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邱正生: 價值 理念 文創園必要條件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邱正生: 價值 理念 文創園必要條件

撰文 / 陳淑英

2014-9 第009期

  • 上海現代戲劇谷 是上海首批文化產業園區之一。(林采韻攝)

  • 大陸很多園區入夜之後就無一片死寂。圖為大芬油畫村。(《福建日報》提供)

  • 大陸國產娛樂型主題樂園經營尚待觀察。(《福建日報》提供)

  • 西門紅樓展現年輕創意。(李昌隆攝)

  • 位於松菸園區的台北文創大樓外觀。(松山園區提供)

21世紀,文化創意產業以前所未有的傳播速度影響全球經濟發展,成為各國發展新經濟的突破口。為打造台灣成為亞太文創產業中心,公部門接續推動華山、松山、台中、花蓮及嘉義、台南等文創產業園區並給予定位。

如華山被定位「文創產業、跨界藝術與生活美學風格」、台中園區「建築,設計與藝術展演」。台灣文化創意產業聯盟協會副理事長邱正生指出,「政府不要管太多,要尊重民間形塑園區的力量。」

「政府不是萬能,硬把園區定位是多此一舉。」邱正生反問,「難道只有花蓮是藝術與觀光結合場域,其他地區就不要藝術結合觀光?難道台中設計建築特別發達,其他縣市無此強項?」「文創園區發展不是一鄉一特色。」一鄉一特色的「特色」是「長在土地上」。如台南的東山龍眼節、白河蓮花節或者後壁的蘭花最飄香,皆根據地方產業脈絡而來。但文創園區不能套用這種邏輯。

園區特色由市場決定

邱正生表示,文創園區的特色應該是在發展過程中由團隊去試出來的,且由市場決定。比如華山有名的音樂展演空間Legacy「傳」,天色愈暗,樂聲愈震,人潮愈爆;松山園區有五月天籌畫的犀利趴,提供創作音樂人表演舞台,也是台上精彩台下瘋狂。如果全台文創園區的音樂類會展演都受歡迎,反而代表文創發展均衡,年輕人需要此種場域。反之,若相似性質的會展演票房冷清,代表社會不愛這種fu,無此需求。

邱正生長期關心及投入文化藝術及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曾任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副執行長,推動台北藝術節、台北電影節,負責規畫、執行的文創空間包括台北市西門紅樓、電影主題公園、松山文創園區等。他以過來人的經驗分享,「經營園區最重要的是要有清楚的價值觀」。如他管理紅樓,先從「尊重當地歷史脈絡」開始。

紅樓位於西門町。早年西門町街區有紅包場、撞球場及冰宮、民歌餐廳,也是刺青街、女僕店等另類次文化發源地,甚至創意市集也從西門町開始。代表流行新潮氣氛的西門町是爺爺年輕時候、爸爸年輕時候、任何一個人年輕時候都會想去朝聖的所在。

邱正生探索了解後認為,「紅樓要開放空間給年輕人使用」。找到方向後的紅樓,邀請年輕的創意藝術家在前廣場熱鬧擺攤。未料一試成功,根本不用宣傳,全台灣年輕人都知去紅樓看創意市場,是紅樓場域靈魂之所在。

三面向檢視文創園區

因為對紅樓空間運用意義清楚,邱正生要求團隊創意市集不可以因為商業收入考量隨意停辦。除了颱風天,全年無休,少數特例如大明星F4配合政府到紅樓宣傳觀光,考量西門町是日本人來台觀光的門戶,很多日本人來追星,不得不才讓市集休一天。

「有些空間的運用是去回顧適合做什麼,再把它引進來發展;有些是在發展過程中摸索調整出來找到。」邱正生指出,這幾年兩岸文化創意產業發展上都很關注文創園區規畫與發展,然而,所謂「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在價值定位及功能上是否對台灣文創產業發展起平台作用?對市民的生活帶來怎樣的影響與意義?都值得深思。

邱正生認為「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可以從三個面向來觀察,,來實現對創意產業發展的助推作用。一、文創園區應該是以扶植或聚集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為前提的產業聚集區或發展平台;二、文創園區必須是會展演的發表;三、文創園區是市民文化生活體驗的綜合場域。

華山有Legacy音樂、方文山小店、CDPiazza及阿優依原住民精品店等以集合小的文創品牌商品為基礎的文創通路品牌店,假日也有以年輕創作團隊為主體的創意市集,但邱正生認為整體性仍嫌不足,「文創園區不只聚集產業,還要扶植發展,讓新創團隊從工作室變品牌。」

邱正生問,「華山身為文創園區一哥、台灣文創櫥窗,要給全球華人看什麼?」「看年輕人創意能量、也看聚集文創產業的多樣性。」他認為,園區若有經典品牌、年輕新創以及市集活動,會是一個很完整的群聚扶植發展平台,可惜華山至今未引進法藍瓷、陶作坊、夏姿之類的台灣經典文創品牌。多樣性也包括飲食文化,華山每月幾十萬人流,園區多數賣義大利餐。為何不引進類似春水堂、趣活、 Tode foufou既是原創設計又是自行開發通路的台灣品牌商店?
 
文創品需展現能量場域

在文創產業群聚集扶植平台功能方面,邱正生指出,松山園區在精華區未發揮能量,場地使用率不足。松山園區提出原創基地概念,辦理原創基地節整體策劃和效果都不錯,133號合作社以甄選文創領域NPO社團進駐,是否能真正帶動產業發展,尚待觀察!「松山文創園區位處台北市精華區,量體又是華山的2倍,卻未達到聚集產業、扶植發展平台的功能。」松山園區自定「創意實驗室、創意合作社、創意學院和創意櫥窗」等四大策略領航理念,然而學校及職場都有培訓創意人才,台灣少的是高階管理人才,何況台灣不缺創意能量,少的是產業輔導機制,是展現台灣集體文創品牌能量的場域。「創意端跟市場化之間,缺少一個空間和機制讓文創品牌整體被看見被行銷。」如果可以向全台徵求50至100具代表性文創品牌,來到松山園區一次看盡台灣文創活力,是多麼powerful的事。

其次,從「會展演平台」檢視文創園區經營面向,邱正生認為華山會展演很用心,國內外展皆有、類型多元。例如:符合親子參與的野餐日、年輕人喜愛的啤酒節、結合出版文化的華文朗讀節、展現表演藝術能量的華山表演藝術節、體現視覺藝術創作的藝術365計畫。還有台灣原創積木展、酒廠藝術季、最具台灣原創文化象徵符號的霹靂布袋戲藝術大展;從國外引進的展有年輕人喜愛的海賊王、失戀博物館,攝影藝術的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展、普立茲新聞攝影展;還有許許多多大小型的展演活動,不但顯現文化多樣性且具包容性及活力,體現出華山選擇展覽的用心與全面性思維,不是誰出錢多就接受辦展。

相對的松山園區在會展演方面就顯得較區乏整體價值思維,五棟倉庫區過多的日本卡通動畫角色展覽,以及比重過高的國外引進的售票展覽。每年只有富邦藝術基金會的粉樂町、相信音樂號召的犀利趴、和園區自辦的原創基地節屬於大型原創性的展演。

再就「市民文化生活體驗」面向檢視,不論是華山或松山園區都已經成為城市居民文化體驗場域,讓市民生活直接可體驗文化生活。

大陸園區與生活無關

那麼大陸的文創園區又展現了何種特色與面貌?

邱正生指出,大陸的發展情況跟台灣不同,大陸因為都市發展階段從工業製造業發展快速走向服務業,大量閒置工廠,如紡織廠、化工廠、兵工廠、鋼鐵廠等等要處理。因此舊廠區有兩個基本走向,一種是進行大規模都市更新,另一是舊廠房再運用。每個城市有很多這種量體,幾年發展下來,出現幾種特殊的文創園區現象。

首先,大陸文創園區「產業聚集」,屬於B to B性質,似台灣科技園區。如「上海八號橋」基地,群聚設計業者。邱正生說,大陸內需市場很大,全球各產業領域的領導品牌或後進團隊搶進大陸市場,聚集於主要的大城市,讓大陸有條件發展出以建立產業聚落為核心的園區發展策略,如動漫、遊戲、設計、藝術、工藝以及畫廊等產業,但這些園區白天進來上班,晚上下班離開,像個工商大樓,無會展演,與市民生活無關聯。

大陸文創園區還有所謂「文化地產」現象。大陸從事文創園區開發通常是地產商、國營企業、原廠區所有者。當他們在舊的工業廠房區土地進行房舍再開發利用,政府會賦予文化項目任務,也就是透過文化項目爭取較優惠的土地開發條件,這邊蓋藝術館,那邊蓋表演廳,其餘周邊土地規畫興建商辦或高級住宅,以體現土地開發利益。再以一部分土地開發利益投入文化設施或文創園區中,支持園區發展。然而開發商畢竟是為得利,當房子賣出去,園區經營的如何已不重要了。

邱正生表示,現在大陸政策轉彎,更重視文創產業,更嚴格要求地產商履行建設文創園區或文化項目的承諾。老社區老房子等棚戶區改造前要提文創項目,文創項目要先啓動做好才會得到開發土地批准。因而,大陸各級官方及開發地產商拚命來台考察,也在參訪台灣文創產業發展同時,驚艷華山這種複合式,文化生活體驗的文創園區所迸發出的強大文化藝術能量。

然而,大陸結合文化旅遊的大型主題樂園及大型的地景式表演秀是領先台灣的。如萬達集團在長白山蓋全球最大室內滑雪場,在雲南西雙版內蓋國際渡假區主題遊樂園,上海市引進迪士尼樂園,在徐匯區推動西岸傳媒港計畫,在在顯示出強烈企圖心。邱正生說,大陸因地大人多的確存在有內需市場,造就地產業大量投入經營此種主題樂園式的綜合旅遊與文創園區,但因目前還在項目建設階段,未來能否如美國、日本成熟尚待觀察。

文創園區需要經營理念

「經營文創園區,要看價值觀理念,沒有誰好誰不好或者非如何不可。」邱正生認為,「如果自認是全台第一文創園區,要拿什麼內容去烘托這個第一?園區內該有哪類具台灣文化特色的餐飲?園區內該引進哪些文創品牌?在台灣文創產業扶植群聚效應上該做些甚麼貢獻?」邱正生說,經營者的主體價值及主張要彰顯,多思考什麼才是台灣代表的內容?怎樣做對台灣文創產業發展有貢獻?怎樣才能提供市民最多元精彩的文化體驗?而不是一昧追求坪效與財務數字。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文創園區邱正生文創產業價值文化兩岸

2014-9 第009期

破解文創園區致勝密碼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