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進擊的劇團 大玩非典空間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進擊的劇團 大玩非典空間

撰文 / 陳彥碩

2014-10 第010期

  • 《一個絕望的人》巧妙將房間既有裝飾融入演員戲劇動作。(陳彥碩攝)

  • 在Commander D.酒吧上演的《尋找桑塔納》。(陳彥碩攝)

  • 集思小劇坊《鏡‧私語》和氛圍獨特的微遠虎山非常相合。(陳彥碩攝)

  • 青藝盟《傷心遊艇》提供卡拉OK及歌舞秀,為觀眾營造一趟忘卻傷心、航向歡樂的旅程。(陳彥碩攝)

  • 鳥組人劇團《芭芭瑪劇團之哈姆雷舞台謀殺案》於歷史建築「黑美人大酒家」。(鳥組人劇團提供)

一般大眾對表演藝術,可能首先聯想到鏡框式舞台或黑盒子劇場,表演者和觀眾分別在台上台下,拉出一定距離,畫分了戲劇世界和現實世界。然而,當遊走在台北藝穗節大大小小的演出時,這些想法全被打破,體驗性、實驗性的演出結合非典型、非正規的空間,讓人訝異何以如此對味。

以香港藝術家與社會行動者為主體的「The Landscape Theatrics Troupe」,這次帶來集體創作《都市漫遊──縫隙中的故事》,由源於表演者人生經驗或反思的多個演出片段組成,聚焦在台北、香港、日本、法國等不同城市的底層生活風景。該戲在很有生活味道的「關渡山行巷弄聚場」演出,幾乎將該場地所有空間都運用到了:從一開始觀眾坐在戶外的木地板面向對街山道,拉到種有梔子花的庭院水池,而後穿越門廊進入室內,隨著劇情進展,觀眾也尾隨表演者移動,是具有日常街頭感和行動藝術概念的演出。

善用環境 遊走室內戶外

同樣在關渡山行,「史塔克功業劇團」推出的《Check-out:山行大飯店》,則是延續去年在同一場地首演的處女作《Check-out:失控前奏曲》的下集,劇情充滿黑色幽默。該劇以「民宅即飯店」為概念,將「山行大飯店」照搬到關渡山行的室內空間,觀眾到現場看戲,就像到山行大飯店住宿,劇團引導觀眾一步步入戲,模糊了上下戲的分野。劇情進展也利用既有門窗、櫃子、吧檯和觀眾席,區劃不同場景設定;而演出開始前的互動,觀眾要到尾聲時才赫然發現,互動結果會左右劇情發展!

多方揉合傳統與現代的日本劇團「清輝者」,混合南北管、戲曲和實驗性劇場的「集思小劇坊」,這兩個新秀劇團當初沒選到適合的場地,經藝穗節介紹才不約而同落腳在「微遠虎山」這個廢棄廟宇改建的新興表演場地,呈現他們的跨界演出。

微遠虎山位在偏僻的虎山山腳下,看戲觀眾不易直接抵達,因此演出開始前,劇團往往都會派人領路,從鄰近的捷運站將觀眾帶到會場,「清輝者」一路上通常會搭配即興演出,而「集思小劇坊」則是以南北管樂隊行進的方式,吸引路過民眾關注。當觀眾隨著隊伍被帶進會場,看見微遠虎山的真正面目,多半會發出哇的一聲,為環境本身的清幽以及場地散發的混融魅力著迷。

小房間上戲 陽台當觀眾席

「克洛岱爾的兄弟們」《一個絕望的人》是部黑色喜劇,場景安排在「佳佳‧士林珮柏」長租式公寓內一間獨立的房間。由於是固定房型,有限空間該如何做最妥當安排?一開始是觀眾席的配置,如果把整間房間當作舞台,那觀眾應該坐在哪兒視野最佳?

劇團想到卸下陽台與房間之間大片的落地窗,並把陽台外的窗戶用黑幕完全遮蔽,就成為簡易的觀眾席。而為不影響演出,每場觀眾限制10人,藉著增加場次,來增加票房收入。在不能加裝額外設備前提下,劇團善用既有房內燈光和牆上裝飾,巧妙融入演員戲劇動作,更讓演員在書桌、浴室、大門和床舖間來回穿梭,增加空間運用的靈活感。

今年永真藝穗獎得主鳥組人劇團的華麗新作《芭芭瑪劇團之哈姆雷舞台謀殺案》選擇在歷史建築「黑美人大酒家」推出。劇團核心雙人組程皖瑄和王俞文說:「今年剛好是寶塚創團100年,很想做一齣戲和喜歡寶塚的朋友分享,剛好這個地方有那種歷史、復古的感覺。」場勘時看到巴洛克風的門廊、樑柱還有螺旋梯,兩人心中不免開始想像,當演員全都站上台,排場會有多盛大。

然而實際進場,發現它就是一個空的空間,燈光音響都要另外架設,自然又要增加開支;而之前場勘是冬天,當時沒料到歷史建築沒有空調,直到要上戲了,演員在大熱天穿著豪華戲服,臉上化了又花的妝,連觀眾也覺得悶熱;更大的問題是,視野最佳的位置是二樓場地進出口,無法設置觀眾席,觀眾只能坐在樓梯左右兩側,有些橋段自然會被檔住。「很多事其實是進來後才慢慢發現的,但就是一股熱情,大家一起完成夢想,在這個有歷史的地方,創造我們自己的歷史。」

地下室酒吧 雙面舞台吸睛

一群台藝大戲劇系的學生組成了「萬道森琪絲」劇團,他們極具娛樂性的歌舞劇《尋找桑塔娜》講述在一間老酒吧發生的愛情故事,洋溢著歡樂、戲謔和浪漫。導演郭文頤想到去年在金朝代大歌廳看戲的經驗,「歌廳或酒吧本身就製造了特別氛圍,也可以合理加進一些歌舞,而我們的戲需要找一個有舞台的場地。」後來看到「Commander D.」這間西門町的男同志酒吧,就決定來這裡做戲。

酒吧的空間是開放的,使用起來相當有彈性,除了吧檯內部,老闆慷慨的允諾劇團可以使用所有空間。於是劇團發揮創意,將吧檯前的區塊全部擺滿座位,在前方和後方分別設置了一個舞台,形成「雙面舞台」的概念,觀眾在看戲時會隨著劇情進展,不時變換前後方位,形成很有趣的「集體換面」景觀;而位於觀眾席兩側的一條明道和一條暗道,剛好提供演員在兩個舞台之間往返。但是酒吧的開放性也產生收音分散問題,劇團最後只好採用半現場、半預錄的方式來解決。

移動劇場 藍色公路啟程

若說今年藝穗節最讓人期待的表演場地是「大稻埕遊艇」,應該沒有人會不同意。從陸地到水上,在移動船隻中,究竟可以乘載什麼演出,考驗劇團想像力。青藝盟睽違四年新作《傷心遊艇》,便是針對遊艇精心設計的劇碼,將演出包裝成一趟忘卻傷心、航向歡樂的儀式過程,讓觀眾吃月餅、唱卡拉OK、欣賞精彩歌舞秀,體驗表演與旅遊的微妙結合。

劇團代表程郁軒認為,大稻埕遊艇是非常台灣、本土化的,卡拉OK和歌舞秀也是,能輕易打動人心;而遊艇的環境又是在販賣特別的休閒娛樂,上船後就與外界隔絕,盡享歡樂。登船的觀眾像是遊客,劇團則是遊艇服務人員:船上貼滿彩帶和春聯,營造80年代風;每個觀眾在登船前先發一張登船證,並讓想唱歌的觀眾點歌;上船後由劇團帶位就座,並在船上設立販賣部提供餐飲;由主持人掌控氣氛、安排獻唱並設計各種互動,讓劇團和觀眾玩成一塊。「青藝盟本身就在做青少年戲劇推廣,我們的特質是把歡樂帶給更多人,這種形式很適合我們。」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0 第010期

公共藝術 創意活化城市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