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蒲家三代雕塑入選法沙龍展

創意生活 / iLife

蒲家三代雕塑入選法沙龍展

撰文 / 陳淑英

2014-9 第009期

  • 三代聯展合照。(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 蒲添生被譽為台灣雕塑第一人。(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 蒲添生晚年全心創作林靖娟紀念雕像,其子蒲浩明隨伺在側。(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 蒲浩明與作品蔣渭水銅像。(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 蒲宜君工作照。(蒲添生雕塑紀念館提供)

法國沙龍展自19世紀以來便是藝術家競譽重要舞台,作品入選就像魚躍龍門,身價不凡。印象派大師莫內曾因作品被沙龍退件而籌辦「落選沙龍」展,可見藝術家們多麼在乎沙龍的肯定。

台灣有一個三代皆入選法國沙龍的雕塑世家──已故雕塑家蒲添生及其長子蒲浩明、孫女蒲宜君,國立台灣圖書館100周年館慶特別安排「本質‧轉化‧變奏 蒲添生×3雕塑聯展」,即日起至9月28日止,展出包含沙龍獲獎作品在內逾160件大作,觀眾可一飽眼福。

1912年出生的蒲添生被譽為台灣雕塑第一人,是著名油畫家陳澄波的女婿,他不但引進日本翻銅技術並建造台灣第一家鑄銅工廠。最廣為人知的作品為台北市中山堂廣場的國父銅像及健康幼稚園發生火燒車事件後,為不幸犧牲的林靖娟老師製作大型雕像,紀念林靖娟的勇敢事蹟。

三美神 挑戰社會禁忌

蒲添生最打破社會禁忌之作是矗立於華山公園的「三美神」:1981年創作的《陽光》、《亭亭玉立》和《懷念》。雕像以外籍女性為模特兒,展現高大豐腴自信的裸體女性風采。1982年,《陽光》原本在要在國父紀念館展出,卻因當時民風保守被拒,引起「色情與藝術」之爭。後來蒲添生參加法國沙龍競賽,《亭亭玉立》和《懷念》分別入選1983年的巴黎冬季沙龍及1984年法國獨立沙龍百周年展。當時歐洲人可能連台灣在哪裡都不知道,蒲添生卻以西洋傳統裸體雕塑參加法國沙龍並入選,十分難得。

蒲添生對雕塑藝術的貢獻巨大,對蒲浩明而言,最難忘父親對藝術的「堅持」。他回憶,父親從構思創作到完成《林靖娟老師紀念銅像》長達4年,期間不幸發現罹癌卻拒絕治療,堅持留存最後體力完成作品,銅像1996年5月15日完成,父親5月31日辭世。

蒲浩明文大美術系畢業後,就在父親工作室接受長達13年師徒制學習,後來留學歐洲,風格跳脫古典具有現代感。他為慶祝長女宜君誕生,在1973年完成《葡萄棚下》,於1982年入選法國秋季沙龍。没想到28年後,蒲宜君於2010年以《小舞者系列之1》入選巴黎秋季沙龍,創下三代人入選法國沙龍的紀錄。這項殊榮既是家族的驕傲,也創下台灣雕塑界紀錄。

藝術路苦 改兒子志願卡

蒲宜君,身為蒲添生之孫、蒲浩明之女,從小在蒲添生工作室捏塑泥巴長大,孕育豐沛的藝術能量讓她自然而然走上創作之路,才43歲已是台陽美協雕塑部的預備會員。

看著蒲宜君成為具有濳力的青年雕塑家,蒲添生3子蒲浩志想起,小時候原本大學也想讀藝術,但父親認為學藝術太辛苦,有蒲浩明繼衣缽已夠,希望另外兩個兒子讀理工,「交志願卡那天,爸爸親自到學校將我的志願改成甲組。」

蒲浩志,這個順著父親心意的孩子,後來做了工程師;再後來,很貼心地買了一個電動梯,便利父親爬上爬下「捏土尢仔」;再更後來,他索性自工程公司退休,專職打理蒲添生雕塑紀念館大小事。中國人說「團結力量大」,印證在蒲氏家族的雕塑藝術傳承,的確是真理名言。 

2014-9 第009期

破解文創園區致勝密碼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