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封面故事 > 台北當代館 藝術對話社區

封面故事 / Cover Story

台北當代館 藝術對話社區

撰文 / 陳淑英

2014-10 第010期

  • 民眾不用買票可在當代館前廣場欣賞藝術品,圖為蔡志松作品《浮雲》。(當代館提供)

  • 因為藝術進駐,萬華406廣場,瞬間成為充滿美感的魅力空間。(當代館提供)

  • 藝術家用肥皂重建雕像,質疑紀念碑象徵的價值性。(當代館提供)

  • 館校合作計畫進入成淵高中木工課程,藝術家指導學生製作關節。(當代館提供)

  • 藝術家在巷弄作畫,圖為《藍色機器魚》。(當代館提供)

台北市萬華區406廣場,前身是日治時期「西本願寺」遺址,過去廣場入夜因照明不足,被當地居民稱為「鬼域」。2010年,台北當代藝術館用藝術跟這個廢墟對話,策畫公共藝術展美化它、注入新色彩,包括五月天樂團的機器人「變形DNA」都來參展,吸引很多人到那邊野餐及觀光,原本荒敗場域搖身一變成為文化美學殿堂。當代館館長石瑞仁表示,「由此可知藝術不但有用,而且有趣。」

石瑞仁不但信仰「藝術有用論」,而且堅持「藝術要往外走」。自2008年接手當代館,便將當代館由原先只作專業展演的藝術殿堂,擴大為全民服務,利用藝術串連市民及社區鄉親的生活文化,「如果只做藝術展,一年了不起做6檔;『當代』就是要當代化、在地化打動人心。」

廣場變公共藝術伸展台

基於「要讓人隨時來都有展可以看」,當代館展演從室內走到館前廣場;又因當代館址位於捷運中山站跟台北車站中間,四周到處是商家人潮,再把藝術跟民眾對話的腹地延伸到社區、線型公園,甚至捷運地下街、台北火車站等地。

當代館前廣場「MOCA Plaza」寬敞又漂亮,以往民眾總是匆匆路過,為吸引路過民眾目光,石瑞仁在廣場擺放藝術作品,輕易地把廣場變成社區藝術廣場,也就是公共藝術廣場。

「公共藝術的重點是為誰而做?藝術品擺在公共空間給人民看,那麼人民想看什麼?」一般藝術家為自己而進行創作,公共藝術是為社區為民眾而作,除美化環境、活化空間,還要能帶動話題。

去年廣場展出「歷史改皂」,藝術家用肥皂重建英國坎伯蘭公爵騎馬雕像,皂體因風雨交互作用而日漸消蝕龜裂,對紀念碑所象徵的價值性提出質疑,「民眾現場看到皂體形質變化,對各種紀念符號和意義也會有所感。」

當代館東側牆壁,也被規畫為數位互動電視牆、館舍三扇窗戶變公民藝術之窗,這些區域開放讓藝術家及民眾投件展出,「民眾不需花錢買票,也不用進到展館,就可在廣場看到新奇有趣的作品,而且24小時隨時經過都可看到。」

藝術腹地延伸地下街

除地面上看得到的公共藝術品,石瑞仁將公共藝術腹地擴大到「地下」──捷運地下街。當代館位於捷運中山站跟台北車站中間,石瑞仁向台北捷運公司爭取,獲得在地下街舉辦展覽的機會,讓捷運地下街改頭換貌成藝術街,造就一個新的文化據點。

完成捷運地下街的美化後,當代館於2009年開始改造從捷運中山站到雙連站之間的線型公園,在長達800公尺的地面空間,設置公共藝術作品。過去線型公園只有捷運機房,冷硬又髒亂,當代館取得台北捷運同意後,針對在地文化及社區習性,設計具有故事性的公共藝術品活化公園。

例如作品《天生我材必有用》,將原本龜兔賽跑的故事場變成兔子跟蝸牛比賽,雖然兔子這次很認真比賽沒有偷懶睡覺,但比賽爬高兔子還是輸了,即使蝸牛爬得很慢,仍有其存在的價值,作品傳達天生我材必有用的寓意。

另一個是藝術家李明道(Akibo)所設計的《音響機器人BIGPOW》,它是玩具也是地標,曾被選為最有人氣公共藝術。民眾只要將mp3音樂播放器連接到機器人胸前的耳機接頭,就能分享自己喜愛的音樂,機器人的臉部還會隨音樂出現不同的逗趣表情。有不少年輕人聚集在這個地方聽音樂、聊天、跳舞。

讓民眾知道藝術價值

當代館還運用「活動搭配展覽」的手法,展現¬推動無牆美術館的決心,推廣全面性的生活美學。

當代館自2007年開始,啟動「館校合作──藝術家駐校教學計畫」,請藝術家進駐成淵高中、建成國中、日新國小教學。8周藝術教育課程結束,作品會在捷運中山站地下書街的「地下實驗‧創意秀場」展出。學生藉此體驗成為一個小小藝術家的過程,家長因此對當代館建立一個很強的認同感進而喜愛當代館,同時社會大眾實地見證藝術教育的一種新興模式和豐碩成果。

當代館邀請藝術家教導里民製作藝術品,裝置美化社區。今年「街大歡囍」社區藝術節請插畫藝術家走進防火巷彩繪壁面,承德路2段37巷附近壁面被畫上老台北城的打鐵街區樣貌、赤峰街32號,鐵製機器魚象徵赤峰街特有的汽機車零件產業以及打鐵街的歷史。

這麼多年來,當代館不斷用各種方法將公共藝術帶入社區,有民眾戲稱「捷運地下街是當代館的分館」。石瑞仁說,剛開始向捷運局要空間,要不斷說明解釋「絕不會圖利任何人」;在線型公園作公共藝術品時,部分捷運局工程人員防備心重,緊盯通風口;民宅住戶第一次開放讓藝術家進入塞滿雜物的防火巷作畫,很不習慣。

石瑞仁說,巷弄住戶後來看藝術家作畫覺得有趣,不僅掏錢買汽水給藝術家喝,開始打掃後巷,現在防火巷空出來變得整潔,條條小巷都走得通。當代館在捷運地下街辦展,匯聚看展人潮,帶來商機。本來地下街打掃歐巴桑對作品沒感覺,現在會說,「某某展很好,應再展久一點」。現在石瑞仁走在線型公園,工程人員看到他會主動打招呼,看到小孩子玩機器人、上班族坐在樹下吃便當。

明年前進對岸K11辦展

當代館建於西元1921年,原為日治時期小學,1945年轉用為台北市政府,1994年台北市政府搬遷,1996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並基於古蹟再利用政策,修復整建為台北當代藝術館專用。2001年以公辦民營方式委外經營,服務藝術家及專業藝文人士,2008年由台北市文化局負責營運,把自己的定位、身份作了很大的改變,「當代館表面是建物,其實周圍2公里都是當代館;當代館是全台最小最老的藝術館,但也是最活潑最大腹地的當代藝術館。」
 
當代館是台灣第一座古蹟活化再利用為藝術館的成功案例,也是第一座以推廣當代藝術為宗旨的美術館,當代館與建成國中新校結合,更是台灣唯一與學校共構的美術館。當代館還可以做什麼?

石瑞仁說,「未來,除了繼續引進國外當代藝術家作品,明年會把台灣藝術家作品分別帶到上海、北京最大的藝術購物中心K11、芳草地做公共藝術展,讓更多的人認識當代藝術。」

(本內容為創用授權,轉載敬請註明原文出處)

2014-10 第010期

公共藝術 創意活化城市

訂閱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