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亮點人物 > 林谷芳 諸相非相畫禪一如

亮點人物 / People

2014-9 第009期

林谷芳 諸相非相畫禪一如

林谷芳 前中華文化總會副會長、台北書院山長

撰文 / 郭士榛

  • 伊藤若沖《寒山拾得圖》。(取自網路)

  • 收藏於東京出光美術館的仙崖義梵《指月布袋畫贊》。(取自網路)

  • 林谷芳在杭州忘禪小築前留影。(本刊資料照片)

  • 林谷芳在日本高野山奧之道。(林佳穎攝)

  • 林谷芳於日本奈良法隆寺。(林雨菴攝)

音樂、文化學者林谷芳多年習禪,始終觀照道藝一體。近期推出他的話禪新書《諸相非相─畫禪二》,書中直指中日兩國禪風相異,從禪畫也觀照兩國文化、藝術、修行的差異與對生命的態度。

林谷芳修行:「出入禪、教、密30年,不惑之後,方知自己是無可救藥的禪子」,遂對禪門不共,多所拈提。由於禪對於他,已融入生活於一體,因此他笑說,這本書中的所有文章,他信手拈來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就完成。林谷芳表示,在《畫禪一》中,他先定義什麼是「禪畫」,禪畫涵括了哪些要素、條件,因為藝術不是毫無章法、各自心證。

禪畫映現中日差異

到了《畫禪二》多數篇幅在述說作品,「禪畫的筆墨形式原基於禪家的生命觀照,它無法為法、簡約獨露、遊戲躍動,而一切接離於作意。無此特質,就難顯宗門之風光。」林谷芳進一步說明,禪畫並不像禪詩般,能較全面映現宗門從知見、行持、開悟、勘驗乃至應機接引的諸般風光,但因非全面,各有所偏,卻正好作為比較。尤其在中日之間,禪畫更直接地映現兩國禪風乃至文化的差異。

日本禪畫不僅自成類別,蔚然成宗,且多禪僧畫家。在此,禪與畫一事,藝術與修行不二,舉畫禪一如,日本原有它明顯的傳統。也所以,白隱慧鶴、仙崖義梵此禪門之宗匠,亦以畫名。

禪畫於中國被誤讀

中國則不然,不僅禪畫不自成類別,甚且美術史之立禪畫一節,其名其思也都源自日本。而也正因不自成脈,地位隱微,禪畫嚴重被誤讀。正因宋後中國禪風不振,儒家重登主流,歷史詮釋常以儒者觀點,美學作為則託諸文人。禪雖然成為最具中國特質的佛門宗派,由於文化影響固深,於生命拈提固徹,但作用卻往往是滲入式的。檯面上,對禪畫乃多所誤讀。

相對的,日本禪雖襲自宋禪,千年以降,不僅法系儼然﹐也本土化成為日本文化之重要基底,而日本美學尤受禪的影響。歷史中的中國重要禪畫固多東流日本,日本自己自雪舟等楊以降,踐行畫禪一如,早成文化顯眼的一支。

林谷芳在《畫禪二》中,比較了中日禪畫中不同的修行宗風、文化角色、歷史影響與生命作用,而且更聚焦在其源頭,也就是禪畫家身上,各以五篇書寫了中日的禪畫家,包括了中國大陸的梁楷、牧谿、馬遠夏圭、八大、漸江,與日本的雪舟、白隱、仙崖、良寬與宮本武藏。他說,或許從讀者的角度來看,《畫禪二》比《畫禪一》更容易有閱讀的興味。書中也可欣賞到不少典藏在東京、京都、上海等地美術館的畫作,也有私人收藏。

禪為親近生活之觀照

林谷芳指出,最有意思的是:中國的禪畫家,除梁楷為中日所共同推崇外,牧谿則於中國被忽略,卻在日本成為禪畫之祖,八大、漸江在中國被嚴重誤讀,馬遠夏圭則被日人依其需要過度詮釋。相對的,日本的五位,除宮本武藏外,皆為禪僧,而宮本武藏除畫禪外,更以劍禪不二,震爍古今。

對凡人來講,禪是好接近的嗎?林谷芳答,禪是讓人和生活更親近的一個觀照。人們在極速變動、做很多加法的社會,對身邊的事物都是概念化的,沒有切身的了解。而禪讓人與生命的種種更親近。生活從哪裡開始?吃飯睡覺。真切的生活著,如實看到自己,看到生活,就是禪。

關鍵字: 林谷芳

2014-9 第009期

破解文創園區致勝密碼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