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西門紅樓 聚落鏈結生活圈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西門紅樓 聚落鏈結生活圈

撰文 / 陳彥碩

2014-9 第009期

  • 整建完成的西門紅樓,八角形和十字形的建築建構搭配紅磚,按日治原貌復舊,洋溢復古氛圍。(西門紅樓提供)

  • 16工房孕育許多創作者的品牌夢想,西門紅樓文創產業發展中心鼓勵創作者以此為起點發展自己的品牌。(西門紅樓提供)

  • 邁入第四年的「西門萬聖」,已經成為西門街區重要的創意踩街活動,每年吸引大人小孩一起扮鬼玩樂。(西門紅樓提供)

  • 花式特技籃球和螢光鞦韆裝置的搭配,西門町後街文化祭混融的街頭文化性格放肆展現。(西門紅樓提供)

  • 台北騷莎結合音樂與舞蹈的跨界演出於西門紅樓二樓劇場開演,引爆一陣拉丁舞旋風。(西門紅樓提供)

台北最精采也最難定義的街區非西門町莫屬了,新舊世代、多元族群匯聚在此,構成魅惑迷人的文化風景線。《六號出口》呈現新新人類追尋夢想的熱血,同名電影《西門町》描繪市井小民找到生命的機遇,而現實世界中的西門町,亦是個充滿機會、創意勃發之地。

近年政府和民間合作共同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打造文化創意聚落與創意街區的串聯活化,吸引不少創意人才聚集,累積的產業能量形成台北數一數二的「文創聚落」,帶動大批觀光人潮。這個聚落以西門紅樓的古蹟劇場、創意市集和微型品牌聚落為首,串聯西門徒步區內的街頭藝人與文創空間,延伸至台北市電影主題公園的後街文化潮,孕育出兩岸三地爭相學習的城市古蹟保存與文創再生案例。

古蹟指定與產業活化

80年代末,西門市場原是尋常不過的公有傳統市場,紅樓戲院更是漸形沒落的色情電影院,亟待更新開發;經由藝文人士請命,才和許多閒置空間一樣被指定為古蹟,確認其文化資產身分,而這同時也標誌了市長民選後城市針對「在地性文化」進行的首次鑑定盤點:在文史專家建議下,戰後附加的違建被拆除,日治時期新古典主義的磚造設計、八角形和十字形建築結構的歷史原貌逐漸呈現,而其用途也受活化再利用思潮影響,配合市府規劃轉納文化事業範疇,凸顯官方發展文化產業化的嘗試。

2002年八角樓古蹟以公辦民營方式委託紙風車劇團經營,借重其表演藝術的招牌,以說唱曲藝結合休閒餐飲的多角化經營,打響「紅樓劇場」的名號;2007年隨著十字樓和L形第一賣店整建完成,腹地擴大與空間氛圍的轉化,加以大環境文創產業政策的推動,先是創意市集的進駐,而後是微型品牌和獨立音樂的育成推廣平台,且試且走,步步為營,「西門紅樓」文化創意聚落就這樣誕生了。

平台建立與點的凝聚

「創意市集」概念源於2004年設計師王怡穎的同名書籍《創意市集》(Fashion Market),書中引介了倫敦Spitalfield Market跳蚤市場內藝術家就地販售自己設計製作商品的獨特生態;當時在台北,誠品敦南店前也開始有不少創作者聚集,提著一卡皮箱擺攤秀自己;而標榜獨立自由、游牧性格的「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成功集結手創、設計、音樂、影像等年輕人喜愛的次文化元素,形塑創意市集的風格化,一時之間藝術家、設計師和獨立創作者大量冒出,台灣創意市集進入2006年全盛期,既有獨立辦理者亦可附屬於大型節慶,但也衍生出相應的場地使用和管理問題。

創意人才既然是城市產業轉型的重要關鍵,時任台北市文化局長的李永萍女士在實際了解創作者困難後,指示文化局釋出場地扶植創作者,先是和民間團隊StreetVoice、CAMPO、Come with us等專案性合作推廣,從草創期群策群力的革命情感,到廣受創作者支持慢慢穩定下來:每個周末現在都有100位以上的創作者報名,一個個帳篷和舞台在西門紅樓的寬闊廣場上搭建起來,「西門紅樓創意市集」成為全台灣第一個定點常態並結合跨界展演的創意市集,來自各地的創作者和表演者,不僅能分享自己的創作,更能在此與同行、遊客相互交流,形成人流、金流與知識流匯聚的「創意創業交流平台」。

線的串聯和面的擴張

然而這個平台還只是第一步,古蹟空間融入創意市集的文化實驗成功讓西門紅樓轉型為名副其實的「城市文創聚落」,但台北市文化局想做的不止於此:擔負政策使命、負責實際營運的台北市文化基金會,重新整合西門紅樓內部空間「十六工房」和「魔力工作坊」定位成「文創產業發展中心」,在獨立展演部分則鼓勵新秀劇團參與「玩藝劇場」計畫、引入「河岸留言」團隊發展「獨立音樂展演基地」,思考著如何建立文創產業鏈,讓創作者透過參與創意市集、進駐微型聚落、育成輔導出國參展、協助品牌拓銷等階段性扶植,讓表演者從街頭、市集晉身Live House或劇場演出,多元孕育台灣未來的文創軟實力。

「以市集攤友為例,我們希望他不是只滿足在創意市集擺攤,」西門紅樓現任副總監賴映汝認為應該利用機會思考成為一個文創品牌的可能性,「可以進一步在紅樓辦展覽、開設工作坊或是進駐十六工房,甚至跟著基金會去北京、西安參加文博會,慢慢發展成熟的微型品牌通路。」

而為了持續扶植創作者,除了挹注基金會內的行政和媒體資源,西門紅樓在地方上也積極與街區組織及創意店家進行異業合作和在地串聯,將這些創作者向外推廣,同時也將文化創意能量深入西門町,進行街區的創意再生。特別是2009年西門紅樓接管「西門徒步區街頭藝人」與「臺北市電影主題公園」後,將育成推廣的觀念被及街頭展演和街頭藝術等非正式的常民文化領域,象徵文創產業推廣向常民文化招手的善意。

幾年的耕耘下來,「地方文化生活圈」儼然成形,西門紅樓和徒步區店家以及後街團隊建立深厚默契、共同創意激盪,每年固定於暑假期間辦理「後街文化祭暨街頭文化工作坊」,吸引眾多親少年報名親炙街舞、DJ、塗鴉的街頭魅力;今年十月邁入第五屆的「西門萬聖」遊街活動,有熱情家長帶孩子年年報到,愛上扮鬼的樂趣;十二月的重頭戲「西門紅樓生日慶」,像是年度總回顧一般,將全年精華用不間斷的展覽、表演和活動一次引爆,讓參與民眾深陷時空錯亂的情境,懷舊與創新的交融,正是百年前和百年後的美麗依舊。

文創聚落經營的具體實踐

如今說到西門紅樓,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成功的空間轉型,古蹟、文化、產業的三腳渡,左手打造文創產業鏈,右手推展地方生活圈,雙手撐起屬於台北的城市文化地標。然而細細探究發展過程中的曲折隱微,更加珍惜西門紅樓所累積的點滴經驗,以及在每一次轉機,參與的人事物如何創造了機遇:若說文創聚落的經營有其一套通則,西門紅樓呈現的正是這個通則如何在現實中被調整與實踐,而再多的美好理念,也唯有透過親自實踐,就像創作者懷抱夢想創立自己的品牌,一個文創聚落的誕生也應是這樣,從夢想出發,在不斷的嘗試和試誤中,終於能找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開展出令人期待的未來。

表格:西門紅樓四大發展方向及相關推廣計畫/作者整理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西門紅樓文創產業文創園區

2014-9 第009期

破解文創園區致勝密碼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