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特別企劃 > 藝穗節兩棲 創意翻玩城市

特別企劃 / Special Report

藝穗節兩棲 創意翻玩城市

撰文 / 陳彥碩

2014-10 第010期

  • 每年讓人引頸期盼的藝穗開幕大遊行,今年將活動擴大至整個台北市,串聯34個藝穗節表演場地。(台北藝穗節提供)

  • 本屆藝穗節的藝穗俱樂部設在自來水園區的「@PP留聲基地」。(陳彥碩攝)

  • 來自香港的劇團TOMOTO在藝穗大遊行上演行動劇,以表演反映社會抗議。(陳彥碩攝)

  • 綠葉劇團《我要安樂死》在牯嶺街小劇場演出。(陳彥碩攝)

  • 藝穗大遊行現場,參與團隊「小製一行人」於寶藏巖即興演出劇作《世間》片段。(陳彥碩攝)

15天檔期,遍佈城市34處非典型的表演場地,130個團隊帶來543場演出,今年邁入第7屆的台北藝穗節,民眾不但能像以往輕鬆走進劇場、而且舞台貫穿海陸,創造民眾獨特的看戲經驗。效法英國愛丁堡藝穗節「自由開放、廣納多元」的精神,台北藝穗節從2008年的草創摸索,報名團隊逐年成長、表演場地屢有新創。

藝穗節節目部經理王惠娟指出相較愛丁堡模式的成熟,台北藝穗節考量在地藝文生態,一直不斷突破和嘗試。除了維持不審核節目企畫、尊重團隊創意的基本理念,考量報名團隊多半非專業性質,藝穗節一方面降低門檻,減輕團隊製作負擔,協助解決最重要的場地租用和設備支援問題;另一方面也希望團隊在做戲過程中,獲得充分自主學習的機會,不僅是演好一齣戲,而是如何去籌辦演出、經營品牌,處理諸如成效評估、行政管理和行銷推廣等劇團經營重要課題。

注入策展思維 推動節中節

自2010年開始,台北藝穗節創設所謂「策展人」(curator)制度來協助推動。藉由邀請表藝工作者擔任策展人,帶進不一樣的策展思維,讓參與團隊的想法更能被聽見,彌補在官方補助辦理及藝術行政邏輯下可能存在的盲點。

策展人的設置也讓官方部門和民間團隊之間有了對話的管道,而近一兩年來策展人又發揮更積極作用,扮演起推廣「複數策展」的角色,鼓勵團隊們自行在藝穗節中以議題思考出發、進行節目合作,發揮群體的力量,像是今年首度登場的「凱達格蘭大道──藝穗音樂祭」,即是以社運議題串聯6個樂團的完整策展。林欣怡說:「只要團隊有好的提案,都歡迎和策展人聊聊,我們鼓勵大家在藝穗節中做自己的『節中節』。」。

表演場地開發 獨特空間氛圍

藝穗節的精神始終強調藝術應該是遠離廟堂、融於常民生活之中的,因而在鼓勵各種非正規、開創性的演出同時,也希望這些演出透過某種方式能和日常生活的場域空間發生關聯。換言之,表演可以在任何地方存在,可能藏身在酒吧、咖啡廳或旅館房間,也可能出現在廟宇、歷史建築或古蹟,更可能發生在街道、廣場或移動中的交通工具上。因此藝穗節每年都在思考著擴大場地類型,還有什麼不一樣的場地,可以讓團隊和觀眾驚喜連連?

以今年來說,場地選擇上,有些是藝穗節同仁自行接洽,有些是店家毛遂自薦,有些則來自團隊或觀眾的推薦,包括:位於信義區虎山山腳下的「微遠虎山」,由舊公廟改建而成;靠近關渡捷運站的「關渡山行巷弄聚場」,是結合輕旅行與小劇場的老屋新生案例;廈門街的「水電咖啡」是一間仍在營業並附設咖啡座的水電行;延平北路的日治時代老建築「黑美人大酒家」和士林紙廠舊員工宿舍翻新的「佳佳‧士林珮柏」長租型公寓各具風味;而航行在藍色公路上的大稻埕遊艇,則有一種「休閒渡假」的感覺。

儘管這些「非典型」的場地都不是專業的黑盒子劇場,使用上有其限制,但林欣怡提醒換個角度想,「對某些演出形式卻可能非常適合!」空間的特性不但考驗著團隊的創意運用,也讓團隊更審慎掌握自己的演出需求和能力。談到場地使用問題,王惠娟也分享現行開發非典型展演空間遭遇的困境,即使空間氛圍再怎麼獨特,但在現行法令規範下,卻不一定能成為合法表演場地,碰到這種情形,藝穗節也只能盡最大努力和公部門協調,推動場地符合安檢規定,像是「臨時性場地使用安全規範」,讓具有發展潛力的場地都能釋放出來。

大遊行 串聯社群與空間

在節慶品牌的推廣行銷上,台北藝穗節每年最大的重頭戲,就是藝穗開幕大遊行:這個活動是宣傳藝穗節的最佳時機,透過戶外免費表演和民眾面對面交流,讓更多人認識藝穗節,邀請他們走進劇場觀賞團隊演出。整個大遊行被視為是一個從規畫到執行、全程集體參與的「社群激發」過程,地理範圍擴及整座城市,盡可能串聯所有表演場地,以及在這些場地進行演出的團隊,最後在「藝穗大座標」的概念下,有機結合成7條不同的路線。

林欣怡說:「我們找大家一起討論,每一條路線,都盡可能找來路線上所有團隊,去思考要如何呈現,要串哪些地方,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觀眾可能是誰,碰到什麼樣的狀況。」林欣怡指出,這樣不僅讓團隊熟悉自己的表演場地,也熟悉其他團隊和他們的表演場地,甚至擴及對場地周遭環境有意識地了解,這些「對空間的敏感度」可能會反饋給團隊重新思考演出這件事;而原本可能在藝穗節開始後才會認識的不同團隊,現在提早到遊行籌備期就開始緊密接觸、建立革命情感,讓藝穗節這個平台的交流能量,醞釀得更加強大。

藝穗節 走向國際交流

藝穗節每年也會設置藝穗俱樂部(Fringe Club),在此地觀眾可以放鬆身心和藝穗人自由分享看戲心得、獲得最新的藝穗演出資訊,也有深度藝穗講座和狂放的派對活動。多元的創意在此匯聚將有助於藝穗節,「我們著眼的是集聚效應,」林欣怡說,「實體的藝穗中心就是一個創意基地」,可以更加善用其周遭環境和網絡優勢。

近年來,藝穗節致力投入全球藝穗交流網絡,將台北經驗帶至國際場合與世界分享,不僅提升了台北城市的知名度,也讓更多人知道台灣在藝術文化領域的充分活力。未來的台北藝穗節又會何去何從?林欣怡語帶伏筆地說,「藝穗節不是邀演型的節慶,現在還無法預知明年的狀況,最重要的是保持它的自由開放,整個大方向不會變,就讓團隊自由去發展。」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關鍵字: 台北藝穗節林欣怡王惠娟

2014-10 第010期

公共藝術 創意活化城市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