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蘇繡研究所 絲藝內涵創新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蘇繡研究所 絲藝內涵創新

撰文 / 林采韻

2014-8 第008期

  • 蘇州刺繡研究所隱身在世界文化遺產環秀山莊內。(蘇州刺繡研究所提供)

  • 《金核子對撞科學圖像》被已逝著名畫家吳冠中稱為「神品」。(林采韻攝)

  • 蘇州刺繡研究所藝術總監張美芳。(林采韻攝)

  • 徐蘇鳳的棚架上,可見著一張張童趣的貼紙。(林采韻攝)

  • 藝師們工作的空間。(林采韻攝)

蘇繡與湘繡、蜀繡、粵繡並列為中國四大名繡,隱身在世界文化遺產環秀山莊內的蘇州刺繡研究所,成立於1957年,近一甲子以來,承載著蘇繡的歷史與未來,此地培養了數以百計的大師和專家,傳承與發展40多種刺繡技法。2006年蘇繡被列入中國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此時伴隨民間資本──中國同源公司的投入,研究所開啟培育年輕工藝師的計畫,同時致力發展蘇繡的現代性,期望透過創意設計和品牌打造,讓刺繡之美能夠飛入尋常百姓家。

蘇州刺繡研究所擁有輝煌歷史,半個多世紀以來,作為中國文化對外交流的代表,先後到過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展出,同時作為中國國家領導人贈予外國元首的國禮達百餘次。最近的一次為2012年底,研究所繡製的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肖像即作為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祝賀女王登基60周年的贈禮。在此之前,荷蘭女王、瑞典國王、柬埔寨國王、美國總統、哈薩克斯坦總統等,都曾透過研究所的作品親炙中國刺繡工藝之美。

蘇繡圖案秀麗 色彩典雅

蘇繡的歷史可追溯至兩千多年前,最早出現於《尚書》。由西漢劉向所著,收錄先秦至西漢間歷史故事的《說苑》,曾記載春秋時期的吳地已有「繡衣而豹裘者」;到了宋代,蘇州已是戶戶有刺繡。在歷史長河中,蘇州人一代傳一代,保存老祖先的智慧,當下的研究所以逾百人的專業團隊,在環秀山莊的園林秘境固守著蘇繡圖案秀麗、色彩典雅、針法豐富、繡工精細等特色。

刺繡是一種磨人耐心的藝術,以一年時間完成一幅作品是常有之事,但只要享受其中怡然自得,許多研究所的藝師們這一「坐」就是40年。張美芳是蘇州刺繡研究所德高望重的前所長、現任藝術總監,1973年開始在此地工作,大半人生在所裡度過,68歲的她依然堅守她熱愛的崗位,不時思考蘇繡的未來。她說所謂努力繼承,不應該是原地踏步,也應該包含創新,她相信未來是思維大於技巧的時代,工藝師如何加強內涵的學習是當務之急。在她認知中,蘇繡除了是藝術品、收藏品,要讓此人類珍貴的遺產真正「活」起來,就必需走入平民百姓家裡。

金核子對撞 撞出新繡意

提起蘇繡的創新,張美芳自己就是前鋒,她的作品《金核子對撞科學圖像》,曾被已逝著名畫家吳冠中稱為「神品」。此幅作品由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發想,張美芳以刺繡的技法進行創作,並借重非傳統的科技絲線達陣。蘇繡常規使用的線是蠶絲,它的截面為橢圓形,交織出來的曲線走柔和路線,但「金核子對撞」表現的卻是爆發力。當張美芳瞭解到有幾種化纖絲截面是三角形的「異形絲」欣喜若狂,在「異形」的幫助下完成使命。  

《金核子對撞科學圖像》的突破除了絲線的使用,還有主題的創新。傳統蘇繡主題集中在山水、人物與花鳥,貓與金魚則為一絕。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黃春婭為研究所教學研究組組長,她解釋蘇繡表現貓之所以特別好,在於能夠以繡工展現肌裡變化,因為絲線橫則深豎則淺,加上光影會活動,相較起來比繪畫更真實。

年輕一代 具藝術基底

黃春婭與張美芳同樣在研究所工作超過40年,她也為蘇繡創作主題傷神著,因為當前主要還是停留在仿中西名畫為主。她說上次蘇州市文聯開會時,眾人便針對此題進行討論,深覺宋代蘇繡就已經能完整表現的東西,又何需現代人照樣照做,如今在不折不扣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同時,應該創造有現代性的東西,這樣未來的人回首現在,才能透過作品感覺年代,也為未來的傳承留下不同時代的印記。

賦予作品現代性所需的新思維,少不了年輕人注入。研究所2006年感受到工藝師斷層的危機,黃春婭說當時在她前後進入研究所的同事們,多已屆退休之齡,需要新血接替。於是研究所的青年培訓計畫正式啟動,招募的對象以南京藝術學院、蘇州工藝美院等學生為主。黃春婭指出,她19歲進研究所,是高中畢業被分配進來的,並沒有相關藝術背景,現在這批年輕人均有繪畫基底或相關織品背景,雖然刺繡經驗還不足但有他們的優勢。

刺繡行列 男生也加入

吸引年輕人入所,研究所與學校合作,前進校園開設課程,希望在潛移默化中,能夠找到有緣人。助理工藝美術師徐蘇鳳今年28歲,畢業於蘇州工藝美院家紡設計,來研究所已經5年。說話輕聲細語,自嘲很孩子氣的她,因喜愛手工藝,決心投入刺繡世界。在她每日工作的棚架上,可見著一張張童趣的貼紙,周圍還佈滿精心栽種的植物,這一方小天地,就是她每日工作8小時的地方,如何一針一線時時刻刻耐得著住性子,她笑說「這樣的環境布置就是拿來調情的。」

一般她上班族的同學早九晚五,夏日她則是早上8點15分上班,約下午4點半下班,因為刺繡是與太陽賽跑的職業。徐蘇鳳說刺繡時唯有在自然光下,判斷的絲線顏色才會準確,尤其平時使用的顏色不僅上百種,色階間更只有些微差距,像是她拿手的山水,只要色階差一點,整幅空間感便可能走樣。

研究所對新進年輕人的培養,一般來說要先花上兩到三年,以大班課統一培訓打底,再採用師徒制對其中較為優秀者作進階提升培訓。新生除了女性之外,研究所近年也有男性的參與,像是周冲來研究所已經3年多,他說自己從小喜愛藝術類的事物,因興趣召喚來到此地。

蘇州刺繡研究所透過向下扎根,繼續滋養著傳承的養分。與現代生活接軌的道路也正積極開展,正計畫性地進入家居市場,分別從作品主題、裝裱材質設計等面向進行調整,同時以蘇繡文化為精神,開創各式文創品項。

然而在大步走入市場,活化傳統藝術之前,最重要的關鍵是讓大眾有機會體會蘇繡之美,從感動之中體驗價值,因此在中國文化部和蘇州市政府的支持下,中國同源公司將著手興建「中國刺繡藝術館」,目前已委託建築師貝聿銘的弟子完成設計,藝術館落成後將成為中國唯一的國家級刺繡藝術品及衍生品收藏展示、藏品修復、教育培訓、研發創作、鑒賞評估、藝術交流的專業化平台。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蘇州刺繡所蘇繡非遺

2014-8 第008期

兩岸非遺競技 變臉圖強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