導演戴君芳和崑劇小生楊汗如是劇團兩位核心人物。劇團的「二分之一」,意指戴君芳本非崑曲「圈內人」,楊汗如也是票友起家,而「Q」則是崑曲Kunqu英譯的諧音。不拆解崑曲、不違背傳統戲曲美學觀的前提下,使用現代劇場手法凸顯崑劇表演藝術之美,是劇團的基本信念。但有了前提約束,也就提高實驗的困難度。

裝置藝術載卡多全都上

回首一路創新的過程,戴君芳說台灣沒有崑曲傳統,因此演員、資源都有限,所有實驗手段,大都是有什麼用什麼、沒什麼找什麼替代的結果。戴君芳和楊汗如首部合作作品,誕生在劇團2006年成軍之前,結合裝置藝術和崑曲的《柳‧夢‧梅》在劇場和戲曲兩界引起討論。戲中,戴君芳透過為藝術家施工忠昊設計的「蹺蹺板椅」,及「由腳踏車帶動的圓形轉盤」表現一組與「夢」有關的質感,如暈眩、輕盈、逃逸等。戴君芳說,當時使用裝置的想法很簡單,他認識施工忠昊,無意中看到一組他設計「家具」藍圖,便順手拿來使用。

隔年的《情書》,一台「載卡多」赫然出現在舞台上,這又是施工忠昊「家具」目錄中的另一件作品。如何使用「載卡多」,戴君芳結合車身與四面白色帷幕的開合,轉換出樓閣、書齋、船艙等場景。戲中將偶加入崑的世界,也是因為從車台聯想到彩樓,而偶的出現正好顯現〈錯夢〉中,夢境的非現實狀態。此外,在劇中她也大量使用了投影,「當時看到視覺藝術家蘇匯宇,將投影使用在他的作品中,覺得很不錯。」因此在〈錯夢〉中,「載卡多」上的投影幕出現了作夢中的男主角身影,重疊甩動的汽車雨刷,讓舞台頓時產生古今對照的幽默。

歌仔戲與崑曲同台

之後的作品《亂紅》,她使用的手法更加大膽,讓崑曲和歌仔戲同台唱和,劇中的男主角侯方域跨越明清兩個時代,戴君芳將明朝的侯方域以崑生飾演,清代的侯方域交由歌仔戲演員詮釋,兩人在舞台上進行「自我審視、相互詰問」。

戴君芳說她是從執導崑曲的過程中,才開始認識崑劇的,一路從裝懂到嘗試搞懂。她說崑曲的學問,只會愈學愈深,當她愈了解,也就愈迷惑,到現在只能說了解一點皮毛。而她在發想作品的過程當中,時而向傳統的崑曲靠近一些時而遠離,奇怪的是,當多一分了解時,就愈想還原它的純粹。

虛實之間靠鬼穿梭

戴君芳身為與崑曲最接近的台灣現代劇場導演,在長久創新的過程中不時要思考突破之道,尤其在不拆解崑曲原始唱段的前提下,如何在實中加入現代劇場所需要的虛,技巧性的在舞台上鑽出一個縫隙,時時考驗她的能耐。她笑說,有時「鬼」很好用,因為鬼的身分能穿梭來去,馬上解決虛實之間的問題。在《戀戀南柯》裡,戴君芳為蟻國公主設定了「超現實性」;一是螞蟻原形,二是天仙容貌,三是死後的乘雲駕霧,因此試圖以類似傀儡的表演風格加上KTV配唱的方式詮釋這個角色。

十年的崑劇創新路,戴君芳說她是拿現代劇場向崑曲學東西,或許是因為崑曲演出行進的速度很慢,「讓我能夠嘗試表演的空間也比較大。」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二分之一Q崑曲戴君芳楊汗如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