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花蓮文創區 稻香慢活人生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花蓮文創區 稻香慢活人生

撰文 / 楊素

2014-9 第009期

  • 花蓮文創園區前身是酒廠。(方旭攝)

  • 文創廠商「讚炭工房」進駐。(方旭攝)

  • 文創園區倉庫高挑的木製屋頂有助於畫展效果。(方旭攝)

  • 乙皮畫廊從市區移到園區落腳。(方旭攝)

  • 花蓮文創園區吸引不少年輕人。(方旭攝)

「還記得你說家是唯一的城堡,
隨著稻香河流繼續奔跑,微微笑,
小時候的夢我知道。
不要哭讓螢火蟲帶著你逃跑,
鄉間的歌謠永遠的依靠,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不知為何,漫步在花蓮文創園區,讓人想起周杰倫這首《稻香》,層層金黃色麥浪襲來,放眼望去盡是青山藍天,空氣中泛著慢活滋味。這裡是花蓮,卻不是一般印象的花蓮。比起觀光客的匆忙,花蓮文創園區的老房子裡,傳衍著更慢、更細膩的文化品味,讓外地人不禁質疑,這真是花蓮嗎?為何能在一片秀麗礫石的縫隙中,發出這支碧綠嘉禾?

體驗後山文化之旅

周三下午三點鐘,即使在繁忙的台北,也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孤寒時刻,但花蓮文創園區卻有為數不少行人,三三兩兩在不同區域探索著這塊充滿著百年日式建築風情與現代主義工業倉庫造型的寶地,從老牆與磚瓦間,在一整片讓人沉醉的綠地上,聞著檜木香氣,感受充滿時間溫度的氛圍。

這有來自台中的情侶、不遠千里而來的背包客與小文青、帶著三個小孩來品嘗蛋糕的年輕媽媽,還有在畫廊裡流連的親子檔。園區裡,沒有商業的喧囂,時間流動如此緩慢,每個人都在體驗自己的後山文化行旅。

傅廷暐,充滿幹勁的年輕人,營運處副總職務讓他有更多機會嘗試文創扎根的理念。從一開始園區乏人問津,到今日漸上軌道,甚至成為花蓮觀光新亮點,廷暐最自豪的成就,除園區興旺帶動周邊新興創意商店、文創聚落越來越壯大,周邊社區長輩更由原先的質疑,逐步轉換為支持並期待園區帶來更多能量,讓這塊原本是老酒廠的荒地,在沉寂20年後,展現出更多可能,「尤其看到長輩們平常來這裡散步,或是悠閒的看畫、看展覽,真的會讓人充滿幹勁」。

拒絕園區被簡化成觀光紀念品或伴手禮販售點,廷暐承認,園區忍痛拒絕很多可能會帶來豐厚獲利的進駐要求,反而寧可讓更多花東在地文創工作者能有參與機會,但這種取捨,卻是確保了園區的品位,讓所有探索者感受到不同於其他觀光景點市集的深度,創造出新的文化觀光體驗。

重振花蓮酒產業文化

就連園區場館參展取捨,廷暐說,也是有在地文創扶植考量,例如之前一檔韓國編織品展,就是希望讓在地染布、編織者能有考察比較機會,同樣一塊布,韓國織品動輒五六千元,是花蓮客家染布望塵莫及的價格,透過展覽,不但是文創內容展示,更希望提供刺激,讓在地創作者思考,有甚麼可以突破的關卡?

也因為園區多是古跡,不得明火,也使得園區餐飲選擇上充滿考驗。但同樣靠著巧思,加上五星級大飯店同樣願意嘗試塑造新的飲食文化,結果在古樸建築中,端出的卻是現代歐式餐飲,不但更輕食、更少負擔,在地食材的選擇,更催生出一道道唯有花蓮才能品嘗到的美味,巧妙聯結了新生與復古的意象。

重振花蓮酒產業文化也是園區重點,出人意外的,花蓮園區不同一般菸酒公司側重商業行銷方式,反而找到一位過去在酒廠釀酒的老師傅,經多次試酒,合作推出手創、限量的蓮花酒,配合精美繪製的酒壺,聯結在地文學,給人花蓮酒業的文創新意向。廷暐笑著說,相較於台北商業機制活絡,在地文創只能不斷用創意刺激民眾消費,每次創意推廣都是風險,成果卻是文化消費客群逐步提升!

文創激發第二人生

在老酒廠重新開始的,不光是在地文創萌芽。陳雅玲、林喬祥,這對夫婦在台北、在國際,都有著令人欽羨的工作與收入,但一天,兩個人彼此問了個問題,「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生活嗎」?

剎時頓悟,就是第二人生的開始,靠著雅玲對現代藝術的熟悉與專業,兩人決定到花蓮重新開始,最先,兩人抱著一股對藝術的熱誠,決定到花蓮開一間一流水準的畫廊,不但是要讓高水準藝術成就來到花蓮,更決定不走一般畫廊主要針對頂客經營的模式,而是要讓花蓮鄉親父老有機會接觸這些頂尖畫作。

機緣巧合下,感受到文創園區攜手在地文創力量打拚的熱誠,雅玲與喬祥的乙皮畫廊從市區移到園區落腳,第一檔畫展就是在地名家葉子奇老師邀請9位台灣知名畫家舉辦聯展,其中8位在蘇富比、佳士得拍賣場都是火紅畫家,創下花蓮畫壇歷史記錄。

其中,葉子奇老師三百號最大的畫作《山在花蓮太魯閣》,之前也曾在台北美術館參展,相較之下,文創園區倉庫高挑的木製屋頂,驚人的景深效果,讓這幅畫作看來更為氣勢磅礡,效果比台北展場還好,似乎故鄉風情為畫作更添魅力,也吸引相當多愛好者在畫前逗留,不忍離去。

發自土地的文化馨香

光顧賞畫人多,不代表生意因此好起來,反而畫廊要用更多專業人力,照料這些上門的觀賞者,畫廊環境條件維護要更細心,反而讓經營成本更高、更困難。

不過雅玲說,本來到花蓮就是希望過不一樣的人生,畫廊兼顧長時間對遊客開放業務,雖然成本增加,卻有更多在地專業人才能從台北回到花蓮,一起投身真正感興趣的工作;「特別是看到一來再來的愛好者,帶著小朋友到畫廊課外教學的學校老師,還有孩子們看到畫作的興奮感」,這種成就,絕對超過金錢衡量。

或許,花蓮文創園區還有很多關卡有待克服,甚至很多需要主管機關政策更靈活,協助業者突破的地方,但這種發自土地的文化馨香,造就了園區與當代生活的意向聯結,從藝術、音樂、舞蹈、光影的引入,展現文化的獨特性,無疑是園區最值得珍惜的資產,也是帶著情感與溫度繼續邁進的動力。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9 第009期

破解文創園區致勝密碼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