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首頁 > 精彩內容 > 創意生活 > 男男公關性愛 林奕華紅樓夢

創意生活 / iLife

男男公關性愛 林奕華紅樓夢

撰文 / 陳幸芬

2014-11 第011期

  • 《紅樓夢》的大觀園被林奕華打造成12金釵美男子坐檯的酒店。

  • 《紅樓夢》的演員為林奕華長期合作的夥伴。

  • 《紅樓夢》集聚實力派型男演員。

  • 《紅樓夢》邀請歌手韋禮安每場演出壓軸演唱。

  • 導演林奕華的作品長年是票房保證。

文/陳幸芬 圖/兩廳院提供

國家兩廳院從二○○六年開始和香港劇場鬼才林奕華導演合作,推出四大名著系列,將《水滸傳》、《西遊記》、《三國》先後搬上舞台。林奕華熱衷於以一貫顛覆手法詮釋文學名著中的角色人物,將經典名著中的角色情節對應現代人的處境,令人印象深刻。最終章《紅樓夢》即將於十二月登場。

在四大名著中,林奕華最愛的就是《紅樓夢》。總是能妙手點出名著獨到觀賞角度的林奕華,這次要將大觀園打造成12金釵美男子坐檯的酒店,透過歡場中的虛實真假,演繹出《紅樓夢》裡的人性慾望。

《紅樓夢》從頭到尾講性愛

林奕華選擇以「What is Sex?」當主題,他認為《紅樓夢》其實從頭到尾都在講性,書中有太多與性相關的想像及場面。「從一開始賈寶玉做春夢就充滿性,但是華人對性太壓抑,性是很大的禁忌,大多數人會專注把《紅樓夢》比喻為《羅密歐與茱麗葉》,始終避掉性的部分。」

他笑著表示:「我總說中國人拍不出好看的A片,因為都壓抑了,都只著重誇大男性的威猛厲害,壓抑住溫柔背後的暴力魔鬼,只是大家不願意釋放。」

林奕華覺得自古至今,痴男怨女多,修成正果沒有幾人。他表示原著中女媧補天的傳說具有強烈的宿命與象徵意義,傳遞了每個人都有的缺洞,然後以二元並列的方式呈現所有人的樣貌:雅與俗、虛與實、真與假、男與女。

「在我們情慾意識中,一直存在某種的集體壓抑,它就是女媧煉石要補的洞,也是我們所有人要填補的心裡欠缺的部分,就是慾望。」這個洞,是多少場戰爭的後遺,需要多少犧牲,多少生命,才能修補?因此他創作的《紅樓夢》不僅談性,也談夢。他說:「在這齣戲裡,以夢境象徵了人們的壓抑,每個人都要補自己的洞,這個洞就是慾望。」

林奕華感歎,我們在生活中很多時候是假人,每個人都以假面具示人,甚至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有些時候這些假,還會做出傷害別人的事情。「這次要探討的事情是假和真,兩假相逢,必有一真,現在就要去看誰要當那個真。」他希望透過不一樣的戲劇方式,呈現人生的悲涼,探討慾望的本質。「人性的慾望如何被填補,將是新戲中探討的重點。」

藉助男性原罪探討慾望

不同於《三國》用清一色女演員詮釋小說中的英雄人物,這一次林奕華親自編劇、執導,全劇幾乎都以男演員演出,就是想凸顯《紅樓夢》中性與愛慾的特色,要「藉助男性原罪,詮釋女性宿命」以探討慾望之門。於是他選擇以全男班代替原著裡的癡情男女,刻意將大觀園變成男公關公司,藉著性別的翻轉、替代與重置,並如實重現原著人物的台詞對白。 

林奕華了解紅樓夢的粉絲都有著無法打破與玷污的紅樓想像,因此《紅樓夢》決定脫離原著中的主角關係,一個人同時扮演多種角色身份,講求精髓神似而非單純改編原著,也不是變成BL版或現代版,而是調換了時空場景,透過古典回望現代,意圖釋放那些壓抑的結界。

「有些人匆匆一面再也不見,如同每一天中的每一天,任隨掠影在浮光中擱淺…」,這次林奕華也為《紅樓夢》寫下主題曲「似曾」,由金曲獎得主陳建騏作曲,並邀請金曲歌手韋禮安在12月底每場演出的最後壓軸演唱。林奕華在歌當中寫出賈寶玉即使那麼年輕,但他的滄桑變化就發生在最濃縮的時間內。

關鍵字: 紅樓夢林奕華韋禮安

2014-11 第011期

兩岸藝術市場掙扎接地氣

訂閱雜誌